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年46岁的江天勇是一位资深人权律师。2005年代理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还参与了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乙肝携带者维权案、新疆法制报记者海莱特上诉案等涉及宗教的案件。江天勇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其律师证后来被当局注销。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在美国观看了官方公布的庭审视频后感到非常气愤,认为江天勇是在遭受难以忍受的酷刑后,被迫选择认罪。金变玲说:他肯定是遭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酷刑,不得不选择认罪。另外,它(当局)把江天勇的父亲强行带走,还说没有联系到我,这整个的程序都是违法的。我和律师,还有家属根本都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连官派律师也是今天看到这个微博才知道的。从江天勇失踪一直到今天开庭,我聘请了律师,申请会见(江天勇)一直都没有允许会见。后来又说,江天勇聘请了官派律师,但是官派律师是谁,他们一直都不告知。另外,他们强行要挟,把江天勇的父母带到长沙,是按照中国的司法程序走的吗?金变玲指出,从江天勇当庭回答公诉人提问时的表情和目光来看,似乎是在照着预演过的剧本演出。

今年五月,监视居住状态下的江天勇发表了解聘两名辩护律师的声明。金变玲立即表示,“他的’狱中’声明绝不是他个人的真实意识表达,甚至不排除在酷刑之下而为。”她同时还转发了江天勇被捕前的一份声明,内容包括:“我已委托有律师,不会不请律师,坚决拒绝官方指定律师;我是血肉之躯,不那么坚强,我在非自由状态下的放弃、悔过、承诺都是无效的。”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周五对著名民权律师江天勇的审讯程序提出批评。柯慕贤大使在北京说,“江天勇在案子的审理过程中无法自己选择律师,以及庭审前中国媒体就公布了他已’认罪’,导致该案未审先判。对此,我们深感忧虑。”他还表示,“这一情况下,公正审理是不可能的。”他呼吁,相关程序必须符合法治国家原则以及人所共知的法理。

▲德国之声(DW)8月22日报道:律师江天勇“煽颠罪”庭审结束择日宣判

维权律师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对审理过程进行了网络“直播”。江天勇则当庭认罪悔罪,并否认受到过酷刑。

(德国之声中文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外戒备森严,当局庭审前发布告示称,法院所在的曙光路一带将在22日进行道路抢修,“实施道路全封闭措施,禁止车辆通行和停放,禁止所有行人通行和逗留。”江天勇律师的一些支持者提前接到警告,不得前往现场声援。署名鲍乃钢的推友发文称:“天勇律师开庭,多人被管控,本人三餐均非自主,不能自由出行,对不起天勇兄弟了,明天我网络围观。”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四周高度戒备的同时,长沙中院通过微博对庭审进行了“直播”。法庭公布的庭审片断上,江天勇表示:“通过今天的庭审,使我充分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我对我以前的行为感到既羞耻又悔恨。我深刻认识到自己实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我非常后悔并从内心深处愿意认罪服法。”新华社在长沙庭审结束发表的新闻通稿中再次罗列了针对江天勇的各项控罪:“2009年以来,江天勇通过’推特’、’微博’等互联网软件发表上述言论共计3.3万余条,关注者3.7万人,其中214条系直接攻击我国政府、煽动颠覆政权的言论;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报道148次,其中70余次系直接攻击我国政府、煽动颠覆政权的言论。”

中国律师刘晓原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时表示:“对于本次庭审,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注意到,庭审中江天勇的两位辩护律师并非其家属为其聘请的律师。处在软禁状态中的北京维权积极分子胡佳只能通过网络关注庭审情况,他对德国之声表示:“这完全是一场针对言论自由的审判,是因言获罪。法庭公布的所谓证据都是江天勇在网络上公开发表的文章或友人之间通过即时通讯软件的私人沟通,即便是按照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宪法也有第35条有关公民言论自由的规定,公民对任何组织任何政党的批评权利都是天经地义的。”对于江天勇当庭认罪悔罪,胡佳表示,他曾多次同江天勇律师一道去会晤西方政要和使馆官员,江天勇所谈都是709律师的处境,“我们都知道的一些真实的情况,他现在却在法庭上说这些东西是我编造的,我只能由此推断,他目前的处境是多么严酷。”胡佳指出,习近平当政五年以来,已经发生过多次公共知识分子和异见人士在中央电视台认罪悔罪的事件。

