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论无政府主义

一、无政府主义在中国

无政府主义在中国其实并不是一个新话题,100年前就在中国流行过,在接受马克思主义之前,大量追求进步的年轻人、社会精英就曾经信仰过无政府主义,这其中就包括毛泽东。其他曾经的无政府主义信仰者包括巴金、刘师复、马叙伦、吴稚晖、刘师培、恽代英等等,在这里不一一列出。

在北伐战争之后,随着武装激进势力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话语权增大,无政府主义开始慢慢式微。49年之后,马克思主义成为了中国官方唯一认定许可的意识形态,无政府主义没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76年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是一个分水岭,人们开始怀疑毛主席,而改革开发对于中国的重新审视,也使得很多人开始怀疑政府本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政府由此的反一切政府,重新成为了网络上的一种新时尚,但是这相对于100年前中国的无政府主义,更多是一种群氓的社会化情绪表达,很多人并不了解什么是无政府主义,也并不了解无政府主义的理论基础,更多是一种“逢官必反”立场,你真要问他无政府主义的主张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远逊于100年前的无政府主义前辈。我们不需要任何政府又重新成为了网上一部分自诩心智完全人士的新时尚,对于中国现今时政的批评,演变成为了对于一切政府的反对,口口声声反对国家主义,支持无政府主义,殊不知无政府主义和国家主义其实都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二、无政府主义的轨迹

在现代政治学,现代自由主义的起源大家—马基雅维利、霍布斯、洛克这里,政府是一种必要的恶,一种必要的强权,由此来保障社会人本身。但无政府主义认为,政府除了强力干涉个人自由之外,一无是处,认定这种“必要的恶”是不必要的。

人类所有的意识形态,在北美不一定有,但是在欧洲一定有他们的老祖宗。意识形态这个称呼起源于法国大革命的德崔西伯爵,100年前曼海姆声称意识形态终结,20年前福山又重新认定意识形态终结。但是在现在,意识形态依旧存在于人类的观念世界、政治世界、思想世界,意识形态不可能终结,它还将在未来的时间中继续的影响人类世界。

罗素曾经用庄周来说无政府主义,当然他仅仅是引用来作为历史上一些无政府萌芽的例证,无政府主义本质上是一种现代的思维,一个现代的意识形态,起源于19世纪的产物,我们还得回到它的欧洲老家说起。在这里,我引用一些在无政府主义历史上的重要人物来简述无政府主义的发展历史。

1、蒲鲁东 无政府主义anarchy的提出者

蒲鲁东于1809年出身在法国的一个手工业者家庭,成长于法国大革命之后动荡的社会。蒲鲁东是无政府概念的提出者,但并不是无政府主义影响最大的一个人,很多人估计是通过马克思的《哲学的贫困》而知道这个人的,当然网上更多人是连马克思这本书都不知道。

蒲鲁东的无政府主义,主张社会资产平均主义之上的小私产者产权,废除大资产者的产权,同时主张非暴力的改良运动,主张在无政府主义状态中,强调契约和协商的作用,成了小的“自治共同体”,而这些“自治共同体”则构成了新的“自由联邦”,而人类在这种“自由联邦”中将会是绝对自由的。

2、巴枯宁 永远的革命者

巴枯宁于1814年出生在沙皇俄国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曾经是俄罗斯外交官,表哥是俄罗斯总督、省长,母亲是能够面见沙皇的贵族阶层。曾经就读于彼得堡炮兵学校,后在莫斯科研究哲学,同19世纪大多数俄罗斯思想家一样,他同样是一个旧体制的贵族反叛者。

巴枯宁身材高大,食量如牛,一生精力充沛,曾经因为参加1848年的德国革命以及各种反沙皇活动遭受了11年的监禁,最终在西伯利亚流放地越狱出逃,通过日本、美国辗转到了欧洲,从此就再也没有回过俄罗斯。巴枯宁一生都处于各种动荡之中,出身于贵族家庭的他,一辈子却对钱没有概念,一辈子都处于不断找人借钱花,也随时都可以把自己的钱借给别人花的窘迫状态,关于这一点,他的债主赫尔岑在回忆录中有比较详细的记录。

