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获悉,2014年9月21日下午14:35,一代诗人、诗歌评论家、北大“五一九”运动点火人之一、湖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沈泽宜先生在湖州病逝,享年82岁。其遗体告别仪式将在9月23号上午9点在湖州市殡仪馆举行。

null

null

著名历史学者傅国涌发出信息说:“2014年9月21日下午14:35,一代诗人、北大「五一九」运动点火人之一沈泽宜先生在湖州病逝。8月4日,我与家人、朋友去看他他以衰病之躯为我们朗诵诗歌,尤其背诵「是时候了」时依然中气十足。1957年5月19日他在北大餐厅前贴出的这首诗,决定了他一生的悲剧命运。他的离世也意味着那一代渐隐入历史深处。”

null

历史学者范泓也说:“下午陪国涌兄参观某学校,得悉沈泽宜先生两点三十五分在湖州去世,享年八十二岁。先生早年就读于北大,与林昭是同学,毕业后被发配陕北榆林多年,文革中被捕入狱,69年还乡,78年复出任教,为湖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先生一生未娶,生前撰有三部书稿,两部至今未出版。”

沈泽宜1933年出生,笔名梦洲,浙江湖州人。1953年考入北大西语系英文专业,翌年转入中文系,1957年成为北大中文系学生会负责人和《广场》校刊创办人之一,是北大民主墙第一张大字报诗歌《是时候了》第一作者,并因此被划为右派。1958年北大毕业,至陕西原榆林地区子洲县双湖峪中学做乡村教师。“文革”中被捕入狱,1969年还乡,做泥水小工、搬运工、筑路工等。1978年被平反后,任嘉兴师专(现湖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浙江文学院特约研究员。出版诗评著作《诗的真实世界》、《梦洲诗论》、《诗经今译》等,著有诗集《西塞娜》、《沈泽宜诗选》等。

“六四”学生领袖封从德说:“沈老师历经五七年北大五一九民主运动和八九民运,是八九民运中少有的和绝食学生同甘共苦坚守广场的知识分子。”为此,沈泽宜还因此入狱半年。傅国涌敬挽沈泽宜:“五七北大,一诗罹祸,是时候了,诗人呐喊成空;八九广场,半年系狱,哀先生兮,书生孤独终身。”

下面是网友和学者对沈泽宜先生的悼念:

@叶匡政:近20年前在湖州与沈泽宜老先生有过聚会交谈,后读过他著的《诗经新解》。哀悼!

@游泳池边的肥松鼠 :伊甸老师与安琪合成一副悼念沈泽宜老先生的挽联:孤独一生,关怀却如此宽广(诗人安琪叩挽);才华四溢,苦难竟这般深重(学生伊甸泣拜)。

null

null

@南方树 :【沉痛悼念诗人、诗评家沈泽宜先生】 2014年9月21日下午14点35分,当代著名诗人、诗评家沈泽宜先生在浙江湖州病逝,享年82岁。今晚找出他的专著,读几首他的诗作,想起他充满激情的朗诵,想起他16年前首次褒奖评论我的诗歌,想起他2000年的两次仙居之行。沈先生,您终于走完了孤独的一生,您安息吧!

null

null

null

@蒋二彪 :在纪录片《寻找》里认识沈泽宜先生,被他的眼神和朗诵时的风采吸引,后来读过他个人的诗集,现在印象最深的是一句“我没有低下头吻你,留下了一生的遗憾”,今天他去世了,希望他在天堂里能见到林昭。

@jessy魏魏 :沈泽宜老师走好,又少了一个真正的诗人,在我们眼里,您代表了一个时代。

@鄢子和:【诗人、诗评家沈泽宜病逝】 2014年9月21日下午14点35分,当代著名诗人、诗评家沈泽宜先生在浙江湖州病逝。 沈泽宜1933年出生于浙江湖州。著有诗集《西塞娜》、《沈泽宜诗选》等,一生坎坷,独钟诗歌,为推动新时期新诗理论和创作发展作出积极卓越贡献。()

@诗人余跃华: 沉痛哀悼!沈泽宜老师仙逝!30年来,浙江诗人们的好前辈!好老师 !

null

null

@海青驿站-:我妈妈的同学。当年北大才子,一心要成为马雅可夫斯基那样的诗人。一九五七年那个著名的夏天,他和林昭、张元勋一起点燃火种。2010年我在湖州见到沈先生,一老一少相谈甚欢,谈诗,谈文学。人生如戏。一代人谢幕了……[蜡烛]

@saiunhi:张元勋先生才走,沈泽宜先生又去,仍将继续困扰我们的是,什么时候才是时候了呢?先生一路走好!

@zjhzrb一叶知秋:一晚上,先生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当年听你的课,总是被你的激情点燃,30多年了,依然清晰。

@孙建江:曾与沈先生一同去武夷山旅行,也曾听沈先生声情并茂朗诵《西塞娜》……一位有思想、有风骨、不随波逐流的诗人[蜡烛][蜡烛][蜡烛]!

@生香真色界:唉!是时候了!面对这样一个没有罪感的民族,甚至没有耻感的民族,生命是洗不清。

@何家炜:沈老师安息[蜡烛] 刚和泉子通过电话,他正在殡仪馆等待医院开来的灵车。08年时曾拜访沈老师,他正在修改一部24万字自述《北大,五月十九日》,当时拷了文档来读,遗憾的是鉴于内容敏感在大陆无法出版,至今书稿仍在电脑里……

@老牛之友 :[蜡烛]今夜,请一起守护这盏灯 让我们用生命的油膏供养它 只要这盏灯还亮着 世界就不会永远由黑夜看管[伤心]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