江天勇律师的妻子金变玲目前生活在美国,庭审前日她发表推文称:“看来罗山公安要强制把江天勇的父母及妹妹带到长沙参加江天勇案的庭审现场!看来官派律师、法官开始准备他们自编自演的剧本了。”今年五月,监视居住状态下的江天勇发表了解聘两名辩护律师的声明。金变玲立即表示,“他的’狱中’声明绝不是他个人的真实意识表达,甚至不排除在酷刑之下而为。”她同时还转发了江天勇被捕前的一份声明,内容包括:“我已委托有律师,不会不请律师,坚决拒绝官方指定律师;我是血肉之躯,不那么坚强,我在非自由状态下的放弃、悔过、承诺都是无效的。”

被捕前曾会晤德国副总理

现年46岁的江天勇曾在北京同来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经济部长的加布里尔会过面。去年11月2日,加布里尔访华期间,曾在北京德国使馆内会晤包括江天勇,胡佳等人在内的中国维权人士,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会晤三周后,江天勇宣告失踪。在这次会晤后,江天勇对德新社记者表示,邓小平和江泽民时代,西方政要还可以同中方讨论人权问题,而在“习近平之下,几乎没有可能开展这类讨论了。”

今年年初,江天勇律师妻子金变玲致函德国总理默克尔,请求德国政府关注江天勇及其他中国维权律师的命运。默克尔总理稍后委托其安全和外交顾问豪斯根(Dr. Christoph Heusgen)予以回复,信中称:“德国政府将再次向中国政府表达对江天勇以及其他在押律师和活动人士命运的关注,他们当前健康状况、他们同律师、家人的联系,将是德国政府的核心关注点。德国政府希望通过努力,为改善人道局势做出贡献,亦期待江天勇早日得到自由。”

维权律师江天勇

曾任中学教师的江天勇2001年取得律师资格证书后,曾先后代理和参与过陈光诚案、高智晟案、广州太石村案、胡佳案等敏感案件,也因此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

2016年11月中旬,江天勇到长沙看望被羁押中的维权律师。11月21日晚间他在搭乘列车返回北京途中失联。

12月17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2017年6月,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批捕。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22日报道:维权律师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开审:江天勇认罪。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周二(8月22日)开庭审理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该案在微博上“全程直播”。推特上上传的长沙中院周边的视频显示,长沙中院被水马路障围住,与外界隔离。

法院官方的微博公布的画面片段显示,江天勇表示自己“妄图达到颠覆中国现行社会制度”,实现宪政。

江天勇在公布的视频片段中承认曾利用互联网(社交工具)推特和微博发表过攻击中国司法机关的一些言论。他承认境外接受的培训对他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产生了希望在中国也能实现西方资产阶级宪政制度的思想。

长沙中院称,江天勇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并希望其他所谓的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从他身上吸取教训,引以为戒,恳请司法机关根据其认罪态度、配合调查的实际情况给予宽大处理。

江天勇在视频中称:“我从内心深处认罪、伏法。”

“我在此希望其他所谓的维权律师,从我身上吸取教训,引以为戒。”截止记者发稿时,长沙中院宣布将择期宣判。

维权律师江天勇是在前往长沙探访“709”大抓捕入狱的维权律师谢阳的家属后,在返京途中与妻子失联,后确认被官方逮捕。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在推特发文称,直到开庭前一晚(8月21日),一直无法联系到江天勇父母和妹妹。长沙中院的微博图片显示,江天勇的父亲出庭旁听庭审。

金变玲称:“至今(8月21日晚)我们家属和律师都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开庭的通知。”金变玲于2013年离开中国,目前居住在美国。

长沙中院微博中的评论显示,有微博网友对本案直播给予积极评价。比如有网友评论称,“有一场全民司法公开课!司法越是公开,民众越是能直观感受到法治建设的成果,通过每一个司法案件感受并收获公平正义!”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对BBC中文记者表示:“今天的审判代表了中国打压律师许多令人担忧的方面:骚扰和拘留家属,不让被告接触代表律师,以及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指控和起诉,阻止公众参加,在社交媒体上展示得跟真的审判一样。”中国维权人士江天勇与家属失联下落不明中国媒体:江天勇因“持有国家机密”被捕

江天勇是谁?