巴枯宁的无政府主义主张,因为他对于现实政治,包括各种暴动的参与,更偏向于暴力革命。同时也由于他对社会主义思想的信奉,使得他在无政府主义上更多偏向于共产主义,否定私有产权。巴枯宁在社会主义运动上,和马克思有分歧,他是马克思的终生对头,马克思曾经在自己报纸上发表文章骂他是俄国间谍,巴枯宁则反唇相讥说马克思是大日耳曼主义分子。

巴枯宁否定无产阶级的专政,主张反抗一切政府,直接到无政府的共产主义。但巴枯宁一生的思想,就正如他个人性格的跳跃性一样,他并没有太多系统的关于无政府主义状态是一种什么样状态的著述,而更多是一个终生的反对者,终生的革命者这样一个形象,而这个缺陷则是由他的信徒克鲁鲍特金来弥补。

3、克鲁鲍特金 无政府主义成型者

克鲁鲍特金于1842年出身在俄罗斯的一个贵族家庭,曾经作为沙皇军队的军官参与过沙皇俄国对于远东地区的侵略,后来受巴枯宁、车尔尼雪夫斯基、赫尔岑等人的影响,走上了反对沙皇的无政府主义道路,曾经因为反对沙皇而入狱,最后在生病就医的医院中越狱成功,逃亡西欧。十月革命之后回到俄罗斯,但因反对列宁的专政政策,不再从事政治著述而转向他的老本行地理行业,最终于1921年去世。

克鲁鲍特金在无政府主张上面,对巴枯宁的理论进行了延伸,他主张集产主义,不倾向反对共产主义,主张通过协商的行业协会等来实现人类对于社会的管理,认定合作而非竞争才是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原动力。

4、罗斯巴德

罗斯巴德于1926年出生在美国,1995去世,犹太人。一生主要著述集中在经济学领域,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信徒,也曾经参与过不少的美国现实政治。

罗斯巴德在经济个人主义的基础上,提出了“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主张,主张对于个人产权、个人自由权的保护,否定超越于个人之上的政府,主张通过契约、协商、交易等方式完成对无政府的社会管理重建。

关于无政府资本主义相关概念,罗斯巴德并不是唯一一人,还包括其他大卫·弗里曼、沃尔夫等国内不是太熟悉的人。另外部分古典自由主义经济思想家,例如法国巴斯夏等人也在经济层面提出了自己的部分无政府政策主张,一部分主张最小政府,在最小政府的基础上也有一定无政府倾向,比如梭罗、诺齐克等,当后面这些人并把这种局部主张转变成一个比较系统的“无政府资本主义”全面社会政府理论。

从主张上来说,罗斯巴德的“无政府资本主义”理论主张和系统建构,更加类似于蒲鲁东的无政府主义主张,略有区别,而与巴枯宁、克鲁鲍特金在产权上主张并不一致,但从整个社会理论出发点而言,又类似于克鲁鲍特金的理论,属于二者的一个混合体。

5、欧陆无政府主义和无政府资本主义

无政府主义起源于德国赫尔德开始的浪漫主义运动,同时受到黑格尔很大影响,主张社会历史的辩证法。同时在思想上,由于法国大革命的原因,使得无政府主义也受到了卢梭的很大影响,主张对于国家出现之前的自发社会的讴歌。认为国家的出现,私有产权的出现是对于人类的腐化(主张上略有差异),也就主张在新的条件下,重新回到人类的黄金时代。所以无政府主义从表面上看是革新的,但是却具备很强的复古主义元素。

欧陆无政府主义主要是指蒲鲁东、巴枯宁、克鲁鲍特金这部分无政府主义,区别于罗斯巴德的“无政府资本主义”。欧陆无政府主义在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都具有很强的现实政治能力,而无政府资本主义主要是停留在书本里面。

从理论发展源泉来看,欧陆无政府主义更多的理论根基是从哲学出发,更多是一种哲学、神学、社会学和社会主义、工团运动等现实斗争的结合,是一种斗争的革命理论。而无政府资本主义则是从巴斯夏等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现代奥地利学派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出发,将经济理论放大到了社会、政治、国家的全方面。

