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有诗句云:“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后世据此遂有“一叶知秋”的成语,用以比喻通过某些个别迹象,可以看到整个形势的发展趋势与结果。

“统帅复活”元首至上

在二○一七年中共的“八一建军节”前夕,习近平以中共军队统帅的身份,身穿绿色迷彩服,在内蒙古训练场朱日和基地检阅了中共陆海空三军。一万二千名官兵,包括坦克、远程导弹、喷气战机以及各种武器,齐刷刷的在主席台前穿过接受检阅。除了习近平外,其他六名政治局常委及江、胡两朝元老,都未能出席,也没有公众观礼,因而被评论者称为是习近平的“独角戏”。此举显然是为了突出习近平是国家“最高统帅”、国家“元首”乃至“导师、领袖”的最高地位和权力。不仅极具“中国特色”,在世界军事史亦似前无古人。大陆《新华》,《人日》等官方媒体又将习此举称为“沙场点兵”,有点战争歇斯底里的味儿。

由此便不难看出,当局正在向北韩的“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一切以军事工作为重”的“先军政治”靠拢看齐。更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阅兵中,习近平竟然要求军队官兵“永远听党的话、跟党走,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全是毛年代的文革“口令”。习近平讲话后,主持阅兵的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要求全军牢记“领袖的嘱托、统帅的号令”。这更是自毛泽东死亡后,“统帅”的称号又一次重回到中国政治生活中。而正在播出的央视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更是把习与毛平行;央视播放的军队专题部分,出现了“坚决听习主席的话,做习主席的好战士”的标语,这话正是文革时期崇拜毛的用语,只少了一句“读毛主席的书”。一个用核武器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如此大搞个人崇拜,元首至上,与当年毛泽东何其相似乃尔?实则是在向军国主义大踏步地迈进,这绝非中国民众之福,更是世界之祸。

公然违宪以党旗引领国旗

中共经常以日本又要“复活军国主义”,来淆乱是非吓唬中国民众。其实在民主宪政与多党议会制的日本,军队早已国家化,而不是自民党或任何哪个党的“党家军”或党卫军,因而根本不存在产生军国主义的基础。换言之,在实行民主宪政和实现了军队国家化的国度里,根本就没有产生军国主义的可能。军国主义必须是在一个政治集团专权霸国,军队沦为该政治集团的工具和看家护院的打手的情况下,军国主义才会应“劫”而生。而所谓“听党的话、跟党走,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则正是把本属于国家的国防军,变成了“党家军”、党卫军,成了为一党私有,为党效劳的打手和维护特权的工具。这才是产生军国主义最“理想”的温床!尤其“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更是既荒唐又可怕。此说若能成立,岂不是执政党如果“指”向爱国学生,“指”向市民群众,国家的军队就要向学生和市民开“打”吗?八九年六四之夜正是这样。生活在民主二十一世纪的人竟在国家的阅兵仪式上说出这样的昏话、胡话,使人不知道中国是不是正在向“大清盛世”倒退而去。正如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指出的:“中国也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不过正经的军国主义是对外的,中国特殊,只对内,所谓‘窝里横’是也”。近日史先生也因此言而遭整肃被免职。

在这次朱日和阅兵式上,行列中出现了三面旗帜,其中中共党旗竟然大模大样地领先于国旗。而接下来护旗方队乘车接受检阅,军人举着三面旗帜,同样镰斧党旗在前,五星国旗居中,军旗在后。据说这是为了彰显中共党指挥枪,军队忠于党,反对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好像满有道理,底气十足。但中南海诸公应该知道,你们自己制定有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其中第十五条明文规定:“列队举持国旗和其他旗帜行进时,国旗应当在其他旗帜之前。”这可是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并非海外哪个“敌对势力”要来干涉你的“内政”。如今你们这样作,叫不叫违法?而“习总”上台后又一再强调“依法治国”,却竟在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悍然作如此违法之举。事前有法不依,事后无任何纠正检讨,反而利用某些御用文人非正式的回应称,此一作法等于回覆了“军队国家化的呼声”,意即国从属于党,党大于法,就要这样,尔能其奈我何?如此霸道,如此蛮不讲理,只能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硬道理”了。

“人民军队光荣史”谎话连篇

硬把党卫军称为人民的军队,已令人忍俊不禁。此次阅兵更大谈其“光荣史”,盛赞“人民军队”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以及“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建立的“卓着功勋”,不过稍具历史知识的人只能嗤之以鼻。下面不妨让历史的事实来作个鉴证:

一九二九年七月,中华民国政府试图废除满清与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张学良宣布收回苏联控制的中东铁路路权。苏联“红军”因此入侵中国东北,击败东北军,不仅维持了对中东路的控制,还强占了黑龙江上的黑瞎子岛,史称“中东路事件”。当此外敌入侵时,中共不仅没有谴责侵略者,反而发表宣言抨击国民党“向苏联进攻”,呼吁“拥护工人阶级的祖国苏联”,甚至喊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卖国口号。共产国际因此事把中共称为“国际主义的模范”,这难道就是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作出的贡献吗?

八年抗战开始后,中共名义上服从在重庆的国民政府为中央领导,实则在延安武装割据以“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发展”来谋求坐大。根据曾任毛泽东秘书李锐编著的《庐山会议实录》所载,毛泽东在一九五九年的庐山会议上对中共在抗战时期的策略作了相当露骨的概括。毛泽东回顾说:“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内有国,蒋、日、我,三国志。”毛泽东不仅这样说,更是言行一致。在整个八年抗战中,中国国民政府军和日本军队总计有大会战二十二次、大型战役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小型战斗三万八千九百三十一次,其中二百多位将领捐躯、伤亡官兵高达三百二十二万多人。而中共方面除了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可以算得上是一次大型战役外,所谓平型关大捷只能算得上是一场伏击遭遇战,此外实在是乏善可陈。共军将领除了左权牺牲外,个个平安无恙。八年中日战争中,死于国军之手的日本军人为三十一万八千八百八十三人,死于共军手下仅八百五十一人。二者根本无法相比──这是日本靖国神社统计的在华阵亡人员数字,有名、有姓、有年龄、家乡、部队、阵亡地点。这就是中共所谓的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所建立的“卓着功勋”么!?

抗战一结束,中共便迫不及待地发动内战。当它完全统治大陆后,这支所谓“人民的军队”更是不断镇压西藏、新疆、彝、回等少数民族对专制当局的反抗。直到一九八九年“六四”竟公然用冲锋枪和坦克血腥镇压要求当局制止腐败的爱国学生和市民,一手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惨案,忠实地扮演了一个为共党看家护院当打手的角色。这难道就是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建立的“卓着功勋”?

这次朱日和阅兵的气氛奇诡,当前相关当局对媒体、网络不断加强监控、打压,以至文字冤狱及因言获罪者与日俱增,甚至对正直不阿的律师也痛下杀手来看,人们不难“见微知着”地发现:目前中共当局已经是铁了心要死抱着毛泽东依靠枪杆、笔杆“两杆子”来维护独裁专制政权的“老皇历”不放,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随着中共经济实力的“崛起”,这个政权更在加速步伐,走向法西斯军国主义化的不归之路。

二○一七年八月十二日

争鸣2017.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