现年46岁的江天勇是一位资深人权律师。2005年代理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还参与了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乙肝携带者维权案、新疆法制报记者海莱特上诉案等涉及宗教的案件。

江天勇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其律师证后来被当局注销。

2015年7月9日,中国政府对维权异见人士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即所谓的“709”大抓捕)后,江天勇曾多方呼吁外界关注被关押的人权人士的命运。

“谢阳遭酷刑”反转

中国一名人权律师谢阳对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指控认罪。他是2015年夏天的“709案”中被拘禁的一员。

谢阳曾经指责警方对他施行限制睡眠,长期审讯,殴打,死亡威胁和其他凌辱行为。人权组织说,谢阳曾经对由其家人指定的律师提供过警方和检察机关对他用刑逼供的证词。

但在今年五月的庭审中,谢阳表示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更没有遭到酷刑”。在周二的庭审中,江天勇当庭表示认罪忏悔,承认自己是“谢阳遭受酷刑”谣言的幕后策划者,并对其自身在被监视居住期间遭受“酷刑”的谣言予以否认。

倪伟平表示“今年年初国际关注谢阳受酷刑的指控。”这促使国际上很多国家给中国政府写联名信。他们不信这些指控,让江天勇荒谬地成为了替罪羊。“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22日报道:“江天勇案”开庭家属斥当局自编自导庭审

8月22日上午,中国“709案”被捕律师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在湖南长沙市中级法院开庭。家属表示,所谓江天勇“认罪悔罪”是一场当局自编自导的庭审。

8月22日上午,长沙市中级法院外戒备森严,人车禁止通行。上午9点30分,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该法院第六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说,江天勇多次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发表大量攻击、诋毁中国政府、司法机关和现行政治制度的言论,通过蓄意策划、插手炒作敏感案件,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员仇视政府,攻击和诽谤中国宪法确立的基本制度,实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行为,严重危害了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公诉方把江天勇自2009年以来发布的言论,以及其声援周世锋、张凯、谢阳等人的行动作为“罪证”。法庭上,江天勇否认受到酷刑,并承认策划“谢阳遭受酷刑”一事,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这是一场自编自导自演的庭审。不过,她感谢庭审让外界再次回顾江天勇这些年来践行社会公义的历程:

“在开庭的时候我看到江天勇面色通红,和其他正常人不一样的,所以我怀疑江天勇被他们强制喂药或者酷刑。我也感谢庭审帮助大家回顾了江天勇这几年所做的历程。他去声援同行,去帮助弱势群体,行使社会公义,他们却把它变成了罪名,我觉得非常可笑。”

金变玲说,看到参加旁听的江天勇的父亲的照片,双眼通红,面容消瘦,让她十分难过。金变玲还表示,会继续向全世界呼吁,也希望美国政府能与中国政府交涉,早日释放江天勇,并且让他来到美国与她们母女团聚。

开庭前夕,当局对湖南维权人士进行了稳控。22日,多名外交官也被阻止无法靠近法院,只有美国驻华人权官员获准在附近一家宾馆内观看直播。

另一方面,原本准备申请旁听的河南律师马连顺也在谢阳家附近被警方带走,并被带回了河南。

马连顺律师向本台表示,他十分敬佩江天勇的为人,对于江天勇在法庭上被迫自污感到痛心,而即便起诉书上的指控都是事实,也并不构成犯罪:

“(指控的)事实际上都不是他做的,显然他遭受了更加严重的酷刑,所以才这样说的。就算按照他承认的,也不构成犯罪。他知道自己有危险,但是为了709这些被关押的弟兄们一直在奔走,他知道他的护照已经解封了,可以去国外找他的老婆,但他还是想着这些弟兄们被关押、被受罪,所以想等他们都出来以后再走,结果就被抓了,现在还被自污到这种程度,我感觉到非常痛心。”