欧陆无政府主义的哲学、神学(反神权)、工人运动的背景,使得欧陆无政府主义具备了很强的思辨力,但是也容易流于意识形态和乌托邦;而罗斯巴德等人从经济学出发,将放任自流的市场经济引申到了政治、社会等全领域,使得他们的无政府主义具备很强工具性,但也出现了将一个领域里面的理论放之四海,犯了“工具主义滥用”的毛病。

三、无政府主义的逻辑

很多人对于无政府主义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好的,因为政府是一切罪恶之源,没有政府的话,人类就可以进入一个相互合作、没有战争、没有强制的世界。这的确也是无政府主义的看法,我们下面对于无政府主义的主张来一一分析。

1、经济观点:

在这一点上,无政府主义略有差别。

蒲鲁东主张小资产者的所有权,他对于产权的分配是建立在平均主义之上的,所以他反对超出于普通人之上的大资产者的产权。

巴枯宁和克鲁鲍特金更多是具备社会主义的思想,所以他们更多是反对私有制,而主张共产或者集产的所有制。

无政府资本主义则是延续奥地利经济学派的观点,反对政府对于经济的干预,主张无论是小资产者还是大资产者,都有同等的资产权利,个人财产权置上。

在主张私有产权的这部分无政府主义中,普遍来说比较主张市场经济,也主张社会金融。在主张公有制的这部分无政府主义中,普遍是反对市场经济,认为社会金融和工钱制度是对于人的重新剥削,认为社会劳动应该是在自愿之上的愉快劳动,而社会金融则扭曲这一切。

2、社会组织构成:

在最终的“个体置上”这个问题上,无政府主义都是统一的,基本出发点都是极端个人主义。在欧陆无政府主义这里,受到俄罗斯的村社主义、圣西门合作社很大的影响,主张社会管理机构应该是行会,或者集体社、合作社等。在无政府资本主义这里,社会构成主要是由协会、公司构成,由协商、交流等制度,由这些基本社会机构提供社会所需要的服务。

除了形式略有差别之外,基本社会服务提供单元是一致的。

3、人性主张:

无政府主义在人性主张都是一致的,认定“互助”才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真实力量,主张用无政府状态下的人类互助代替政府状态下的强力竞争。在这方面,他们都是人性的乐观主义者。

4、经济行业主张:

欧陆无政府主义普遍来说有比较强的反富人,反奢侈的倾向,主张优先农业,优先必需品,反对非生活必须品和奢侈品的生产,主张在共产和集产之下的经济自给自足。

无政府资本主义则延续古典放任自流的资本主义的主张,主张市场的调节作用,对于产业发展并没有要求,由市场决定经济行业的发展。

5、宗教主张:

欧陆无政府主义,继承了欧洲宗教改革的传统,以及黑格尔式的辩证唯物主义传统,要么就是反对天主教,要么就是反对宗教。认为在神权信仰之下,人类是神灵的奴隶,因此人应该抛弃奴隶状态的宗教信仰。

无政府资本主义则更多是继承现代的宗教信仰自由传统,对这个话题并没有太多的反对,则主张个人的信仰选择权。

6、政府反抗:

所有的无政府主义都是反对政府的,无论是反对代议制政府还是沙皇式的专制政府。由这个反政府出发,他们基本上具备了很强的反精英的观念,认为精英代表的是一种强制力量,一种非理性力量,一种对于人类自由状态的束缚。

欧陆无政府主义主张人民才是权威的源泉,一切加诸于人民之上的强力,都应该被推翻和否定,人民才是真正的道德源泉,有很强的民粹主义倾向。

无政府资本主义则更多的主张摒弃政府对于社会的干预,起源于原子个人之上的小政府,甚至摒弃政府这种必要的恶的无政府主张,是一种经济领域的放任自流在社会总体领域中的尝试。

7、其他观点:

所有的无政府主义在主张人人平等、主张个人自由、主张人类互助、主张和平发展、反对暴力强权、主张协商解决等方面都是一致的。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四、无政府主义的悖论

