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23日

在亚洲区域的形态中,始终呈现着专制与民主的深入较量,由此所带来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人权失落的极端状况必然将影响到民主进程的健康身躯.一个错误的理解正在形成,由于大多数人意识不到经由专制的长期收割,特别是对于大陆式的庞大专制体来说,其专制红利已经产生,而这一切都是以牺牲民众利益为基础达成的;这种专制红利同时又会带来更大的伤害,不仅对整个地区的民主产生了巨大危害,更为可怕的事实,是它已经变成了一种难以摆脱的诱惑,使这个世??界陷入在疯狂的思维之中。

这就是为什么要剖析在张志军访问台湾的行程背后,所呈现的一个事实状态和背景状况的原因。以专制红利作为主导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在获得巨大的不明资本之后,面对台湾状况必然是一种既自得又扭曲的心理,这是一种处于极度失落同时又伴随着巨大膨胀的交合状态,尤其是在反服贸的学运之后;这种複杂的心理,在于他们一方面自得于已拥有了可控制的巨大金融资源,但又无法解释这种获得,其实是建立在反人权和剥削民众的基础上,因此访问台湾的实际含义,是指以专制红利作为诱饵的可能性,要大于在专制和民主的空间内,所可能产生以贸易的名义进行利益改造的空间.

尽管已经有人认为,不能以体制的差别作为衡量大陆和台湾之间进行密切合作的标准,甚至认为反服贸行动是一种基于冷战思维所形成的狭隘视野。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一点,和大陆进行合作其本身就是一个伪问题,同时以冷战思维解析之前的反服贸和反对张志军访台,也已经脱离了在现实形态下的真实问题.因为我们必须承认的,是在亚洲区域所具有的民主力量一直处于被削弱的状况之中,台湾作为具有独立政权和构造的地区,已经不是一种名义,甚至根本就不需要再次被授予名义.

因此,缺乏或者不面对这个事实,就必然会对两岸之间所存在的根本问题产生误解和歪曲,而这也同时解释了大陆对台的失落心理不会得到补偿的原因。因为大陆的一切贸易是政治化的必然结果,也是新威权体系的主要支撑力量,非贸易化的贸易,将必然产生对台湾作为独立地区的伤害和入侵。

因此,由张志军所带来的,也必然是对台湾的负面作用而不是积极意义.大陆当局从来不愿意面对的一个事实,是他们非常清楚当实行民主制度,赋予民众以人权和资源的保障时,一定会削弱他们手中的权力,这是他们绝不愿接受这种将特权变成基本权利的事实,因此即使他们在另一方面,希望将已有的通过长期掠夺而获得的专制红利,透过在大陆和台湾之间进行贸易合作来实现,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值得信任的商业合作夥伴。换句话说,我们还没有看到和中共进行合作,有过任何成功的实例。

处于变化中的新威权主义,也同时带来了它的另一种特徵─从“维稳”格局变化到“反恐”格局的。原因是这能够使中共以更合理的欺诈性名义,来控制大陆及其周边形势,而众所周知“反恐”的实质并不是反对恐怖行动,而是以此名义镇压一切追求民主和人权的民主行动,这种试图通过加强暴力来维持专制秩序的藉口,怎么可能成为台湾和大陆进行贸易合作的保障呢?

在这种随时进入动荡周期和随时都可能崩溃的困境中,中共为了摆脱由于滥用资源所造成的国家污染、制度污染和社会污染,所启动经济入侵的模式,意味着将使亚洲区域蒙受更为糟糕的局面;通过商业入侵台湾、改变地区关系,迫使所有对应者成为专制的附属品,并由此产生专制依赖症,从而又进一步,为收回台湾而获得更大的可能,这种意图和策略,如果不加以警惕和反抗,将必然形成巨大的黑洞。

地区性问题随着日本解禁自卫权而得到了相对的平衡,这不得不使中共有所收敛。但于此同时,由于事态的变化已经产生,对于香港和台湾这种政治性的关系将得到不同视角的考察,平衡意味着新威权下的大陆格局难以保持继续扩张的地位,这必然使得无法信任的中共,继续在丧失民心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以反腐败的??名义展开的打老虎行动,将很快会被证明为这其实仅仅是一种中共内部的大清洗,反腐败既不解决需要面对的人权问题,也不去面对既得利益集团内主要的核心人物,甚至忘记了腐败之所以产生的根源恰恰是不平等的制度本身,那么对于扬言绝不接受普世价值和民主宪政的中共党制度,又存在着什么希望呢。

中共当局之所以频繁地和民主国家合作,是因为他们自己也深知专制的无信用,而保持专制、树立新威权,不过就是为了继续享有自身的特权,可以凌驾于民众和法律之上。因此,促进基于真实状态而不是政治状态的两岸贸易发展,走民主联盟的道路,而不是将希望建立在与专制合作的关系之上,恪守台湾地区独立的政治属性,以事实存在作为台湾的主要理念,才能够使得台湾在亚洲领域内继续保持民主进程的力量。

而在与专制共舞的道路上,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都不可能会使得民众享有其应有的权利,这一点,对于灾难深重的亚洲,将显得特别重要,除非我们已经忘记了,公民社会之所以重要的原因,正是因为人类就应该是具有尊严和人权的,这是任何一种专制都不可能获得的力量,也无法以任何资源进行交换或贸易。

文章来源:呼叫政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