▲美国之音(VOA)8月23日报道:江天勇煽颠案开庭家属指当局导演庭审

江天勇

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在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长沙中院微博图片2017年8月22日)

北京—中国湖南省长沙的一家法庭星期二开庭审判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

根据长沙法院网发布的消息,江天勇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指控供认不讳,并且否认曾遭警方酷刑。

江天勇的妻子和人权团体谴责这次审判是“又一场审判秀”,认为江天勇是在受到外人无法想象的酷刑之后被迫按当局要求认罪……

在长沙中院庭审中,公诉人宣读的江天勇案起诉书中提到,被告人长期炒作敏感案件,接受境外媒体美国之音采访,发表抹黑中国司法机关的言论,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中午11点26分,长沙法院网发布消息说,江天勇认罪悔罪,并承认谢阳遭受酷刑系捏造,法庭宣布择期宣判。此消息还称,长沙中院微博对庭审进行了全程视频直播,然而消息发出时,长沙中院微博“直播”仍在继续,直到下午1时许才发布微博称宣布休庭。

周二的庭审看来基本上按照去年八月天津法院审判709案第一审翟岩民、胡石根、周世锋、勾洪国的开庭审判模式进行。当时,官方公开的信息称上述四人均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一周前在天津对拒不认罪的人权活动人士吴淦的庭审则闭门进行。

当庭认罪

法庭所称的“公开”听证视频片段公布在这家法院的官方微博帐号上,人们看到,江天勇在最后陈述中公开承认涉嫌的罪行。

江天勇向法庭宣读一份事前写好的声明:“我充分认识,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试图推翻社会主义政权,违反了刑事犯罪法,这是一种犯罪行为。我衷心认罪,并对自己所为深感懊悔。”

江天勇请求法官量刑宽大的同时,希望其他人权活动人士能够吸取他的教训。

据官方播出的法庭现场视频,江天勇承认曾发表攻击中国司法机关的言行。他在接受公诉人提问时表示,他在境外接受的培训对他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产生了希望在中国也能实现西方资产阶级这种宪政制度的思想。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在美国观看了官方公布的庭审视频后感到非常气愤,认为江天勇是在遭受难以忍受的酷刑后,被迫选择认罪。

金变玲:他肯定是遭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酷刑,不得不选择认罪。另外,它(当局)把江天勇的父亲强行带走,还说没有联系到我,这整个的程序都是违法的。我和律师,还有家属根本都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连官派律师也是今天看到这个微博才知道的。从江天勇失踪一直到今天开庭,我聘请了律师,申请会见(江天勇)一直都没有允许会见。后来又说,江天勇聘请了官派律师,但是官派律师是谁,他们一直都不告知。另外,他们强行要挟,把江天勇的父母带到长沙,是按照中国的司法程序走的吗?

金变玲指出,从江天勇当庭回答公诉人提问时的表情和目光来看,似乎是在照着预演过的剧本演出。

批评政府

听证过程中,检察官指控江天勇2009年之前发表了三万三千条推文,其中214条据江天勇本人所说,使用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语言攻击现政府。

江天勇还被控支持张凯、谢阳、刘星等人权捍卫者所进行的事业。

江天勇和他的辩护律师对所有指控没有提出异议,其中一项指控中,江天勇被指鼓动谢阳的妻子编造有关指控,称谢阳在警方拘押期间遭受酷刑。

据官媒报道,江天勇聘请了官派律师作辩护人。辩护人指出,江天勇的行为主要是炒作敏感的司法个案,直接攻击政党的领导和中国政治体制的言行较少,并且言论主要发表在境外媒体,国内公众无法直接访问,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力和危害性较低。辩护人称,江天勇在本案当中并非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希望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从轻。

报道说,庭审中,控辩双方对指控的罪名,对江天勇具有坦白、认罪、悔罪的从轻处罚情节,均无异议。

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判。

金变玲坚称江天勇无罪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坚称江天勇无罪,她说,星期二的公开审判反而证明,她的丈夫正在努力推动司法正义。

