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看漫画,尤其不爱看近年中国漫画家的漫画。《大洋时报》有个漫话、漫画专栏,每期会刊登一些国内漫画家的作品和有关漫画的文章,上面不乏有中国目前尚在的顶极漫画高手,还有不少小有名气的中青年漫画家,纵观这些漫画作品,给人的感觉是:正是中国的漫画家毁了中国的漫画!

近期看了一幅漫画家郑化改的作品,题目为“第一时间”,表现人民解放军在汶川地震中以第一时间赶赴灾区救助灾民,画的左面写“人民利益”四个大字,中上方飘着八一军旗,加一颗五角星,右有一群作飞行状的军人,其中有一军官模样指挥大家朝前冲。整幅画技巧,画法,立意都不是今天思考的话题,能让我们思考的是:这是什么东西,这也是漫画?

别人怎么理解不重要,郑化改自已为这幅漫画解释到“正在冲锋的解放军官兵们由一个巨大的、半隐形中国共产党党徽衬托,表明这支军队是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和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听党的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特点在此画中得到诠释。”

漫画一词来源于意大利文caricare,义为夸张,后演变为具有讽刺、滑稽意味,通过夸张、比喻、象征等手法,以展现幽然、风趣、诙谐的艺术效果,漫画与其他绘画艺术的根本区别在于它具有强烈的讽刺、批评和批判的属性,是一门视觉逆向思维艺术,有辣椒,墙薇,仙人掌美誉,换句话说,漫画独有特征不具备歌颂、赞扬的功能,更不具备“马屁”功用。

显然,郑化改的“第一时间”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漫画,更适合作为宣传部门,或挡次更低一些的浮浅、粗糙、应时的宣传品,属生产队帖墙纸层次。汶川地震中解放军作了许多卓越有效的工作,值得赞扬,不过说好话的人和部门实在太多了,根本轮不到你漫画家,因为你不具备这种功用,就像医生不必去开挖土机救人一样。汶川地震中值得关注的漫画题材还是很多的,例如:倒掉的小学和坚固的政府大楼;学生的自救和逃跑的老师;先救别人去吧的杨柳同学和在废墟中大叫的我是张书记;十一岁哥哥背着妹妹七小时徒步二十三公里走出灾区,和同样的路程中国人民解放军快速反映部队用了整整二十一个小时;以及一架失事的直升机在这么小范围内,十万人尽化了十一天才找到这种国际级玩笑,整个营救过程被西方媒体形容是“混乱的”,不完美的,人民不满意的地方还有很多,连温家也发了火,“是人民在养活你们,你们自已看着办!”

稍有一些社会责任性的人是不难发现这些问题的,漫画家应比普通人更有敏感度,更有责任心,更爱憎分明,更疾恶如仇,漫画家一味看着领导的脸色,天天揣度上级的精神,那么你的作品除了是一堆附合主旋律的“拉圾”还能是什么!漫画原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被现在漫画家们搞成了“闻喜乐不见”的东西,这一点,中国的漫画家们是有责任的。

反右后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骨被打断了,漫画家也不例外,漫画界是重灾区,现在即便有些人自称骨头巳经长好长硬,扬眉吐气了,可还是落下了睡石膏床的坏习惯,只能在固定的模式里过日子,漫画家们再也创作不出张乐平《三毛流浪记》这种怦击社会制度、揭露人间冷暖的好作品,当然大家都知道制度的原因之外,主要是漫画家们在利益和责任面前自动选了利益,成了庞大的马屁一族,吃香喝辣,浪得了漫画家的虚名。

最近澳大利亚《太阳先驱报》有许多有关中国奥运的漫画,其中Mark Knight二幅画颇有意思,画中主角是新总理洛克文,′此兄中国通,国语说得比胡锦涛还好,中国人都蛮喜欢他的,对中国也友好,有人还怀疑他是“澳奸”。一幅画他露着胸毛,挂着北京奥运金牌,非常得意;另一幅画他听说一块金牌的代价是一千六百万澳元,他立刻被金牌的重量压下了头,压塌了腰。有一个感觉,西方漫画家对政客从不手软。

漫画源自于西方,西方漫画家的社会角色也十分独特,他们永远站在政府的对立面,天生的反对党,这不是一群没脑歹徒,也不是见利忘义的乌合之众,他们千方百计找政府的毛病,政治、经济、道德,环境、民生、一概不放过,无病小骂,小病大骂,大病痛骂。一个政治上发育的比较正常的政府是不敢小看这些漫画家的,除了敬而远之外,还真要把它当回事,西方社会从来没有人会认为漫画家群体是麻烦制造者。美国著名政治漫画家达里尔。卡格尔几乎把所有的美国政策、美国总统,包括美国祖宗三代都嘲弄过了,百姓没有把他视为敌人,他们乐得坐壁上观,但上层社会见他如撞鬼,就怕被他逮到拿来开涮。可见西方专栏漫画家影响力极大,并始终占有一个难得的话语权和舆论制高点。

漫画家的空间不是任何一个政府开恩特许的,也不是哪部宪法为之网开一面的,是自己争取来的。西方漫画家始终记住了自己是个漫画家,记住了责任,而中国漫画家只记得了利盖,只学会迎合,社会效果当然不一样。郑化改这类作家在中国甚多,马屁作品更多,基本反映了目前中国漫画界的精神状况,是艺术界的另类“腐败”,对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百害而无一利。

中国的漫画和中国相声非常相象,功能一样,形式不同,赞歌般、史诗般、口号般、社论般的相声除了演员自已在台上假笑之外,无人会笑,所以把相声弄得半死不活以后,相声演员毫不内疚、嘻皮笑脸改演小品了。相对相声演员,中国的漫画家绝对好不到那里去,中国的漫画还是漫画吗?缺乏社会责任的漫画家真得没考虑改行做做别的?

今天的中国,漫画家不可怜,可怜的是继续养活这些漫画家的纳税人!

《阿森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