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5)

2017-09-01 老虎庙 知无知

题记:对不起了,妹妹……

1

他是在对她的失约之后,心情有了强烈地不安。那时候,他想到了她还保留在他的MSN上朋友栏里的那个署名——“地铁”。她答应他不改那名儿,因为那是一个记述着一段历史的特殊标志,他说他喜欢这个名子。
离那次地铁23点的分手时隔一年,她在这一年里就只是化作了他的MSN上一个灰色的名字,不再可以激活。他奇怪她怎么不再来此。可是他分明见那“地铁”二字是存在在那里,并不被修改,这无疑对他是一个安慰。每次打开网络,他就会下意识地去看一眼那个永不闪亮的“地铁”。那时候他就宁愿以为那也许是她的一个暗示,她留下的一个问候:你现在还好吗?
她似乎永远在这样说着,远远地,仿佛在天际,那不可捉摸的遥远的地方。
他和她仍然在这个城市的两端居住,唯一连缀起他们的是那地下50米深处的地铁,特定的时间是23点——地铁的最后末班。她和他是否在那里真的有过约会,他进入她的心里之于她进入他的心里,似乎已经是飘渺记忆……

2

她的确是因为考取了驾照,因此不再乘地铁上班。
她的确是在大望路地铁站地面上有一个男人按时接送了她,她所以对他开始变得矜持。
之后她就真的不来地铁了,而在MSN上的神秘闪现也只是在MSN上留下了更艰涩的猜测于他。
他于事后一年里,每每经过大北窑起至XXX一段地面,就仿佛由地下升腾起一股强烈的磁性,往下去,地下50米,那里她曾对他回眸的瞬间让他的心产生过颤动。他便脚踏实地地要试图感触那磁性,却很是惘然……
那天的告别记得是她的建议。
—— 我怕我们没有结果……
—— 是因为有他?
她沉默了。他亦沉默。再次开口是他:
——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 我想我们该分手一段时间了。
—— 一段?大概不是一段了,怎么还会有新的开始呢?
他就走了,没有乘地铁,是从地面,经大北窑、经建国门外、经天安门,沿长安街西去回他在城市另一端的居所。那时他在车内仿佛醉梦。她的电话就打来了。
—— 上车了吗?
他沉默,在静静地听她在电话那头寻问。车子的轮胎摩擦地面,沙沙作响,水泥的路面便用磁轨记录着他们的对话。
—— 真的,我怕要失去了你……
他亦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她。
那一刻,他们天各一方,于心底相互悄悄地说:喜欢你。

3

她仍然不在MSN上暴露自己,她依然不再来地铁站——那23点的特殊时刻。
时间过去将近一年。
她这个时候发来了短信给他:你还好吗……我的身子已见规模……我一直在读你在博客里的文字……我即将要休产假……
他抑制不住心跳地读过那短信,于字里行间搜索着那潜台词。此一年里,他只能猜度她的生活场景,就仿佛一块块残片在自己脑海里连缀起她的影象,却是一天天地在模糊着,消失着,有时会有倏忽间捕捉不到的悲哀,那残片就成了他的唯一精神慰安……
他低头看她那数十字的短信却似乎读宏篇巨制让他惊醒。她似乎躲于屏幕之后,望着他在说……
他明白她是要做妈妈了,她是在也许是最后的机会里想到要郑重通知他关于她的即将可能的以后情景……她是在得知怀孕的第一时刻就给他打过了电话,他知道,她尚未告知他的老公。他依稀记忆里那是他最难对答的一次电话,是安慰?是絮叨着说些与此无关的话?比如天气好得很,要保重身体,为你高兴,看看育婴常识方面的书籍,要多走动哦……但那些心语不合的言语隐隐着的却是那个可怕的嫉妒。这个她知道么?他只记得自己朦胧着说了一句:“你真的很棒!”这个北京土话的“棒”字里似乎才是真正直接地道出了他的无奈。因为城市人类忽然改口夹杂了土话,那意味着“无可挽回后的心理宣泄。”
她如今又发来了短信儿!

4

他和她互说该见一面。他们约定了时间,他们约定了地点,他们约定了中午。他想这大概是最后于她一面,那是说接下来她会把精力和爱专注于自己的小宝宝而忘记其余……

5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里,他禁不住翻拣出箱夹里那一年前开始悉心保留的美妙物件:一帧照片、一本杂志。保留在他的手机上的是她对他所说最令他迷醉那三个字的短信……
那晚上,他打开电脑,是从《栀子花开》——他赠于她的歌子开始,听到《丁香花开》——她回赠于他的歌子,再到他们共同喜欢上的《吉祥三宝》……反复去听,揣摩着那内里传达的情镜,直至眼角发烫……

栀子花开 so beautiful so white
这是个季节我们将离开
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
就象一阵清香萦绕在我的心怀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
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
光阴好像流水飞快
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

6

他决定失约,并非偶然,是在他回顾以往的片片段段之后,他忽然感觉此次赴约可能带给他的是一种巨大威胁。他隐隐意识到的是,她也许会正式对他要表示拒绝,尽管那只是一种规矩之外的精神慰籍,但那至少是存在着的。是我们身边几乎每一个人在人生中或多或少有过的无望的幸福感,但他们说那无疑是最美好的。
现在剩下的是——
她要负责地去履行妈妈的圣女职责。
他要保留的是一年前他对她说过的“你是我的最后。”这样一个美好的,完整的空里蝶梦。

今年北京市的地铁建设在大规模地扩充,当网状的地铁线路最终覆盖了这座城市的时候,他与她的两点一线将被淹没于纷繁与喧闹之中。这座千万人口的城市是大概不会记得那个地下五十米的故事——地铁23点。

打赏区

老虎庙-打赏

老虎庙短篇小说系列

连载更新频率:
老虎庙短篇小说在每周周一、周三、周五更新;
此栏目在微信公号自定义菜单中即可查询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