为躲避中国政府骚扰,2013年以来生活在美国的金变玲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任何有理性的人都能看到,江天勇的做作所为全然没有错,根本不证明上述指控,而是在自己追求的社会事业中,支持那些社会上的弱势群体”。

江天勇去年11月前往长沙看望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家属后乘坐高铁回北京时被警方抓捕。此案引起了中国维权界和国际间高度关注。被捕前,46岁的江天勇受理过多起大案要案,其中包括法轮功修炼者案件、西藏抗议人士案件,以及2008年毒奶粉丑闻受害者案件,江天勇的律师资格而后于2009年被取消……

江天勇抨击当下政府对异见人士的打压,2015年7月以来,数百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遭拘押,或被判刑。

又一可耻审判

金变玲很沮丧,不过她依然坚信,江天勇遭拘押与外隔绝的数月期间,曾被下药,遭受酷刑,无法接触家人或者家庭选择的律师。

金变玲还说,令她特别悲愤是,其公公被强迫出庭。她说,一个70多岁亲身经历文革的人,不得不亲眼目睹自己的儿子遭受“耻辱的审判”。

金变玲说,她预计法庭对江天勇以交保释放后,他和他的父母未来会被强迫失踪,情况与谢阳律师相似。

不过,金变玲决心为江天勇所受到的非法对待,争取立即释放向美国政府发出呼吁。

六名欧美国家外交官前往长沙中院,对江天勇案表示关切。这些西方驻中国的人权官员在长沙一宾馆被安排通过视频观看庭审直播。这是中国官方首次安排外国驻华官员观看709案视频直播。

有几名西方外交官在法院附近的桂花公园观察现场情况。

一些维权人士、关注中国人权的网友和江天勇支持者相继到达法院外面围观。

部分上传的视频和图片显示,法院周边道路被路障封锁,据说是因为道路抢修,连夜设置了路障。

有警察、警车和警方大客车在法院附近部署。国保便衣在法院外面监视、盘查。多名围观者被国保控制,或遭遣返。也有一些维权人士被提前警告或被旅游。

709案被判刑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等维权人士也在现场围观。当天下午,王峭岭发消息说,她们正在被大批警察带去喝茶。消息称,北京和河南的一些国保人员也到了江天勇庭审现场外围维稳。

打压异见愈演愈烈

“人权观察”的中国问题研究员王松莲表示,对江天勇的审判与对许多其他人权活动人士的审判如出一辙,他们中有的人被强迫认罪,以换得取保释放,而律师周世峰认罪后依然获重刑七年。

王松莲对美国之音说:“很难相信,江天勇是自愿坦白的。我认为,这里现实说明的是,当局正在加大利用司法给人权活动人士治罪。当然,长期为人所知的是,中国司法制度就是党控制的。”

这位在香港工作的研究人士进一步表示,即使这样的政治审判更加注重形式,例如一定程度允许家属参加以及审判公开,不过,当局打压人权捍卫者的迹象正在不断加剧。

今年四月,李和平在天津被庭审和宣判,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事前外界没有获悉相关庭审的任何信息。当时,西方驻华外交官和上百名支持者赶往湖南长沙关注另一位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庭审,却扑了空。谢阳案庭审的消息经该案官派律师贺小电传出,但当日并未开庭。

江天勇案的庭审罪名由被逮捕时的“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涉嫌为境外提供国家机密”和起诉时的“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改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牵涉国家机密的罪名已经不见。

目前,709案被捕者只剩被关押两年多未获准会见律师的人权律师王全璋尚未进入庭审程序。有分析认为,王全璋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即将加速审理,不会等到中共19大临近之时。

▲纽约时报8月23日报道:人权律师江天勇当庭承认蓄意推翻共产党

北京——一位因支持其他活动人士闻名的中国人权律师周二在法庭上承认试图推翻共产党,中国全国各地都对这次精心编排的打击自由主义政治思想的开庭审理进行了报道。

在全国范围打压异见的运动中,律师江天勇因其为异见人士大声疾呼而闻名。但是,在湖南省省会长沙对他进行的开庭审理上,低声细气的江天勇看上去像是被击败了,这次庭审在互联网上全程直播,电视新闻也对审理做了报道。

江天勇承认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他用平静且经过反复练习的声音表示悔罪、请求宽恕。他的妻子和支持者说,他的坦白是被迫的,可能是他在近一年的秘密拘留期间遭受酷刑的结果。

江天勇在法庭上说,他受到西方法治观念的灌输,被引入了歧途。

在中国非常流行的社交媒体微博上直播的庭审过程中,公诉人问江天勇,“境外培训的内容是什么?”

