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是个舶来词,它在当今中国大陆可谓响彻云天,远比它的发源地更为热辣、流行。但是“资本”一词绝非舶来,相信中国人绝不会争论它的词意。“资本”在日常使用中一般用来表达成就某一事项的“前提条件”,在政治经济学中,它被定义为“财富的产床”,生产资本即意为生产的前提条件。至于马克思说的,资本只要一雇佣劳动,就成为剥削工具,才能称为“资本”。这在文法上恐怕连中国大陆人也难认可。

在“资本”头上冠上“主义”,连缀成“资本主义”一词,在开始时并没有什么政治意图。它是英国作家威廉·梅克匹斯·萨克雷(1811-1864)在他的小说中创设的,是用来表示大量资本的所有权。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只使用了“资产阶级”这个词,他们那时还没有注意到“资本主义”这个词的存在,更没有想到这个词被他们使用和渲染后会风行世界,成为马克思主义斥责资本胡作非为,剥削、压榨劳动的代名词。

但是,“资本主义”作为一个严肃的词语是不合格的。萨克雷创设这个词是在文学作品中戏虐性的使用的,并不严肃。而马克思却非常严肃地使用它。就像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非常严肃地将生产率改称为剩余价值率后,就恶狠狠地咒骂并肆意攻击生产率提高是导致劳动者处境越来越悲惨的罪魁,却没有人非议一样,马克思用“资本主义”来咒骂资本剥削,也一样得到了当今世界的认可。

尽管民主社会我行我素,并不认可这个词,但在马克思主义的热用下,也不得不把这个词按照它的逻辑理解,作为“市场经济”的代名词来使用。他们接受了这个词的存在,只是非公开的不接受它的马克思主义含义。使得“资本主义”一词,一直是马克思主义者攻击民主主义最臭的脏水。

北京之春
2017年9月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