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资本主义的常见批评

[本文基于桑福德大学布鲁克商学院经济学副教授阿特·卡登(Art Carden)教授在米塞斯大学暑期项目中所作的演讲。]

文:Art Carden / 译:禅心云起

很多人抗议他们所谓的“资本主义”,但他们的反对意见却经不起认真推敲。我们依次考虑一些最常见的反对意见。

1

资本主义剥削穷人

你可能听过,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贫者越贫,富者越富”。这完全错误。

这个说法实际上源于古典经济学的一个预测:收入将主要归属于土地和资本所有者。在2007年出版的《告别施舍——世界经济简史》中,经济史学家格雷戈里·克拉克(Gregory Clark)指出,如果你回顾一下实际土地收益(租金率),它们有过波动,但基本保持不变。资本(利率)也是如此。与此同时,非技术工人的实际工资猛增。

各种原因的死亡率也下降了:婴儿死亡率和产妇死亡率与以往相比微不足道,预期寿命急剧上升。罗马帝国巅峰期的预期寿命是24岁,15世纪末的英国达到30岁,20世纪初的美国达到45岁,今天则达到了80岁。

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说过,资本主义的进步并不包括为英国女王提供更多丝袜,而包括向贫穷工人提供它们的合理替代品,以稳步减少的劳动量为交换。此外,他认为物质生活水平变化的主要受益者是穷人,而富人反作出牺牲。廉价的电力照明对于极贫穷的人绝对是福音,而极富有的人本可以付钱给仆人(或在某些情况下,强迫的奴隶)站在周围手持火炬。

2

资本主义在结构上
是种族和性别歧视的

瓦特·布拉克(Walter Block)在视频上,还有我在米塞斯网站都谈到,情况可能并非如此。资本主义惩罚性别和种族歧视。我们对于历史神志清醒吗?我想是的。我还认为,有很多证据表明部族意识是人所固有的,而这表现在种族和性别歧视。

我也愿意相信,隐藏的偏见是我们心理构造的一部分。然而,这加强了而非削弱了支持资本主义的理由,削弱了而不是加强了支持国家主义的理由。

假设我们有同样种族歧视和同样性别歧视的两个社会,在各方面都一模一样。假设我们给予一个社会以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给予另一个社会以反市场国家主义。我预测,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观察到相对更少的种族和性别歧视。

我还认为,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对于政治、商业和分歧的看法很有道理:商业减少和协调了我们之间的分歧,而政治把这些分歧变成紧张和暴力冲突的根源。

不出意料的是,给予地方警察部门对暴力的强制垄断,使其免受市场压力,放大了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假设。想一想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发生在亨利·路易斯·盖茨(Henry Louis Gates)身上的飞来横祸。【注:2009年7月,哈佛教授亨利·路易斯·盖茨归家发现进不去家门,决定就和司机一起破门而入,结果遭邻居报警,被赶来的警察逮捕,引起了社会对种族歧视的又一轮热议。】盖茨教授显然因闯入自家而被捕,后来证实他其实合法在家。

我愿意相信,盖茨如果是白人就不会被捕,但基本的制度问题不是关于黑白肤色的隐性种族歧视或默会社会假设的存在本身,而是剑桥镇警局在当地垄断执法的事实。盖茨教授的退出选择受到了限制,并且他只要不想实际搬离剑桥镇,就没法选择将他的执法服务移往别处。

3

资本主义麻痹灵魂

也许你听过评论家狂热夸大田园生活或乡村风格的高贵美德,声称资本主义是提供了商品,却以牺牲我们的审美情趣和社会倾向为代价。资本主义是否使我们的灵魂僵死呢?

戴尔得丽·麦克洛斯基(Deirdre McCloskey)说不是这样,我和北卡罗莱纳-格林斯博罗大学的查尔斯·考特曼奇(Charles Courtemanche)对沃尔玛的研究支持了麦克洛斯基的重要批评。她实际上更进一步,认为资本主义让我们活得更久,给我们闲暇以追求艺术,从而让我们成为更有品味的人。

但难道资本主义不会产生诸如香烟、酒精、色情、暴力电影和视频游戏等各色肮脏下流的东西?我稍稍离题,讨论一下如何用经济学来教导实证调查。很多心理学研究认为,性罪犯是狂热的色情作品用户,而保守的社会评论家则抓住这一观点,认为色情作品会导致性犯罪。众所周知,相关关系不意味着因果关系,我们可以提供另一个理论上合理的说法:色情作品是性犯罪的替代因素,而不是性犯罪的促成因素。

一些实证论文表明,获得色情作品的机会增加,导致性侵和离婚现象减少。我在去年的《米塞斯日报》文章上讨论过这一点,最近还在关于暴力和视频游戏的文章中探讨了类似主题。

1999年科隆比纳屠杀受害者的一些家属起诉制造和发售末日游戏系列的公司,据称这个游戏影响了杀手。【注:1999年4月20日美国发生的校园枪击案,有12名学生和1名教师倒在2名青少年的枪口下,24人受伤。科隆比纳高中枪击案引发美国社会大讨论,许多家长认为孩子们变成杀手是暴力电影和游戏产品作怪。家长们希望美国政府能净化文化市场的宣传内容。】这由于攸关性命而成为一个重要问题。如果色情调查的结果是正确的话,那么认为像《雷神》和《末日》这样的暴力游戏实际上可以防止类似的屠杀就并不疯狂。