“主要是关于西方资产阶级宪政制度这样的一些内容,”江天勇回答说。“对我确实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使我产生了推翻我国现行制度、在我国也实现他们那种所谓的宪政制度的思想。”

这次庭审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试图让国内批评者、尤其是维权活动人士名誉扫地的努力的一个生动表演,主要是通过把这些人描绘为旨在推翻共产党的阴谋计划的成员。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法律学者艾华(Eva Pils)说,以电视剧形式播放的这次以及类似的庭审的作用,是“震动和警告”国内其他人权倡导者。

“对更大范围的电视观众来说,直播的目的是让维权人士名誉扫地,让人们把他们看作是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或自我推销,编造玷污祖国形象故事的人。”艾华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总的来说,这样做给人一种当局掌握真相的感觉。”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把异见人士描绘为西方支持的阴暗敌对势力的傀儡。习近平在这方面更为变本加厉。上台几个月后,他开始了一场对诸如宪政主义等西方自由主义思想的系统攻势,并越来越多地使用这种出于政治目的走过场的审讯来让中国公众对这种警告留下深刻印象。

“我在此希望其他所谓的‘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从我身上吸取教训,引以为戒,”江天勇在向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做最后陈述时说。“(我也恳请司法机关)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

法院表示宣判将于稍后公布,但没有给出明确日期。公开认罪忏悔的结果是江天勇可能被判处较短徒刑、甚至缓刑。

现年46岁的江天勇出生于中国中部的农村地区,10多年来他接了不少有争议的维权案件。他代理过的客户中有陈光诚,这位维权活动人士曾摆脱软禁、逃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后在美国得到庇护。江天勇还代理过信奉法轮功的人,法轮功是一个被政府禁止的宗教派别。

虽然政府已于2009年撤销了江天勇的律师执照,但他继续为异见人士和活跃人士提供建议。即使在2015年7月、中国警方对人权律师及其同事开始进行大范围打压之后,他仍在与寻求帮助者见面。在那次打压中,约有250人被拘留。

虽然大多数律师在经过几天或几周的拘留后被当局警告释放,但政府从中挑出一组核心成员对他们进行刑事起诉。一周前,与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有联系的活动人士吴淦也因颠覆罪受审,但政府没有播放他的法庭审理,吴淦曾以“超级低俗屠夫”的网名在互联网上闻名。

江天勇在法庭上说,他曾为一名被拘留的律师奔忙,那是为了给中国政府制造烦恼。

他说,他想“通过炒作这些敏感热点事件,抹黑、攻击我国政府和司法机构,达到推翻我国国家政权、改变现行政治体制的目的”。

中国政府仅在一年多前曾精心编排了一次类似的开庭审理,当时,有四名律师和维权人士在电视上承认犯有颠覆罪,他们被判处最高七年半的有期徒刑。

江天勇对法庭说,“不管你们原谅不原谅,我从内心非常表示歉意。”

江天勇的妻子和支持者表示,他可能在被拘留期间遭受刑讯逼供。国际人权团体把对江天勇的审理斥责为摆样子,因为法院不让他本人的律师出庭,而是为他委派了由法院任命的律师。

三名联合国官员已对江天勇被拘留表示谴责。其中一位是曾担任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的菲利普。奥尔斯顿(Philip Alston),奥尔斯顿在江天勇被逮捕的几个月前刚与之见了面。

2016年11月,江天勇在从北京前往长沙途中消失后被拘留,他是去帮助另一名被拘留的中国律师谢阳。今年1月,谢阳的律师发布了关于谢阳遭受酷刑的详细指控,但在5月份的开庭审理上,谢阳撤回了这些指控,并承认犯有颠覆罪和扰乱法庭秩序罪。

江天勇周二在法庭上表示,自己曾帮助编造谢阳遭受酷刑的谣言。

开庭审理前,现居加利福尼亚州的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她相信丈夫受到强迫。

“我们坚信江天勇无罪,”她在信写道。“即使江天勇在法庭上认罪,那肯定是受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酷刑!”

