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22)

2017-10-11 老虎庙 知无知

《三奶妮的奶水功能》

1

现在的三奶妮已经年岁不小,七十岁。三奶妮这样的嗲名儿是从她20岁起被叫起的,却至今很难让人改口,也只有小三辈儿的孩子叫她奶奶,太奶奶,太老奶奶,稍大些时,就也改口,跟着大家一块叫她三奶妮了。
“三奶妮,该喂了吧……”这是她18岁时来赵姓家做奶妈时常被招呼的语句。乡下来的姑娘,大名就似乎不很重要,原本你就是被叫来奶孩子的,听使唤就得,又不上户口,又不登席面,有个记号就成,叫甚能有那么重要?
三奶妮的身材不很健硕,却发育了一幅肥厚大奶,从后身看起,四肢伸展得散散垮垮,就像四根棍子,嫌瘦。绕到侧身看,肩膀又瘦又小又单薄,就尤显那胸大,脚板子大……三奶妮从人正面经过,迎面一双奶子就忽闪忽闪地上下乱颠,叫看的人脸红。来城里头天,往赵家老太的面前一站,老太打量片刻,上去几把剥了三奶妮的花上衣,从三奶妮的胸上七扯八拽转着圈儿地撕开了三奶妮的缠胸布,说:“要的是它,你缠得倒紧。”大奶子就豁亮亮地头回在人面前露得一览无余……
三奶妮在乡下刚生过孩子半年,乡下炕热,像架了火在烧,直烧到炕底头呼噜噜地响,三奶妮把娃抱到窑洞口上站了一下,后来三奶妮的三月娃儿就打起了摆子,烧得全身成了火球,嘴皮子起了一层层白皮,嗓子里只见忽忽地出气,眼紧闭着……三奶妮的娃没过到三更天就闭了气……
三奶妮的奶水大,奶子也显大,好象身子都撑不住了,婆婆就看出了不正常。先是水大,不停去擦,衣服又不停地印,一圈又一圈地。婆婆说怕是中了奶毒,就叫中医看,中医给开了方子,又说:“再好的药好不过真人地嘴,叫个娃用嘴唆,唆唆就好!”
婆婆就叫三奶妮的小叔子上去唆,叫过了小叔子,小叔子一听,脸飞红,感觉遭受了莫大地羞辱,扭头就出了门,到天黑也没再回返……婆婆又叫二小叔子来唆,二小叔子今年十三,生性天地不怕,上来就往大嫂子怀里看——大嫂子怀里正热气腾腾,一股子乳气扑面就来。待到二小叔子找到那个点上,不由得大惊失色,就走过屋来问他妈:“咋是黑的,奶头上?还瓷得发亮……看起来有点……有点脏啊……”婆婆煽二小叔子一耳光,“滚!咱家人不唆,还叫外人来唆不成……”
婆婆后来是用拔火罐子硬是连脓带血又和着奶水一气儿给拔了毒。又使了几个方子回奶,却试遍了不成。三奶妮的奶水实在旺盛。可怜了一个少妇,空有着饱满的生命之液,却无处释放……

2

三奶妮因此到了城里赵家,是经在城里做炊事的同乡介绍。
赵家娃娃他妈天生缺奶。
赵家有权势,是一院的领导。赵领导先是说吃奶妈的奶会从此认了娘,不可以。那就吃奶场的奶,奶场刚刚发生了牛奶毒了人的事故,再说牛奶硬,又让赵家母担忧。后来就从郊区刘家坨子买了头三花山羊,山羊奶算是放心奶了,赵领导叫院里的木工打造了一口大木笼,蹲到楼后,占了院子的绿地,由刘家坨子的羊主人他娃,一天送两筐鲜草,院里的食堂一天给一盆子豆渣和了草给羊喂食。从此一天里有了二斤奶……院子里搞爱国卫生运动,有人提出,养羊不好,味儿得很,膻腥的很!何况领导该带头爱国。羊就被送回了刘家坨子……
三奶妮有了难逢的机会,来了城里。赵领导也改了主意,同意叫个奶妈,那实在也是无奈,好在是乡下人,孩子长大后未必见得着。
三奶妮成了赵家的奶妈,奶妈的日子是这样过着——不用干活,但要天天锻炼身体;不用卖菜,但要大量吃菜;睡觉要早,但一夜要起五回做哺乳;早上不能贪睡,除锻炼身体还要去院子里绿地上呼吸新鲜空气,赵曰:吐故纳新,身体健康,孩子健康……谁都看出,乡下的女人,却要锻炼身体,却要补充菜蔬营养,却要休闲一样去草地上呼吸,那就只有一个理由——为了下奶!这个用意对三奶妮来说她全知晓,也并不做多想。只是旁里人看了要唏嘘感叹——为人做嫁却是以自己的身子!三奶妮并不那样想,她没有城里人那么的深奥,但她有自己的思想,那就是每每喂奶,却要幻想着那怀中之儿总似乎是自己那早夭的儿子……

