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eff Deist / 译:禅心云起

加泰罗尼亚应该独立吗?

这个问题,当然必须由加泰罗尼亚人而不是其他什么人来解答。有些加泰罗尼亚人自认为是西班牙人,而有些加泰罗尼亚人自认为不是。许多西班牙人认为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的一部分,而有些西班牙人则不以为然。但很显然,大多数加泰罗尼亚人认为自己在政治上是被征服者,对此有深恶痛绝之感。既然他们在历史、文化和语言上都不同于西班牙,为什么非要接受西班牙政府的统治呢?

这是一个合理问题,但对西方各民主政体来说,也是一大棘手难题。如果民主投票真的神圣不可侵犯,那么投票结果——无论是什么——是否也神圣不可侵犯?那些民主人士真想要民主吗?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在《自由主义》一书中简洁地总结了这个问题:

“如果有人通过表决的结果陷入不得不属于他不想属于的国家那种境地,这种情况的糟糕程度不亚于有人不得不去忍受一种军事占领的结果。”

很多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美国选民,如今肯定切身体会到了这一点。他们不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合法的总统(甚至不仅仅是选举人团的问题),毫不尊重选举结果,也不在乎那些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如何看。他们觉得“他们的”政府不仅不能代表他们,而且对他们怀着不可扼止的敌意。

总之,他们的感受,就像许多加泰罗尼亚人一样。

要外人去理解任何一个地方政治和历史的想法终归是冒险的。加泰罗尼亚的过去,复杂而混乱,可以追溯到15世纪末以及刚刚诞生时的西班牙王国。整个20世纪,从马德里独立出去的力量一直蓄势待发,最终导致2014年西班牙中央政府试图在法庭上阻挠的全民公投。超过80%选民支持独立,可只有1/3加泰罗尼亚人参加了投票。鉴于西班牙针对幕后加泰罗尼亚政治人物的刑事指控,计划中的新全民公投是否会在10月1日如期举行尚不明朗。【译者注:2017年10月1日,加泰罗尼亚全民公投已如期进行,投票结果是90%的票数赞成独立,投票率达到加泰罗尼亚民众的43%,远胜3年以前。】

应该允许我们不支持的群体分离出去吗?

还有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一个独立的加泰罗尼亚意味着什么,不仅对于经济不稳的西班牙,还有对于毗邻的法兰西和欧盟?

玛尔塔·伊达尔戈女士(Marta Hidalgo),一位西班牙财务顾问,2017年米塞斯大学毕业生,认为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的。她质疑该地区对独立的历史诉求,认为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充斥着那些从少数族裔情感出发的政治运动宣传。她还指出,西班牙作为加泰罗尼亚的主要市场,通过对英、德等国更物美价廉的进口商品加征税收,来支持加泰罗尼亚经济。她还强调说,民调显示,750万加泰罗尼亚人支持分离的只有约200万。

但这些观点并没有解决“自决权”这个根本问题,即是否应该允许加泰罗尼亚人做出自主决定,即便这些决定是“坏的”,即便我们(或者西班牙、或者欧盟)不赞成他们?

是的,假设伊达尔戈女士是正确的,有些人会因为加泰罗尼亚成为独立国家而境况变坏。但同理,某些西班牙人也会因为摆脱了加泰罗尼亚的政治羁绊,客观上境况会好转。对这个复杂的实际问题,双方都会各执一辞。

可独立的加泰罗尼亚是变好、还是变坏,是高度主观的,根本不由我们来决定。

自决权是最高政治目的

对于自愿主义者来说,自决权处在政治顶端。从政治角度看,自主决定代表着自由。在一个理想世界里,自决权一直延伸到个人,每一个人对他或她本人的生命都享有完全的政治主权。这种完全程度的自我作主,经常被误用的术语是无政府。

然而,在一个不完美世界里,自愿主义者应该支持政府变得更小更分权更去中心化,作为实现更大自由的务实一步。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尽可能下放和分散政治权力,使各个政府不那么强大,更容易“用脚投票”、摆脱它们。巴塞罗那不会比马德里更邪恶。美国各个州的立法机关也不会比华盛顿特区的国会更可怕。街头帮派是坏的,但我们可以用对“山姆大叔”无效的方式来有效地摆脱黑帮。

最终,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的论证和支持2014年苏格兰独立的论证互为镜像:

“有些(…)自愿主义者声称我们应该反对全民公投,理由是它会创造一个新政府,因此在原先的一国疆域内出现两个国家。但是,减少任何单一国家统治的规模和范围,对于自由来说是健康的,因为它使我们更接近于个人层面上自我决定的最终目标,给予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生命的主权。降低处于任何一家政府治下的人口——它们自称享有对些人口高高在上的权威——终归是好的。

此外,某些保守主义者认为,我们不该支持这些分离运动,即这些运动可能会创造一个比它所取代的政府更‘左翼风格’的政府。苏格兰就是如此,大多数支持独立公投的苏格兰年轻人希望能与布鲁塞尔欧盟议会建立牢固关系,并造就一个由霍利鲁德【注:苏格兰的议会所在地,如独立就会成为苏格兰首都】运作的北欧模式福利国家(别担心,伦敦的保守派人士一想到去掉一大批工党支持者,简直乐坏了!)

对自主决定原则的支持要有任何意义的话,就必须允许别人作出我们不怎么赞成的决定。政治竞争只会使我们全体人受益。无论进步主义者还是保守主义者都不了解——甚至更糟的情况是,也许他们清楚——分离为真正的多样性提供了一种机制,一个不把众人强扭硬凑在一起的世界,意见和利益有广泛分歧的人们,从而能像邻居一样和平共处,而不是非要窝在一个居高临下、发号施令、挑动互斗的中央政府统治底下。”

所以还是由加泰罗尼亚自便吧,无论它怎么决定去留。

https://mises.org/blog/let-catalonia-decide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