▲德国之声(DW)8月25日报道:德大使批评江天勇一案的法律程序

江天勇的案子受到德国政界的高度关注。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结束夏季休假之际,严词批评了江天勇一案的法律程序与条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周五对著名民权律师江天勇的审讯程序提出批评。柯慕贤大使在北京说,“江天勇在案子的审理过程中无法自己选择律师,以及庭审前中国媒体就公布了他已’认罪’,导致该案未审先判。对此,我们深感忧虑。”他还表示,“这一情况下,公正审理是不可能的。”他呼吁,相关程序必须符合法治国家原则以及人所共知的法理。

本周二,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庭审进行了大约4个小时。现年46岁的江天勇当庭认罪悔罪,法庭宣布择日宣判。人们估计,他将会被处以监禁。

德国政界和媒体高度关注江天勇一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经济部长的加布里尔访问北京时,都曾同他进行过交流。上一次会晤是去年11月在德国大使安排下进行的,加布里尔在德国使馆同胡佳、江天勇等就中国人权状况交换了意见,但仅3周后江天勇便突然失踪,后来得知在长沙被警方扣留。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25日报道:香港公民党中联办抗议敦促释放江天勇

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日前在湖南长沙法院开庭受审。周五(25日),香港公民党成员前往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外抗议,要求中共立即释放江天勇。

维权律师江天勇早前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江天勇在近日出庭时承认控罪,但其妻金变玲指江天勇是在酷刑下被迫认罪。星期五,香港公民党多名成员连同该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到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外抗议,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江天勇。

郭家麒表示,江天勇积极参与维权活动,因此触怒中共,他批评中共不断打压维权人士,作出政治审判,完全漠视法治精神,也是极权的表现。

郭家麒:

“江天勇相信是被威吓,甚至他太太讲可能被酷刑对待,讲了一些我们听着都很难过的事情……我相信真正丧心病狂的是中共中央,包括习近平和一众党羽,令到所有中国人,一个普通平民百姓,都得不到在中国宪法中应得的权利。”

他又形容,中共将所有维权工作视为“颠覆国家政权”,是政权惧怕人民、胆怯的表现。他希望其他国家就中国人权问题向中国施压,迫使中共改善人权状况。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26日报道:支联会发表709案声明要求释放王全璋、吴淦、江天勇

香港支联会星期六就内地709案发表声明,谴责对王全璋、吴淦、江天勇三人的不公正审理或长期羁押不审,要求立即将他们释放。

支联会的声明说,709案发生至今已两年多,尚有王全璋、吴淦和江天勇三人在押未判。在过去两周,当局分别开庭审理了吴淦和江天勇案,王全璋是否在同一时期被秘密开庭,无从得知。声明说,吴淦一直拒绝官派律师,拒绝拍摄认罪视频,更通过律师发表《开庭前声明》,谴责公安对他的侵权行为。他于8月14日被秘密庭审,其后天津法院公布称他已认罪。王全璋的情况更令人担忧,被捕两年多来一直见不到代理律师,外界以及家人无从得知他的状况。三人中唯有江天勇8月22日得到公开审讯及网上视频直播的特殊“优待”,然而这场庭审变成了江天勇的自我批判。官派律师没有为他作出有效辩护,江天勇当庭认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承认自己捏造谢阳被酷刑。香港支联会表示,江天勇的认罪是酷刑和要胁的结果,因为他被捕前就曾公开声明会坚决拒绝官方指定律师,以及他在非自由状态下的悔过和承诺都将无效。

香港支联会强烈要求内地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王全璋、吴淦和江天勇,停止逼迫他们认罪,并保障其公开审讯和自主选择律师的权利。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29/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