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b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最早可能是克林顿前总统所说的。在1997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期间的白宫共同记者招待会上,江泽民在为大陆的专制政策辩护时说,民主、人权、自由的观念是相对的、具体的,是由不同国家的具体国情决定的。这句诡辩之词大概挑动了克林顿内心深处的民主之弦,虽然自访问开始以来就一直尽力给客人留有面子不谈人权问题,他在随后的发言中仍然忍不住驳斥说,在很多事情上中国是正确的,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的政策是站在了历史的错误一边。这个当面的谴责使得江泽民十分难堪,大概至死也难忘。

同为民主党的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一向崇拜克林顿这位本党前辈,不仅启用他的夫人担任国务卿,并且处处模仿他的行事风格,包括对待独裁国家的道义勇气以及相应的用词。在其2009年1月的就职演讲中,奥巴马说,回想昔日对抗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时,仅有导弹和坦克不行,还要依靠坚定的盟国和持久的信念;对于那些依靠腐败、欺骗、压制不同意见等等手段维持政权的人,我们提醒你们:你们站在了历史的错误一边。全世界对这句话感受最深的,恐怕就是那个在上海看电视新闻的中共退休书记了。

若要避免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人们就应当认清历史发展的主流和社会运动的趋向。对于当今的世界来说,历史发展的主流就是普世价值的浩浩荡荡,社会运动的趋向就是政治体制的民主转型,职是之故,支持普世价值和民主改革就是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反之,拒绝普世价值和拥护专制政府,就是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普世价值是人类进步的共同结晶和人类共性的体现,是人类在长期进化发展中形成的具有普遍世界意义的最高价值准则,它绝不是“相对的和具体的,根据国情才能确定的”,而是超越宗教、国家、民族,高于主权并且跨越文明,真正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个国家,疆域不论大小,历史无拘长短,只要其告别蒙昧时代、走向文明未来,就必然要尊重人类普世价值,和世界各国携起手来,共同推动人类历史的进步。

而且二战以后普世价值更进一步被当代最具权威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正式向全球宣布和推行,成为现今国际社会广泛认可的政治行为准则。包括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三个文件合称“国际人权宪章”,规定人人有权享有思想、良心和宗教的自由;有权享有发表意见的自由;有权享有与他人结社的自由;有权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公共事务;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权力的基础,所有的人民都有自决权。“人权国际公约”现在已为全球160多个国家所接受(只有中国、老挝、几内亚比绍、瑙鲁、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等已签署但尚未批准),具有类似国际法的地位,为学者,律师,法庭广泛引用,是关于普世价值的最重要的国际性规范。

其实中共在1949年建政以前,至少在表面上也是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的。比如中共二大宣言公开号召:“推翻一切军阀,由人民统一中国本部,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国”。在抗战末期的“七大”会议上,中共向全国人民明确提出:“我们的任务不是别的,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团结全国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在我们党领导之下,为着打败日本侵略者,建设一个光明的新中国,建设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抗战胜利以后,毛泽东在延安接见路透社记者时更向全世界宣布:“中共要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新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是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都向选举产生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三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实行军队国家化,禁止私人拥有军队”。当时的“解放日报”还发表社论说,“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

江泽民的关于自由民主人权必须由各国国情来决定的这一谬论,中共自己早年也曾严词驳斥过,比如“新华日报”1944年2月写到,“顽固派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只是中共上台以后却彻底背叛了承诺,建立了前所未有的红色恐怖野蛮专制,完全站在了历史的错误一边。不仅毛泽东个人集天地君亲师于一身,无法无天为非作歹,几乎把全国人民弄到家破人亡,把古老民族逼得人人相食,把文明古国害至亡国亡种,而且中共政府干涉人民日常生活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比如以户口制度限制迁徙流动,用票证制度控制日常消费,施档案制度记录言行思想,行居委制度干涉家庭生活等等,人民的一行一动备受管控监测,地位甚至不如过去封建社会的农民,可以说毛时代是数千年中国历史上最为黑暗的一段时期。

中共以高倡自由民主公平正义,欺骗了大批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以许诺分田分地翻身解放,欺骗了全国的善良农民,以鼓吹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欺骗了城市的工人群众,由此利用了各阶级阶层人民的力量,打下江山夺得政权,建立了中共红色王朝。但是上台以后使用残忍暴力,迫使全国知识分子农民工人跪在脚下供其奴役剥削,如此弥天大谎旷世骗局,与民之约弃之如履,实乃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大诈欺集团,并且败坏道德荼毒深远,也是目前中国社会弄虚造假风气日下的始作俑者。

但是普世价值是无坚不摧的,是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都不能阻挡的。经过历次民主化浪潮,很多原先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的政治组织,比如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那些共党,已经纷纷易名换姓,改弦更张,接受普世价值,站在历史正确一边,积极参与和推动了自己国家的民主转型过程。中共自身也非铁板一块,党内的理想主义其实从未泯灭,开明民主派始终顽强存在,从早先的胡耀邦赵紫阳,到现在的温家宝汪洋等等。从国情的特点和邻国的经验来看,中国的民主过程最终还是需要通过上层的推动来完成的。随着公民意识的觉醒和公民社会的壮大,中共党内的民主力量将会越来越强,日积月累世代交替,类似蒋经国或戈尔巴乔夫这类人物在不远的将来很有可能会出现,中共自身将会因此发生蜕化,就像台湾的国民党一样,转为为一个自由民主的新型政党,变身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由上而下地发起和完成大陆的民主转型,再创文明古国的真正中兴盛世。如是,则是国家之幸,民族之福。

2011年12月01日

《英顺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