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共真是像它所承诺的,是一个全心全意为苏联人民,为世界人民服务的,为解放全人类服务的政党。如果苏共像是在战争年代中表现的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如果要是这么好的一个党垮台了,那么我觉得首先是苏联人民太没有眼力劲儿了。这样好的政党垮台确实是值得很悲伤的,不但是苏联人民应该悲伤,我觉得全世界有是非观有正义感的人民都应该感到悲伤。

但究竟事实是怎么样的呢?我想起反帝反修的火红年代, 1964年7月14日中共中央发表的《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一文,毛主席下了很大功夫参与修改、定稿,甚至亲自改写了一大段话,揭露苏联的“特权阶层”:“苏联特权阶层控制了苏联党政和其他重要部门。”

这个特权阶层,把为人民服务的职权变为统治人民群众的职权,利用他们支配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权力来谋取自己小集团的私利。这个特权阶层,侵吞苏联人民的劳动成果,占有远比苏联一般工人和农民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入。他们不仅通过高工资、高奖金、高稿酬以及花样繁多的个人附加津贴,得到高额收入,而且利用他们的特权地位,营私舞弊,贪污受贿,化公为私。他们在生活上完全脱离了苏联劳动人民,过着寄生的腐烂的资产阶级生活。……他们唯一的考虑,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统治。他们的一切活动,都以特权阶层的私利为转移。”

现任俄共的总书记久加诺夫认为苏联共产党的垮台,源于苏共对于政治权利的垄断,对于经济和一切资源的垄断,对于真理的垄断。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垮台就没有什么了,值不得大家悲伤,也不值得难受。你要是再往下想,有几个问题就要搞清楚了。苏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党,是不是像它党章里写的那样的一个党。如果不是这么一回事呢?

我觉得我们对于苏联的历史,对于俄罗斯的现状我们到底了解不了解,知道不知道。如果说我们连基本事实都不知道,连俄罗斯人民想什么爱什么拥护什么厌恶什么都不知道,那么我们对于苏共的垮台我们是应该高兴呢还是不应该高兴呢,该难过呢还是不该难过?我觉得我们连一点判断的基础都没有。

大多数俄罗斯人民不拥护俄共

不了解情况就下结论,是不谨慎的,是会闹笑话的。所以我们要首先了解目前俄罗斯的现状还有苏联的历史,这样我们才能够知道是戈尔巴乔夫一个人叛变苏联就完蛋了,还是苏联人民抛弃了苏共。我们埋怨了所有的人,埋怨苏联的领导人背叛,埋怨苏联人民没信仰,埋怨帝国主义的颠覆,而唯独不从内因查找问题。这对吗?这符合辨正唯物主义吗?

目前俄罗斯从历史上讲是进步了、解放了呢?还是俄罗斯人民又回到了水深火热之中,俄罗斯人民又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了呢?反正我知道在俄罗斯选举一人一票,俄共得票百分之十几,只能说明绝大多数俄罗斯人民不拥护俄共。怎么办呢?能不能像国民党那样,励精图治,锐意改革,再选上来,这样执政的合法性源于人民授权,而非枪炮刺刀。

苏联红军都是男儿

至于说苏联人民竟无一人是男儿,那么我想知道什么样的人是男儿,是不是手握现代化的武器,驾驶着第三代主战坦克向着手无寸铁的苏联人民开枪开炮,横冲直撞的军人就叫男儿呢?我不同意这样的看法,苏联红军是保卫祖国反对侵略的,他的对手是外国侵略者,屠杀手无寸铁的群众是英雄吗?是男儿吗?

我恰恰觉得有着反法西斯光荣传统的苏联红军,敢于抗命,不怕上军事法庭,这才是英雄,这才是男儿,所以我觉得苏联红军都是男儿。(会后我听说,政变集团曾命令克格勃抓捕叶利钦,但是有几万苏联人民自动拿着铁锹洋镐保卫叶利钦,克格勃当场还打死了民众,但苏联群众并没有后退,没有害怕,没有散去。苏联有的是男儿,关键是男儿站在哪一边。我心情也挺沉重。)

不否定前30年,是不是不否定文革?

另外还有网上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30年否定改革开放前的30年,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30年否定改革开放后的30年。”这个,我觉得首先我们要搞清楚是谁否定了前三十年,否定了前三十年的什么问题。

我们这一代是跟共和国一起诞生一起成长的,我们对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还都没有忘记。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话,前三十年又分前十七年和后十年文革。我想大家都不应该忘记,毛主席认为长期以来,一直有一个以刘邓为首的资产阶级黑司令部在共产党内,与毛主席为首以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在斗争,而且在很多领域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所以要夺权,所以要搞文革。

全部夺权夺完了,刘、邓黑司令部彻底打倒了、彻底否定了,这才实现了所谓祖国山河一片红。为此还出了纪念邮票,听说现在一枚邮票还价值连城呢,是文化大革命彻底否定了文革前的十七年。而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代表开始的拨乱反正,彻底为并不存在的所谓刘、邓黑司令部平了反,为刘、邓、陶平了反,为彭、罗、陆、杨平了反,为薄一波等所谓61个叛徒集团平了反,为彭德怀、贺龙等一大批开国将领平了反,彻底否定了文革加在他们身上的反革命罪名。

我不明白的是;不能否定前三十年,我们是不是文革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彭德怀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右也不能否定,是不是薄一波依然是革命的叛徒也不能否定,是不是毛主席所说的习总的爸爸习仲勋:“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是不是也不能否定。如果说都不能否定,那我们否定的是什么,否定的是三中全会以来的拨乱反正,否定的是改革开放,不就把我们自己给否定了吗?所以我也闹不清了,我但愿它不是真的。

文章选自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座谈会的发言,全文有删减。

—— 原载: 炎黄春秋座谈会发言
《纵览中国》刊登日期: Saturday, November 11, 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