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温家宝总理于十月一日之后的几天内,去了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这里去年和几个月前,都发生了地震,震级都在六级左右,给国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温总理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了解赈灾情况,是进行一般的社会调查,还是来此指导工作呢?无论哪种,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一般说来,尽管不实行民主改革之前,中共无法提高执政能力,无法真正实现为民之宗旨。但是在社会制度没有变更之前,高高在上的领导,和深入基层的领导之间,存在的差别是不容忽视的,这种差别或多或少地影响执政的水平和国民的生活。

深入基层,方法得当的情况下,能够了解到实情,不为地方各级编造的虚假报告而欺骗,也不为各种党的喉舌精心编制的虚假报道而迷惑。

曾经以能够排除欺骗和迷惑,深入实际,掌握真实社会情况的温家宝总理此次灾区之行,获得了什么样的结果呢?

据当地的人说:“群众被挡在访问之外,几十个要求见总理伸冤告状的人,遭到警方的拘禁;总理见到的人,都是预先安排好的,连台词也是预先准备的;鲁甸的领导带头高呼歌颂性的口号。”

事实表明,这次温家宝总理的灾区之行,真正的成果是再次暴露了一党专政的弊病:欺骗和虚假弥漫官场,官僚和国民对立尖锐,个人素质再好的国家级领导,面队庞大的官僚造假大军,也无法施展他谋求公益的才干和抱负。

专制制度之下,由于其官僚阶级的权力不受民权的监督和制约,就必然走向彻底的腐败。彻底的腐败,就意味着很多官僚,必定犯下了渎职的、贪污的、受贿的、行贿的、枉法的等等罪行。公开这些罪行,让国民拥有真正的知情权和申告权,就意味着许许多多的官僚,主动地走向监狱和刑场,由此而放弃自己、亲眷的、裙带关系的的特权和利益。这样的结局,当然不是官僚们所愿望的,为了避免这样的下场,他们就必然弄虚作假,欺骗人民,蒙蔽上级。在这种制度性虚假病入膏肓的情况下,企图依靠几个刻意奉公的“明君”式的领导,来扭转腐败的、低效率、无效率、反效率的、惯于弄虚作假的败坏风气,无异于异想天开。

甲午战争过程中,满清王朝的海军司令即海军提督丁汝昌,向类似于国家总理、总参谋长、首都地区最高行政长官集于一身的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李鸿章,报告了虚假的情况;李鸿章也向满清国元首慈禧太后报告过虚假情况。这样层层敷衍欺骗,弄虚作假,还能够为民服务?又怎能够战胜强敌?

在所有的罪恶中,残忍和欺骗,是最重大的罪恶。摧残生命谓之残忍,背离事实谓之欺骗。这两者都是对人性的扭曲。而扭曲人性,就必然危害人类。

我们的先贤早就认识到了虚假、欺骗的危害性,同时特别强调诚实的重要性。他们说过“不诚无物”、“诚则久”,意思是说不实实在在就不可能有事物的存在、事物实实在在才能够长久地得以发展。

看看我们的社会,什么不是短命的呢?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到手后几年就遭到剥夺了;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短命到只存在于概念之中;多少开发区,花了很多国民财富,在喂饱了贪官污吏之后,连一个外商也没有引来,就垮台了;那些劣质的电影电视节目,转瞬之间,遭到人们普遍的讥笑和以往,然后立刻就死亡了,几乎没有一个能够拥有西方那些经典作品的生命活力;尤其是官场的那些冒险家们,得意忘形之后,不久不是变成了阶下囚,就是失势无权,遭到冷眼和漠视,所有这些,都是一党专政下普遍的不诚实的结果。

这次温总理的灾区之行。如果说有什么成果的话,那就是再次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告诉世人,他的成果就是某个地方的官僚们再次排练了不诚实,因此而说明,实行自由民主的改革,将整个社会转化到诚实的道路上,已经是无法回避的事情了。

杨天水于云南昆明

2004年十月十二日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