4

资本主义破坏环境

我关于环境和资源经济学的讲座表明,资本主义制度(即保障私有财产权的制度)保护了环境而不是破坏环境,但在这里我会再提供一些链接来支持我的观点。首先,几张图片胜过千言万语。津巴布韦的私有财产权受到破坏,导致环境退化。而这里有更多关于克赖格·理查森(Craig J. Richardson)对津巴布韦“土地改革”教训的研究。【注:津巴布韦2000年开始的土地改革,将以前白人经营的商业农场土地重新分配给在公共土地上劳作的贫困黑人农民。支持者认为,重新分配是必要的,因为商业农场占据最肥沃的土地,所以只剩干燥的沙土地带供公共使用。这个理由反映了他们对土地所有权和土地质量之间因果关系的混乱。在下面“土改之前”的照片中,左边干燥的公共土地和右边点缀着湖泊和池塘的绿色私营农场截然分开——界限如此分明,所以土壤质量和降雨量不大可能解释差异程度。现在看看土地改革后发生了什么——私营农场上的水坝和灌溉系统毁塌,使得它们看起来更像是公共土地了,这对所有人都有弊无利。】

5

资本主义内在不稳定
容易产生经济衰退

奥地利学派/哈耶克商业周期理论揭示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在米塞斯研究所的YouTube频道和媒体页面上,你可以找到罗伯特·墨菲(Robert Murphy)、道格拉斯·法兰奇(Douglas French)和罗杰·加里森(Roger Garrison)的讲座,解释为什么这种反对意见是不成立的。长话短说:如果政府干预没有扭曲价格(尤其是利率),经济增长将是可持续的。

6

资本主义倾向于资源垄断

其实不然,但姑且让我们这样假设。倘若如此,那显然解决方法也不是去掉一个愿意回应市场力量并受市场力量约束的垄断,而用另一个垄断来取代:这个垄断既不对市场力量作出回应,也不受市场力量的约束,加之枪杆在手。

7

尽管如此
有些事情“太重要”
不能留给市场

考虑医疗这个当今时代的主题、“太重要不能留给市场”的首要例子。首先,医疗由市场过程定义和揭示,其次,没有价格、利润和亏损,我们就不知道有多少医疗才是“充足”的。和往常一样,这种说法可以在健全的政治经济学中充当练习:纵然我们认同这种道德假设,即医疗与其他商品和服务相比有着不同的伦理范畴,政府的垄断行为显然也不如自由市场。

作为一个延伸的伦理经济的参与者(身为丈夫和父亲),我最近的经验高度映衬出这一点。我对美国国内提供医疗方式的限制十分敏感。

考虑一下现实与监管逻辑之间的分歧。你可以向朋友或亲戚求得信息,此时价格为零;您也可以用民间智慧和家庭疗法来医治你的孩子。然而,你却不能向具有某些专业知识者提供的医疗救治支付正价格,而他们只不过在专业知识的质和量上达不到行政监管和许可机构的要求。

再度借用瓦特·布拉克的话:这就像有一道法规,规定你只能买阿玛尼西服或奢侈豪华车。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该允许我们拥有廉价的医疗“本田车”?

医疗许可证制度也揭示了哈耶克所说的“致命的自负”,尽管这里是以病态的生动方式。市场将以私人认证机构的形式产生自己的监管机构,如美国保险人实验室【注:Underwriters’ Laboratory,世界上最大的从事安全试验和鉴定的民间机构之一】和《好管家》标识认证【注:the Good Housekeeping Seal of Approval,赫斯特公司旗下女性杂志《好管家》从1900年开始成立实验站,也即好管家研究所(GHRI)的前身,1909年创立“好管家标识”,对杂志推荐的成千上万种产品质量进行GHRI测试认证并提供保修】。再一次,“良好”的医疗实践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也将在市场过程中呈现。

目前的医疗许可制度假定“医疗”由客观正确的普遍范畴构成;这些都可以由专家小组知晓和理解;而这些专家可以代表其他人明智地做出判断。

8

好吧,资本主义只是丑陋而已

有些人认为,资本主义既不优雅也不高尚,因为它不是以脱俗的价值而是以物质来激励人。当我和别人讨论我对沃尔玛的研究时,我经常得到一类回应,大意为:“你去过沃尔玛吗?”接下来就是对美国这家最大零售商其貌不扬的雇员、廉价的大路货和俗气小玩意儿的描述。

有很多好的理由不在沃尔玛购物——如果你赶时间或者真的看重卓越的服务品质,这里并不是特别令人愉快。但事实上,沃尔玛不能满足你对所需购物环境的特殊偏好,不管怎么说,都不意味着这家公司是“邪恶”的。除了效率之外,我认为富有审美趣味的精英可以否决其他人自愿选择的假设在伦理上是有疑问的。

结论

以保障私有财产权为根本的自愿交换和试错实验体系——即我们所谓的“资本主义”——扩大了而不是限制了我们的物质机会和非物质机会。以精英权力替代自愿交换,只会惹来各种认识论问题和道德灾难。为此,资本主义值得捍卫。

https://mises.org/library/common-objections-capitalism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