无政府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从来没有在地球上的人类现代社会中实现过。任何时候的任何土地,无论它是专制政府还是民主政府,都会存在强制的社会控制力量。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无政府主义受到乌托邦和社会主义很大的影响,当不存在政府现实强制力,而存在意识形态的强制力的时候,无政府主义只能有两个结果:

1、无政府状态的混乱。(区别于无政府主义提出的无政府状态下的互助秩序);

2、新的意识形态国家主义政府。

巴枯宁本人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无政府主义的宿命:永远激情澎拜;永远心怀追求;永远一无是处。按照契约国家理论来看,由于人类的相互竞争性,如果不存在政府强制力,法律的强力性将很难得到保证。而无政府主义认为人类社会向前进步的动力不是竞争,而是合作。

契约观点认为,人类社会中是存在大量的合作,但是这很大程度是建立在我们对于违约结果具备制裁力的基础之上。如果甲和乙合作做一个公司,最后甲把公司的钱全部卷着跑路了,这个时候乙应该用什么方式讨回自己的那部分利益呢?无政府主义会有两种解决方式:

一种是通过行业协会(社会公司、合作社)解决,让甲从此没有立足之地,或者就是强制对甲执行。而这个时候,实际上行业协会(社会公司、合作社)就已经承担了政府的职能,它就自己重新的成为了一个政府。

另外一种解决方式,因为甲和乙合伙做生意,这本身就是承认私有权了,而无政府主义(欧陆)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承认私有权的,那么结果就是一开始的时候甲和乙就不能搭伙做生意。那么就回到另外一个话题,如果私人不能够拥有财产权,无论我们采用共产还是集产的模式,这个共产和集产实体,如何能够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一个新的极权?人类的历史证明了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程度上存在的。

托洛斯基在评价列宁建立的中央委员会体制的时候曾经说:“将权力集中于党,而党又将权力集中于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必将最终又集中于领袖本身,最终这种体制就将成为领袖的独裁。”这样的预言,在列宁的时候登场,到斯大林的时候登峰造极,中国也有惨痛的经历。

所以在关心共产和集产的最终产权执行人的时候,共产和集产的权利最终将往往落到了少数的管理高层手中,最后就会形成一个新的寡头集体,这样的权力均衡一旦被打破,最终的结果就是无政府状态的消失,人类有重新走入了新的政府状态。

而无政府状态之所以很难有序,很难维持这种相互互助,沟通解决的状态,往往就在于他很难保持这种动态博弈均衡的状态。

第一种可能。要么就是均衡局部维持,但是形成新的权力核心,那就是一种多核心下的政府状态,而这种多核心就极其容易成为多核心相互争斗的混乱。

第二种可能,无政府状态形成了新的寡头均衡,在寡头均衡下保持秩序,但是这种寡头形成了超越于个人之上的强制势力,而这种势力变成了新的政府,导致无政府状态的终结。

五、自由主义VS无政府主义

可能由于自由主义一开始对于消极自由的捍卫,使得这种个人主义基础越来越演变成一种原子化个人主义,而实际上这并不是自由主义发端时候的主张。政治的古典自由主义更多是主张契约政府,一个受限制的政府,自由人是身处契约之下的自由人,这从霍布斯、洛克、伯克、格林等人的主张都可以看出,这也是现行民主政府的理论哲学基础。

这种自由主义本身到近现代发展成为一种原子化个人主义的倾向,否定契约共同体的必要性和存在性,主张个人置上,一种无政府主义状态。现代的社群主义主张在一定程度的反驳这种原子个人主义的思想,从理论发展来说,原子化个人主义并不是自由主义的主张,而是自由主义的一种癌变。

无政府主义认为,人类之间可以凭借沟通交流之上的自发秩序,完成人类对于社会的建构和管理。契约政府论和无政府主义双方对于自发状态的后果有认知上的不同:契约政府论认为人类为了自我保存和自我发展,自发协商、竞争进化的后果就是成立了自己的契约政府;而无政府主义则认为,政府是一个强制力,是对个人自由的干预,这是一种强力建构,不是一种人类发展的自发结果,而是对人类自发秩序的阻碍,他们认为人类的自发秩序应该是村社主义(公司、行会等非强力机构)。