3

三奶妮给赵家儿子喂奶仨月,赵家儿子气色立刻转缓,嗓子叫得响亮了,手脚动得也活泛,五月出奶牙,六月脖颈子挺得甭儿直,七月里就要满天里抓挠,满床里滚爬……
赵老太大喜,“乡下人的奶就是好,没有污染,没有疾病,人年轻,就有得足够的奶水……”
三奶妮自己也觉得自己对得起赵家儿,尽管那本该是给自己儿子准备的食粮现在却送到了人家儿子的嘴里,但天生的母性博大和哺乳的生理自然让她在给人家的孩子喂奶之时,也同样得到了些微知足,在孩子的小嘴儿挠心地咂摸自己的奶头时,她同样获取的是生理付出的快感。快感若云里的雀子啁啾鸣啭,予人悦耳;若花间的蜂子嘤嘤翩跹,给人养眼……三奶妮就自顾了陶醉,日子倒也渐渐习惯,心情倒也悄悄添了些欢愉。
一天,赵老太对三奶妮说:“隔壁马家的晓晓他妈害了病,肝炎,避讳喂奶……”赵来太说的有些支吾。
三奶妮心情好,心思就灵通,人就灵,听赵老太说到一半,就明白了另一半,“赵妈妈,你说咋弄就咋弄,反正我的奶多,衣服一天湿得都干不了……”
从此三奶妮怀里就多了一个吃奶的娃。吃奶的娃多了一个,关注三奶妮的人眼就更多,三奶妮的觉睡好了没有,三奶妮的脸色好了不好,三奶妮去了趟院里卫生所取灭鼠的药,晓晓他妈就追根问底看是不是感了冒,看是不是发了烧。就连三奶妮的贴身内衣都被晓晓他妈全员承包,日日勤洗晒。赵老太大义荐奶妈给马家,马家亦是领情,以十倍地感激心情给赵老太送去嘘寒问暖。两家子邻居从三奶妮的奶水功能双双获益,两家子亦从三奶妮的奶水源头获得人间良知。邻里像了邻里,关系更像了关系,不再为走廊的三寸半分地界侧目,也不再为谁家的娃儿胖了瘦了,黑了白了的暗暗较劲。世界大同,人类大同,和谐得可以。
其实在三奶妮自己来看,她的感觉上更似乎偏爱些马家晓晓。这个为什么,她说不清楚,只是同一样地喂奶,针对了晓晓她就无意间拿出了左乳,若是给赵家,她就只用右乳。三奶妮自认为靠左的奶水源头强劲,就必然健康十分,害奶毒的时候,也只有右乳毒性最大,想起右边她还心寒,也就不由得要把晓晓总抱到左乳去奶,虽不说是偏心,却实际上慢待了赵家儿……喂左乳,三奶妮就有了与晓晓心心相通之感,喂晓晓时,三奶妮的话就也多,一边呢喃着,手亦百般地抚弄着晓晓的小脊背,扑梭扑梭,她心想叫娃吃得多些,叫娃咽得顺些。奶毕了晓晓,又手托晓晓去拍奶嗝儿,拍得就格外温存、似拍似不拍,晓晓就于那一刻笑脸绽开些快乐,咯咯直笑。三奶妮就说:“看啊,笑得都有了人的摸样了啊!”三奶妮就一顿狂吻送到晓晓的脸上、耳后、肚前和屁股蛋子后……

