《凤凰卫视》漂亮的女主播以激动的语气与全球联线:明天(2008年4月19日),法国将插满红旗,明天,英国将插满红旗,星期四(2008年4月24日),澳大利亚的坎培拉将插满红旗。一场对中国政府而言的全球攻关危机似乎进入了决战高潮。

这场危机起源于3月14日拉萨骚乱,但随着焦点的转移,越来越多的发现问题并不在此,全球批评中国的声音巳从西藏,奥运等话题切换成另外一个更加宽泛的政治话题,及:中国和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形象,全世界到底如何看待今天的中国。

背后总觉得有政府影子的80后“自发”发起了这波的全球示威,应该说是后生可畏,虽然他们在国内的政治权力被剥夺了精光,可他们还是第一时间享受到西方民主的可贯和快乐。《大洋时报》4月17月这样报道:……一声令下,游行队伍开始出发!队伍由警队的马队开道,由警车压尾,……游行队伍秩序井然,一律靠左进行,以和平、文明的方式,表达对‘藏独’暴行的严厉谴责和抗议,并对部分西方媒体的歪曲和报道表示极大的愤慨。

在西方,得到西方政府的认可,西方政府以马队开道,警车压尾的方式来保护中国人对西方政府的极端不满。我们不妨做个游戏,把里面的词全部对换一下,变成:在中国,得到中国政府的认可,中国政府以马队开道,警车压尾的方式来保护西方人对中国政府的极端不满。亲爱的全球华人们,你敢做这样的梦?你敢对今天的中国政府有这种奢望?

80后们不仅在西方学到了先进文化知识,而且及时的补上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所谓的“自由、民主”这一课,对这一代人来说,肯定受益非浅。在西方,没有人阻止你由自的思想,自由的表达,自由的集会,甚至自由的控诉。80后们不是义和团,也不是红卫兵,前者喜欢在国内爱国,后者却更爱在阳光下,在BBQ炉前爱他们不愿呆的国。言不由衷,心不由己已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的集体特征。大多数80后的海外学子都在以各种方式,包括选择专业(一定能移民的),穷尽手段,以及洒下大量金钱在身后顶着的父母,有的甚至死皮赖脸的希望永远留在他们口中天天怒骂的西方社会,让他和他的后代在“假民主”中享受民主,在“假自由”中享受自由,在“假人权”中享受他们梦味以求的人权!

挥舞五星红旗,向西方政府抗议,可以。挥舞其他旗帜,向中国政府抗议,不可以。80后和许多中国人一样都是这么想的。想起了墨尔本作家老戴维的一句笑话:在中国,终身不知政治权利为何物的法官们,却装模作样,庄严地剥夺了别人的政治权利终身。同样,从不知示威为何物的大陆中国人,却异口同声谴责了西藏中国人的示威,毛泽东当年不也是靠暴力示威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吗?现在举红旗的后生们的难道不了解这点。

这一突如其来对中国的攻击是近来国际热点,是由西藏的小气候和国际大气候共同促成的。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一样,是中国的心痛,也的确是西方批评中国的借口。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的崛起,使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政治大国,生产大国,能源消耗大国一下子放到了世界人民的面前,优点、缺点无所循寻。人民币升值,贸易顺差,知识产权,非洲问题,能源争夺,领土纠纷,人权是非,加之国内的贫富不均,贪腐成风,道德伦伤,信仰危机,环境污染,暴力执法等种种问题把中国推到了世界的风口浪尖上,中国以怎样一种姿态面对这些东西,是挥舞红旗说不,还是冷静思考一下,究竞中国给世界带来了什么?

美国最近有个民调,很简单,你喜不喜欢中国?我们可以理解为:你喜不喜欢中国和中国人?70%的美国人说不。这个调查明显是有偏见的,不足为信,因为调查对象是西方人。接下来同样问题在美国“百人会”进行调查,.我们中国人不能不引起警惕了。“百人会”是美国一百个华人,注意!是一百个在美国最优秀,最有成就的,最有中国血统和中国情结的中国人组成的。结果,说不的人同样接近70%.

西方媒体的确有没事找事,小事说大,大事说成地球要爆炸的坏毛病,可这也是民主国家人民对政府和对媒体的不同要求。西方人民对政府的要求是只准你干好事,不许干坏事;西方人民对媒体的要求是对政府只准说坏话,不准说好话,媒体的责任就在于此。百姓乐于见到媒体挖肉、割疮,却无法接受媒体“拍马、舔靴”,西方人能长期忍受西方媒体的奥妙恐怕就在于此。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的确给中国带来具大的进步,中国国际地位也在急速提升,如何把握中国的地位形象,并不是手中拿了中国的便宜货就说中国好这么简单,和谐社会的基本核心是“包容”,一个大国不能单靠强大的物质和夸张的肢体语言,浮燥地立于世界之林,五星红旗即便插遍全世界也解决不了国际问题和国内问题,连“毒饺子”“红心蛋”也不能。藏人在拉萨打汉人,汉人又在国外打举旗的藏人,还被网上称为“最牛的中国人”,我们传递不是火炬,而是暴力。今天,一个藏人去反对圣火,一千个汉人举红旗保卫圣火,潜台词再清楚不过,你敢动就灭了你,信不信?这就是中国政府希望看到的后果吗?

四十年前每一篇作文的开头都是:东风劲吹红旗舞,每每想起红旗一舞,中华民族的灾难就降临了。

当五星红旗插遍全世界,世界会因此而改变?

当五星红旗插遍全世界,世界会因此而欢呼?

当五星红旗插遍全世界,作为中国人,我会感到极度不安。

《阿森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