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仁全:光怪陆离的性病、性药与广告

Share on Google+

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越来越堕落了,但最堕落和无耻的莫过于电视、报纸的广告。我们这个时代的官商勾结最无德性,但比官商更无德性的莫过于性病门诊的医生了。每当一家人吃罢晚饭、坐在电视机前专注地等待地方台黄金时段的节目的时候、每当电视连续剧故事情节高潮迭起的时候,总是会被连篇累牍的性病广告“抢入镜头”,播音员津津乐道的解说会让一家人大刹风景:“性病一针灵”,承诺“为患者保密”……

“性病”旧称花柳病,多为性交传染,现在,在官场和商场上摔打后通向了成功的彼岸的男人,自然要“富贵生淫欲”,只要走进“美容美发城”、“足疗中心”、“泰式桑拿浴”和星级宾馆,上级和下级、官和商,最时髦的就是请小姐“全方位服务”。只要有力气,就有用不完的小姐,在官场上,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年事已高的官员们感叹说:过去是有金(精)子无银子(金钱),现在是有银子无金(精)子,再年轻再美的女人,也只能“望色兴叹”。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里不湿鞋?小姐的背景又很复杂,玩的多了,杂了,难免会“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得上花柳病是情理之中的事,得病后又难以启齿,特别是对身居要职的官员们来说,又死要面子,自然是羞愧无比,只有按着电视广告上的路径去寻医问药。

前几年走在街头巷尾,墙角屋面、公共厕所到处张贴着江湖医生医治性病的广告,考虑到“有伤传统中国之大雅”,再加上卫生部门为了生存之缘故,采取多种手段进行了取缔。过去的江湖医生,现在又承包了医院的专科门疹,摇身一变,变成了医治性病的专家,随之,性病广告由过去的藏头露尾一下子理直气壮地打进了地方电视台及地方报纸,医院方面并承诺“不留患者姓名和住址”、“为患者保密隐私”等等。广告加保密,可谓是反弹琵琶半遮面,有的性病专科一年营业收入一百万元,广告费投入六十多万元。是指点迷径焉?还是广告效应焉?

是不是性病患者成千上万,国人病入膏肓呢?非也,据最近一次由各县、市卫生、防疫、物价、工商、税收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的资料显示,各地的性病专科门诊第天很难迎来三五位患者,有的每天望断秋水盼不来一个病人。但是,只要进了他的门,他就有办法“治”你了,打上一针,给几粒药片,少说也是两三百元,进价十多元到二十多元的干扰素,使用价最低七十元,最高一百二十元;进价二十多元的白介素,使用价最高达一百八十元,价额翻了十倍以上,可谓宰你没商量。

所谓挂着专科门诊,“专家座诊”,“引进国际最先设备”大多是故弄玄虚,哗众取宠,据各县、市联合调查组的检查资料显示,打着“专家”的门诊,大多数不仅不够主治医师的资格,而且还有的医师的职称都不具备,为了利益的驱动,哪里还有什么医德?全国因为就诊失误的案例层出不穷,有的误诊误治,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伤害,还有的羞于启齿,误诊误治后不作申张,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

“以德治国”的口号喊了好几年,口号喊的最响的是我们的广播电视、报纸杂志,而最没有德性、最龌龊的地方是我们的电视和报纸,它不仅是制造了无数的垃圾广告的问题,更主要的是误导了民众。

提高全民族的道德水平、促进社会的经济的繁荣和发展,首先要从我们电视、报纸抓起。从我们医德抓起。这才是民心所向。

2003年12月20日

大纪元首发大纪元首发

《曾仁全文集》

阅读次数:1,7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