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开幕了,满场尽带黄金甲,看着刚从坑里爬上来非俑非兵的“虎狼之师”披发左衽,击缶群舞,不仅一阵晕旋,只是中华文明史太长,激情顶不住瞌睡,昏昏欲去,迷迷糊糊做上了奥运“百年梦”。

原以为百年梦的“百年”只是一个虚数,比如“一把钥匙能开千把锁”的“千”表示很多,形容这是一把专供窃贼用的钥匙,或者是劣质工厂造的一堆没有锁心的烂锁。可唯有这次百年的奥运的“百年”是个实数,据传,中国人第一次萌发要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念头的确起源于1908年,距离今天,正好一百年!

“百年梦”可不是一般的梦,能做这种世界级大梦的肯定是个伟人。是毛泽东?不像,那时毛泽东还未发育,尽管意气奋发,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但此等春秋大梦还轮不到他。是孙中山?不像,那时孙逸仙博士只是被政府安全部内定为“拿着外国津帖,带有邪教性质、混迹于唐人街的民运分子”,自己都惶惶不可终日,根本没做梦的机会,当然他风光后的确做过“高峡出平湖”的美梦,不过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会不会是南开校董张伯苓?也不像,1932年他自掏荷包让刘长春代表中华民国第一次走进现代奥运,可1908年他才刚刚买了地,南开校门朝哪开还没定下来,一个刚起步创业的个体户,此时做奥运梦略显档次不够。

西元1908年是大清光绪三十四年,是朕在世的最后一年,具有大清特色的改革开放彻底失败了,老佛爷整天没好脸色,心爱的妃子都快保不住了,分分钟担心会步七君子后尘,拉去菜市口斩首,会不会光绪觉得江山已近末梢,心血来潮做个奥运梦来冲冲喜?现代奥运创史人顾拜旦曾在1895年致函清政府参与奥运,不知是无知还是清高,中国人根本没把它当回事,莫非光绪后悔了?真是这样,难道扔了那么多的钱,化了那么多的功夫,遭了那么多罪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为了圆大清帝国的百年梦?

历史不忍细看,稍作认真,你会发现,历史有时惨不忍睹,历史有时子虚乌有,历史有时让人汗颜,历史有时是后人“捏泥人”捏出来骗孙子的。

“百年梦”的精髓是三句话:何时中国能派出一个优胜的运动员参加奥林匹克竞赛?何时中国能派出一支优胜的运动队参加奥林匹克竞赛?何时能邀集万国运动员在中国举行一次奥林匹克竞赛?

据中国的权威部门一致认为该梦的梦迹最早出现在1908年的《天津青年》杂志,可是,迄今找遍全世界所有保存这本杂志的图书馆,均未发现这个“百年梦”的任何蛛丝马迹,只能称之谓“传说”。《天津青年》是天津基督教青年会的会刊,是由美国人参与和参办一份倡导现代教育、现代体育,传扬基督精神的杂志,张伯苓深受其影响,在推动走向奥运起了积极的作用。

这个“百年梦”究竟从何而来实在值得探讨,中国人向来有圆别人梦的习惯,而且一向不余遗力,近一百年尤甚。“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圆了列宁的梦,“实现共产主义”圆了马克思的梦,“百年奥运梦”是不是咱们中国人自已的梦?据现存文献记载表明:梦中游的是中国人,梦又是别人家的!

最早推动和倡导这个“百年梦”的不是中国人,是我们嘴巴天天骂、心里“严重”爱的美国人。美国人名叫饶柏森,他是美国基督教会的体育干事,当年随传教士来到中国,1908年是他第一次让中国人知道什么是奥运会,第一次用幻灯片让中国人了解了现代奥运规则,第一次鼓励中国人要加入这个世界体育大家庭,第一次帮助中国人设计了这个“百年梦”。1909年9月,饶珀森写给纽约总部的工作汇报中第一次出现有关在中国普及奥运的情况,目前尚可查的唯一这三句话就在其中,当然是用英文写的,并表明这项工作在中国有了很大的进展,从那时起,中国人才亦真亦假的做起了美式的“百年奥运梦”。

“百年梦”是个洋梦,它的本质就是拒绝战争,和平演变,它从第一天起就具有国际色彩,奥运所有的比赛程序、规则、项目均不是中国人发明的,包括2008年北京奥运会所有28大项和302小项,全姓洋,不姓中,中国人只是以积极地行动者的姿态进入奥林匹克大家庭的,通过努力,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百年梦”未必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梦,它只是溶入世界的一部分,“百年梦”的提法是国家的需要,是统治者的意志,本来没有梦,说做到此梦的人多了,就成了梦。“百年梦”提法经不起历史考证,把它形客是个中国人的“百年梦”,突显它历史悠久,期盼质高,厚重感足,说穿了,只是把这个梦搞得值钱一点罢了。听说过你的父母、爷爷奶奶告诉过你他们曾经做过奥运“百年梦”?

一百年来,中国无数仁人志士的确做着各种名样的梦,有梦共和的,有梦称帝的,有梦联邦的,有梦复辟的,有梦强国的,有梦富民的,有梦发财的,有梦二奶的,其中“德”先生、“赛”先生的梦最令中国人神往,虽然也是个洋梦,可它比奥运“百年梦”更神圣、更迫切,为此抛头洒血者无数,好像这才是中国特色的“百年梦”。

据上述之考,奥运“百年梦”最多、大概、只能算一个不是中国人、带有强烈国际色彩的中国梦而巳,不可能走得更远了。为了这个梦,中国人玩得气派,玩得阔绰,玩得全世界心跳了一回。谁的梦不重要,重要的是符合人类发展,社会进步。梦好是因为设计这梦的人心底善良,爱好和平,梦坏是因为设计梦的人草芥人命,崇尚暴力。中国人做恶梦的时间太长,长到令人难以忍受,好不容易百年才轮上一个像模像样、又洋又好梦,我们做得不好,同样对不起列祖列宗!

《阿森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