我曾经说过罗斯巴德的无政府资本主义就是克鲁鲍特金的无政府集产主义的一个刷了新漆的老黄瓜,它发端于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放任自由的市场经济,主张社会的自发进化。除了在产权支持上这两者不一样之外,其他的主张和理论都基本一致。因此他面临的问题也同样和克鲁鲍特金往往一样的问题:

1、如果取消单一政府的强制力,改成由公司或者行业协会提供这种社会运作的基本职能,那么这种职能实际上还是具备一定意义上的强制力,而这是不是同样是一个新的政府?

2、假若一个人在对于一个行会的判决不满,认为其中存在问题,或者同时期待加入两个行会,那么这两者之间的冲突怎么去解决?而这种行会之间竞争造成某些行会势力巨大,某些行会被消灭,那么这种均衡一旦被打破,那就形成新的寡头,那么无政府主义秩序就会终结。

罗斯巴德通过奥地利经济学派的自由主义主张得出的无政府资本主义主张,与巴枯宁、克鲁鲍特金得出的无政府集产主义、无政府共产主义的主张,其根本的社会逻辑基础其实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极端的个人主义。巴枯宁就曾经这样总结无政府主义的哲学基础,那就是个人主义。

而这种夸大极端个人主义之下人类的自发秩序,却并未考虑这种自发秩序下的均衡极难维持,而这种均衡的打破,将会是无政府秩序的终结。

六、社会主义VS无政府主义

在所有的意识形态中,社会主义应该是一个面目最为不清的一个意识形态。在这根大树上,有着各种根、主干、树枝,这个词现在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某些人不太喜欢的词语,可能是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影响吧。但是有多少人可以分清这些概念?如果我告诉你在德国、北欧的很多国家政党中,也有执政党是由前社会主义主张政党转变而来的,你觉得会惊异么?

有多少人可以分得清以下这些概念:傅里叶主义、圣西门主义、社会主义、工团主义、马克思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共产主义、集产主义、列宁主义、修正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邓小平理论等。由于各种政治需要,各种涂抹式宣传,使得社会主义这个古老的意识形态,完全变成了我们不知道的模样了。

无政府主义在历史上,吸取了傅里叶、圣西门、欧文的很多思想来源,尤其是傅里叶主义和圣西门主义,这是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论来源上的共同点。在实践上,他们链接点来自于工团运动,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在19世纪的欧洲,都是欧洲工团运动的指导思想,在西欧地区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在南欧地区以巴枯宁主义为主。

马克思社会主义的最终结果是其实就是无政府主义,只是有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主义的过度。无政府主义和马克思社会主义分道扬镳,更大程度上其实就是马克思和蒲鲁东、巴枯宁的分道扬镳。蒲鲁东写了《贫困的哲学》宣扬自己的无政府主义主张,马克思就写《哲学的贫困》批判他。巴枯宁和马克思是一对老相识,但是却是一生的死对头,他们之间见过好几次面,也有比较多的交道。巴枯宁曾经这样说:“他(马克思)说我是一个感伤的唯心论者,他说对了;我说他乖戾难处、持才傲物、奸诈不忠,我也说对了。”巴枯宁曾经带领自己的无政府主义组织加入到了马克思主导的第一共产国际,却最后被马克思开除了出去。

但无论他们在后来有多少的矛盾,他们的主张都有很大的相似性:都是唯物主义者;都是黑格尔的信徒;都不主张私有产权;都认为人类的最终状态就是消灭政府。

他们之间的分歧主要在于马克思主张的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阶段。马克思主张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而在共产主义的前期,国家对于社会产权的所有权占有;而巴枯宁则认为这就是对无产阶级的新专政,主张取消国家。巴枯宁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专政就是一个笑话:“无产阶级专政,那它是专谁的政?如果资产阶级被消灭了,那么无产阶级岂不是自己专政自己?无产阶级专政,难道要让这些人直接去统治国家么?4000万人的国家有4000万人的国家公职人员?如果是采取工人政党的方式,那么不就变成了工人政党对于无产阶级的专政了么?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无产阶级依旧没有得到自由。因此必须要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回到无政府主义,这才能实现人类的最终解放。”

