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绍:作者有多年反歧视公益从业经历,因印刷、出版《中国反歧视通讯》在2015年被郑州警方抓捕并刑拘一个月后取保候审出来,迄今取保候审一年期限早已过去,但案件仍未获警方撤销。此文为作者在被关押于郑州第三看守所内经历。)

我曾被关看守所一个月,先后被转过惠州、郑州两地看守所,经历过三个不同的监室。每个监室都有一个对狱警忠诚、擅长组织管理的犯罪嫌疑人作为监室负责人,就是俗称的“牢头”,牢头掌管着监室里面每个人的吃喝拉撒和思想政治工作,狱警每天早晨把牢头叫出来了解监室情况,牢头基本上是狱警的代言人。

牢头的御人之道与中国当前的官员治理模式如出一辙。

刚进看守所时候会安排在“过渡号”里,用牢头的话说,“‘过渡号’就是让新来的人学规矩的地方”,除了周末外,在过渡号的人大部分时间是在背“监规” (《看守所在押人员的权利义务》)。监规里面明确写明不允许抽烟的,但每天却是狱警亲自把香烟从外面带进监区送给牢头,而其他人则通过掏钱或讨好于牢头而得以抽烟。其实就像监室外面的官方天天宣传:文明、民主、自由、平等、公正、诚信,甚至强迫每个人都背下来,但却又公开做着野蛮拆迁、专制独裁、森严等级、审查监控等事,哪怕每个人都看到它们言行不一致,但它们会通过各种手段逐渐使得每个人都默认这样的现实,甚至一起唱赞歌。监室内外确如天下乌鸦一样黑,只是大小监室的区别。

不允许抽烟的“文明监室”

我不抽烟,但不抵触看守所里的抽烟行为,一则因为抽烟的人往往躲在角落,不会因为近而明显吸到“二手烟”,二则在那种阴冷不见天日的监室里,偶尔闻到烟草的味道,有种人间烟火的感觉,抽烟在我看来是反人性监室里为数不多的人性化行为。

在我刚到郑州第三看守所“过渡号”时候,碰上例行的新人训话,大约六十岁左右,有些瘦小、干巴的牢头提到:“我们所在的监室是文明监室,不允许抽烟的,我们不要给*警官(注:作者记不清那个狱警姓名)抹黑,谁抹黑吃不了兜着走!”,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被分到了文明监室,但又有些失落,之前所在的监室是有人抽烟的,一群人如饿狼般抢着牢头吸剩的烟屁股,每天能看到好几拨这样情景,每次看到那些人轮流深深的吸一口烟然后露出满足表情,好像自己也很满足,可惜以后再也看不到了那样的情景了。

可在牢头训话结束不久,我就发现有人蹲在毫无遮掩的蹲便池上用手捂在嘴前,随着腮帮鼓动,一缕缕青烟顺着手缝升起,而身边不少人正在虎视眈眈看着抽烟的人,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并不是要举报给牢头,而是在他快抽完的瞬间冲过去,满脸堆笑乞求能让自己也抽一口“烟屁股”,再看牢头,好像视若不见。我瞬间有些自责,外面见多了在领导台上满脸仁义道德、义正词严的高官随后却被“双规”,而到里面竟然还在相信所谓的“领导讲话”,没有一丝的质疑和思辨,看来中毒不浅,不知合适才能完全解毒。

牢头的“捡烟头”游戏

在过渡号的第三天上午,牢头又开始训话了:因为公安部这几天派人到这边视察调研,有公安厅人员陪同,不一定会抽到哪个监室,所以大家要全力以赴做好各种应对,在谈到抽烟,牢头又非常严肃的说,“我们所在的监室是文明监室,不允许抽烟的,若这次检查出了纰漏,你连咋死都不知道!”全场一片寂静……其实都明白,烟是可以抽的,不允许的只是向检查的人说出来,说出来就是纰漏。

牢头对着昨晚刚进来涉嫌盗窃的“小白”喊道:“过来,把地上那个烟头捡起来!”小白顺从的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大家好像自信有福尔摩斯的潜质,齐刷刷的也看过去,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烟头,借此推断一下是哪个冒失鬼竟然把烟头忘记清理,看牢头怎么修理他。

小白盯着看了一阵儿,又挪近几步,好像还没找到,嗫嚅着说:“没找到……”牢头顺手给他脖子拍了一巴掌,大声训斥道:“你妈,真是个傻逼!文明监室哪有烟头,他妈的还在到处找!”小白好像懵了,牢头又说:“若有警官或者领导让你捡烟头,你就说:‘报告领导!我们是文明监室,没人抽烟’!”小白好像恍然大悟,说:“哦…….”,牢头似乎不放心,又问:“该怎么说?”小白鼓足勇气大声说:“报告领导,我们是文明监室,没人抽烟的!”牢头才满意的放过了小白。

牢头又对着大家说:“都看到没,人要机灵些,脑子别跟浆糊一样!都知道该怎么说了么?”

众人有些瞠目结舌,甚至露出赞赏仰慕神情,一片附和,说:“知道…….”,此时我也觉得其貌不扬的牢头深谐权术之道,怪不得深得狱警信任,这样的牢头通过强有力的组织手段无限忠诚的维护着“文明监室”的盛名。

此后,牢头隔几天又对新来的人玩一次“捡烟头”游戏。

稚儿游戏缘何成为监室的文化

虽说监室里有各色人等,有涉嫌盗窃、贩毒、故意伤害的,有曾经的赌场打手,还有玩别人于股掌之间涉嫌诈骗的,为何在牢头那幼稚小儿般的游戏面前却苍白无力,仿佛一下智商为零。

其实牢头玩的就是反智游戏,在监室里握有绝对“权力”的牢头深谐服从心理机制,通过暗示和胁迫,给众人以压力,若有“脑子浆糊”或聪明胆大的去说出“这里是有人抽烟的”真相,那可能面临被打骂体罚等现实麻烦,所以,无论是因维权而进入的我还是强壮暴戾的赌场保镖,都把钳制自己言论,服从牢头当作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何况很多抽烟的人还是既得利益者。而牢头,通过反复的“捡烟头”游戏,不断检验和巩固自己那不受挑战和制衡的地位。

在《史记·秦始皇本纪》写道:赵高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者。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群臣皆畏高。

牢头也许不是赵高后代,但玩的一样娴熟,让在押人员和群臣一样,在阴冷潮湿的监室里,把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手法变成自己信奉的文化,并不容置疑。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November 8, 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