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1 老虎庙 知无知

1

地铁大望路站,
23点……
乘务员告诉他这个时间只有间隔20分钟才会有一趟地铁列车经过。
他似乎有些犹豫……乘务员说:等吧,要么你到哪儿去呢?
他知道地面上的公交汽车都已经收车,跑夜班的车很少。他就寻找椅子坐下,他想等……
这样的等,是从冬天,飘起今年第一场雪的那天开始……他原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世上有许多事情的发生是不合理的,但却合情,并且它是真的在发生。
……她那回眸间浅浅一笑,便似乎把一句在他意料之中的言语传递过来:你每天23点在这里么?
他于心底默认:是的……却没有说出。
——你总是这样加班很晚?
他只做点头。
——我明天开始不再乘地铁,去自己驾车。
他只笑笑,点头一下。
……她就走了,他也走了,回城市西边那个不通地铁的地方。
那天以后,他还来过地铁,是地铁到站的时候,他正在酣睡,坐过了站,醒来时又总是在大望站上停泊,又总是在那个神秘的23点时分。他努力睁开朦胧的眼……
辅路路牙子上那个男人就会准时站在那里……他在向她招手示意……
她化作那一个永远的背影向着他的相反方向的那个他走过去。那男人似乎总是如雕塑般实实在在地直立对面。
他知道自己现在只可以做得是:顺应地铁东行,直往八通线的顶头。他打算去乘最后一班由东向西的地铁列车,他要走过天安门,往西去,他住在城市西面。
近来,他便是如此时常鬼使神差地向东多走出了这么几站。

2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偷,他闯入了这个大望路地铁站旁的小区网络,是从那个落雪的冬天起,他就开始了在这个社区BBS上的徘徊。
直到有一天。
他看到了这样的名字——地铁。一种莫名的本能驱使他想去查询这个叫做“地铁”的人的资料,令他意外的是“地铁”就好象在配合他而公开了自己的MSN。
从那天起。每每后夜,他就去打开MSN。每每后夜,她也会打开MSN,她出现在那里——地铁。
她起了“地铁”的名字,又喜欢总在MSN名称的后边加上一些耐人寻味的语句。
——地铁……我的思路又要陷入枯竭
——地铁……我有家,有老公,我们是屋檐下的小鸟,相依为命,我爱他
他便饶有兴趣地开始关注“地铁”。他总是默默地,并不太想公开自己。
直到一天里看到这样的签名——“地铁……我怕我变成蒲公英,我怕我会有了落地的感觉……”。他便立刻点击回复。
他在打字:那个他,是什么样的男人呢……你们很幸福吗……
他犹豫片刻,又加一句“我是那个……在地铁里的……”。他迟疑着,没有打完后面的内容。他就静下来艰难地等待,他心底里很是不安,他猜度她看到这些会怎样回答?
“地铁”却在那天的那时下线了,没有回答他,是在那个关键的时刻。他之后始终拿摸不准那“地铁”究竟是谁。她的下线是刻意、无意?还是天意?但也许是因为他对于地铁的特殊印象,他就始终要关心这个“地铁”了。
他在这个城市里已经乘坐地铁多年。当一串儿像似连缀一起的胡桃的长长列车从地下穿行时,许多的胡桃仁儿会为自己的不明白而困惑。他们素不相识,由城市的各个位置下到这地下五十米深处,仿佛有一次时光恒定的约会召唤他们来此短暂的汇聚。那些天里,他与她便是这样邂逅,在持续了一定的时间后,他们都要去完成自己的责任。留下的则是他的许多惆怅和这只胡桃。而她呢?他试图努力去猜想……
在地下五十米处的对话注定没有开始和结尾……

3

她开始开车上班了,她大概不再会去地下,去作土拨鼠,去胡桃壳里和许多的陌生面孔邂逅。他则对此有了那过往的许多细节的追忆……他坚定地以为人世里不可再得她与他这样的事情。那看法近乎固执,是以自己空耗多年的经验和期待中得到的认识。他们还没有开始,却注定开始了结束。他说这只是许多的命里注定的一件。因为没有更多欲求,所以对这里的失落他宁愿视作平淡。

4

当他返回家里那一刻,他重又陷入失落。
他茫然地打开计算机,当MSN与系统自行启动之时,他的眼前一亮。他发现了久违了的她——地铁。
——我们的认知惊人一致,对此我们也许一时无法想清。也许永远是谜。也许我们是无能为力了……
他回道:我也同感……
“地铁”此时突然下线。这令他感到困惑不已。一段时间来她总是这样稍纵即逝,虽很少这样直接的对话,却在MSN名称显示里不断地更换着新的后缀。
哔哔……哔……
当MSN弹出窗又响起的时候,他迅速去荧频上捕捉渴望中的讯息。
哔哔……哔……
紧促地MSN警玲使他心跳。原来地铁在自己的名称后面真的缀上了新词:
——地铁……把心放宽,我会永远在这里等你,不论你走到哪里

城市的两端是用冰凉的地下钢轨连缀起来的,他们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两端。他们的相逢也总是在23点。她给他甩下了一道难以破解之谜。
他们分别之时总是互道——晚安!

打赏区

老虎庙-打赏

老虎庙短篇小说系列

连载更新频率:
老虎庙短篇小说在每周周一、周三、周五更新;
此栏目在微信公号自定义菜单中即可查询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