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公器私用、劳教所监狱化、罪与非罪不分,这是劳动教养制度(简称劳教)三恶。违法但不犯罪,人民内部矛盾,这两个伪饰的劳教概念,掩盖肆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之实。与司法上的监狱不同,劳教违宪违法,是中国“合法”存在的最大黑监狱。笔者自参与八九学潮曾有两次劳教经历,合计期限四年三个月。本文简述劳教制度从“镇反”到“维稳”, 以及“劳教学员”是怎样的囚徒待遇。

劳教违宪违法

刑罚和限制人身自由的随意性和精致化,是几乎所有共产国家的特征——暴力夺权,寻找并消灭公开或潜在的敌人,是社会主义国家执政者的本能——他们时刻防范人们会像他们暴力夺权那样推翻他们。劳教作为剥夺人身自由扩大化的惩罚手段,正是统治者内心恐惧的疯狂外露。于是,宁可错杀错抓一万,也不放过一人。但是,并非将所有政治对手关进监牢,统治者就必然能够获得内心安宁与政权稳定。

1957年8月1日,国务院颁布《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正式确立了劳教制度。在此之前的1955年,劳教场所已经被建立起来。截至2009年,国务院和公安部先后四次颁布劳教细则,但从立法程序和内容来看,并不符合法律的实质和形式要件。而目前作为劳教主要依据的《试行办法》,是国务院转发的公安部文件,只能视为部门规章。

因此,劳教违反国家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和《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全部指向非经法庭审判,任意剥夺人身自由;此外,还与《治安管理处罚法》和收容教育法规等重叠,存在一罪多法。

并非反对正当法庭审判,也并非为真正罪犯辩护。劳教最大之恶,是未经法庭审判,就给公民定罪并剥夺人身自由。何况中国大陆司法不独立、司法审判弊端太多。劳教的裁决机构是公安、民政和劳动部门组成的劳教委员会(简称劳教委),实际上是以公安为主体——只要公安上报申请,劳教委均会批准。这就扩延了公安权限,既是侦查者,也是裁决者,更是劳教所看守,实乃公器私用。有人误传美国也有劳教,实为社区矫正,并不限制违法者的人身自由。最重要是经过法庭审判、律师辩护方才定罪。

劳教所监狱化

劳教所是独立的羁押场所,与监狱、劳改场相同之处,均对外使用保密称呼,譬如我曾劳教的甘肃省劳教所,通信地址是203所,劳教所大门口悬挂“甘肃省育红学校”——以体现人民内部矛盾;海南省劳教所对外称66信箱。因此对应的通信地址分别是:甘肃省兰州市203所三大队九中队;海南省琼山市府城镇66信箱2分箱。现今的谷歌地图难以搜索到这些依然保密场所的准确位置。

劳教所直属司法机关管理,一般为处级单位,所部设立所长、政委,大队设立大队长、教导员;中队设立中队长和指导员;中队下设分队。跟共军团、营、连、排设置类似,实行准军事化和监狱化双重管理。管理者为劳教警察,统称为“管教”。管教大多是军队转业军官转为狱警,少数是大中专毕业分配而来。

甘肃劳教所管教住家就在大队外围,一座座独立院落散布在围墙东侧,家属随住。武警营房、训练场和靶场,以及犯人猪场、羊场和机械队,以围墙和土路隔离,混杂相处。劳教所远离城区,所部周围分布着商店、邮局、学校、医院、招待所。狱警妻子大多在此上班,子女在劳教所子弟学校就读。

各大队又有小卖部、医疗室。大队设立一个犯人灶房,独立院落,种菜做饭。面粉政府供应,菜蔬大多自产。犯人劳役即种地和管果树,种植小麦、玉米、大豆和苹果树等。亲历和查阅资料均未得到劳教犯囚粮标准,只是时时饥饿,收割小麦、大豆时,偷偷生吃。每人每月8元工资,但被管教以各种名目克扣,从来领不到现金。实际上劳教犯高强度劳役所得足够养活自己,惟强制劳动沦落到肉体改造手,中共得到列宁苏维埃劳改专政的真传。

劳教所驻扎武警。在我1990年释放前期,武警全部撤离,恐为减弱军事和严管色彩。1994年在海南劳教所已没武警驻扎看守。

肉体和思想改造

随着四季变化,衣衫褴褛的劳教犯,在一块块平整的梯田里,翻地、播种、浇水、除草、收割,然后打碾、入库,收获小麦、玉米和大豆。劳役繁重单调、机械重复。所谓劳动改造,就是摧残折磨肉体。干旱的高原,劳教犯趴在路边的黄土水沟抢着喝积淀的混浊雨水。雨天收工后,百十号人脱掉沾满泥水的五花八门的囚衣,赤条条站在囚室屋檐下洗澡。头颅光秃,分不清彼此。饥饿和干渴折磨摧残瘦骨嶙峋的囚徒。囚徒中不乏在博物馆盗窃外国人相机、打架斗殴的初中学生和现役军人,后者占囚犯十分之一,多以盗窃、打架和逃离部队定罪。

狱警贪婪、凶狠。克扣囚粮、工资已经是常态,借减期、放假和所外执行,勒索犯人,甚至让学员家属送家养兔子。有学员每月给掌权狱警发工资,买取减期。克扣学员汇款,收取高额手续费。名目繁多。冬天雪夜零下二十多度,顶撞管教犯人,先被电棒击打,然后被土手铐拷在晾衣服铁丝上,来回跑动,天亮变成雪人,失去知觉。打骂是警犯、犯人之间,解决争端的唯一通行证。这里没有说服,只有无条件服从,但也有不怕死的反抗。

“教育,感化,挽救”劳教政策显得别样的慈悲。白天苦役结束,晚上学习时间,以组为单元,开会检讨有无违纪,然后每人书写“每日思想汇报”,每周一写一周来表现的“周小结”,上交管教。按照文化程度,学员被安排在脱盲班、摄影班、财会班等,都有教材、作业,应付上级,目的是填充学员农闲工闲时间,防止滋生事端。在管理者看来,让所有囚犯的大脑和肉体时刻处于紧张状态,这是实现强制改造的有效和必要手段。劳动改造、思想改造和内务卫生,这是考核的三大标准,每项都有细分、打分,采用“百分考核制”。量化考核,管理非常精细。

所谓劳教是人民内部矛盾、轻罪轻罚、劳教学员,实则罪与非罪不分,与罪犯无异。只不过是为糊弄外界,好让统治者显得仁慈,同时让受罚者感恩。劳教还有一个特色,即公职人员和现役军人,可保留公职和军籍。

劳教扩大化,一是劳教所增加,二是警方权力扩大。1989年甘肃省只有一所劳教所,后陆续增加为五所,包括女子劳教所;1994年海南省唯有一家海南省劳教所,后陆续增加为四所,包括女子劳教所。政治异见人士、法轮功、戒毒和上访群体成为维稳制度主要受害者。据2010年官方数据,全国设立劳教所310所,关押劳教犯31万。他们都是无罪的罪人。

同为黑监狱的其实还有收容教育所——专门关押卖淫嫖娼者,期限半年——两年。收教完全由警方定罪、管理,同样是监狱化管理、高强度苦役。最可怕的是坐牢需要自费——管理费、囚服费、伙食费和医药费等。

废止劳教制度,笔者不报幻想,它只会“新瓶装旧酒”。只要明白劳教与专政制度的共生关系,劳教黑监狱一天也不会关闭。但是,毫无疑问,劳教也是中国制度民主转型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2012年8月

原载香港《动向》月刊2012年9月号 总325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