但巴枯宁对于取消国家之后,无政府主义状态怎么去运行,其实并没有很具体、很系统的描述。在一定意义上,巴枯宁是一个煽动家,一个终身的反对者,一个持续革命论者。曾经有人这样问巴枯宁:“如果我们现在推翻了现有的政府之后,得到的无政府主义状态依旧存在强制,那我们怎么办?”巴枯宁的回答是:“我们要继续革命,继续推翻。”巴枯宁曾经这样说:“无政府主义就是破坏,就是推翻。”

而巴枯宁对于无政府主义状态建设的短板,则是由另外一个俄国人克鲁鲍特金来弥补,克鲁鲍特金提出了无政府主义在经济政策、社会组织形式、社会推动力等方面的无政府主义的主张。

七、民粹主义VS无政府主义

欧陆无政府主义和罗斯巴德的无政府主义,虽然起源都是极端个人主义,但是欧陆无政府主义还和无政府资本主义有一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欧陆无政府主义有很强的民粹主义的传统,而这样的传统一方面是来自于法国,另外一方面就是来自于俄罗斯。

现在很多人说现在法国经常很左派,以为法国受了别人不好的影响,其实法国才是很多左派思想的发源地,包括存在主义的萨特、加缪都曾经是左派分子,左中右这种说法就是从法国大革命开始的,而意识形态这个说法也是法国人开创的。很多人以为巴黎公社是1871年拿破仑三世色当战败之后才出现的,其实在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之后就出现过了巴黎公社,当时曾经和公安委员会、国民委员会中的吉伦特派、雅各宾派一起是法国政治上的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

罗斯巴德的无政府资本主义,发源于奥地利经济学派,是一种经济思想的工具主义滥用;而欧陆无政府主义,则是衔接于法国大革命,一开始就具备革命性和民粹性这两个特征。蒲鲁东、巴枯宁、克鲁鲍特金,以及持有相关无政府主义主张的赫尔岑、奥加廖夫等人,都有很强民粹主义的传统。他们主张小手工业者、工人无产者、农民才是社会道德、权威的来源,主张对于人民的权威和道德源泉的讴歌,而资产阶级的代议制政府,则是压迫这些阶层的工具,因此应该否定这样的政府。

比如无政府主义里面经常提到的公社、集产,其实就是来自于俄罗斯农村的公社,巴枯宁、赫尔岑甚至参与建立了俄罗斯影响甚大的“土地与自由社”的建立,而这个民粹主义机构的一个分支,在1881年暗杀掉了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八、无政府主义的现实性

无政府主义是一个产生了快200年的意识形态,曾经是和马克思主义一样,是欧洲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两股重要势力,在中国受五四影响的那一批人中,巴枯宁、克鲁鲍特金曾经是比马克思影响更大的人物。无政府主义的现实命运,其实就是集中的体现在了巴枯宁本人的人生命运上:一个永远的反对者,永远年轻,永远有所追求,但是往往永远碰壁。

无论是欧陆无政府主义,还是奥地利学派罗斯巴德的无政府资本主义,如果仅仅就某方面的社会政策而言,他们都是可以局部实施的,但是作为一个社会国家的意识形态,他们的命运可能就像圣西门主义在法国的遭遇一样:理论上缺乏严密,现实中被人嘲笑。

包括现代的持无政府资本主义的很多人自己也都认为,自己的理论不太可能在现实社会中普遍性的实现,但是他们所洋溢的这种乐观主义,这种对于人类社会的道德追求,对于强制力量的反对,对于个人自由的热爱,可能是无政府主义永远都会拥有信徒的最重要原因吧。无政府主义这种意识形态,可能将会一直存在于人类的头脑中,作为人类一个可望不可即的乌托邦,始终撩拨人类的心弦。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