4

晓晓却死了。
不是三奶妮的过错,奶好,喂得也好,还有那暗地里格外的偏爱心思,不可能对晓晓不好。但三奶妮还是在马家的强烈要求下,去了省上的大医院,检查了奶水质量。
晓晓的死因了病,后来证明是晓晓他妈的疏忽,晓晓先是高烧不退,再后来发展成肺部感染,马家一急,先是断了三奶妮的奶,又扛了半天,算是没有及时,又到街上的药铺子要了几片“感冒通”……到送医院时已经晚矣。对此赵家的解释是:医院病人多怕给晓晓传染个啥。

5

晓晓的夭折不关三奶妮的事情,三奶妮却认为比她自己的事情更大。
三奶妮就白天黑了地想:为什么经我的手就有了两个娃的死呢?这件事她知道不该自责,她却老要去想,想起,就伤了他的心,叫她不由得要想起自己的娃,不由得要想起这半年来自己的丢家撇舍漂泊生涯。原本由一个赵家儿到一个马家子,三奶妮渐渐滋长的女人才有的成就感——那被世人称作母爱的自豪心思——这让她活得很是滋味,看着赵家和马家对自己的百般呵护,尽管那是为了他们自己,而三奶妮就仿佛是他们的中转站,将生命的营养走她之手,源源不断地输送给赵家马家之后。作为一个天生的劳作之命,一个乡下来的女人,三奶妮知足呢。
但三奶妮却因了晓晓之死而大变人样儿。
三奶妮不再出门,就只躲到屋子里呆想;三奶妮不再看电视,早早喂了赵家儿就上床入睡;三奶妮连吃饭都减了半,早起也不去了操场,也不再锻炼身体,不去呼吸新鲜的空气……更可气的是渐渐从门外传来些碎嘴子,说是三奶妮奶孩子曾经得过奶毒,死了自己的儿,那么晓晓的死……听了这些,三奶妮就暗地里怕起来,她本不懂其中厉害,不知道会否有人追究下去。但她只想到若真的就是自己的奶有问题,自己岂不就是罪人?自己岂不就是杀死亲儿的刽子手!想到此,三奶妮就寝食不安……
三奶妮变得郁郁寡欢。人渐瘦,衣渐宽,大胸子明明地看着要瘪了,就松塌塌好象日暮要收工。赵老太捏捏三奶妮的奶,道:“你不要有顾虑,我看不是那么回事情,心情不好,倒是要出事。你给我家儿不就做得好好的么?我看是马家儿子命不好。”
三奶妮露出感激之情,三奶妮却难再排遣心底的忧郁。尽管赵老太有过宽宏和大量,但她的不于言表的心底所想谁又能知晓?
有一天,天晴,日朗,是个周日。
赵老太神秘地把三奶妮叫到南屋,“你来看看……”
三奶妮跟了老太去了南屋。
窗外,操场上,有俩男女相互扶持着学骑自行车,男扶着女,女骑着车,走两步,倒一下,男的就去用腿别那车论,车子就仄仄着勉强滚动……女的又惊惊诧诧地大呼小叫,男的也时有慎怪,说女的怎么就那么地笨,怎么就那样的不可造化,女的装假着不高兴,就势倒到男人的怀里,用一只拳头直捣男人的屁股,男人和女人就在操场上撇了车子追打,把俩人的笑声打到满场子都只是他们的欢声……
“是晓晓他爸,他妈……”赵老太说。

6

三奶妮自那天窥见了操场上的晓晓爸妈,就想:他们怎么就跟没事人一样样呢?
回到屋里。当夜三奶妮的身子里就没有了奶,直到赵家儿咂奶头咂出了疼,小儿就嘶声地哭,三奶妮也确是给足了劲,掐掐、捏捏、甚至去做了扩胸运动,直到挤兑得胸前一片殷红,最终却只有放手呆着……
二天,赵老太叫三奶妮去了趟医院,开了几方中药,回家时又去了菜场称了尾鱼……回到家里赵老太就成了奶妈的奶妈,二奶妈。说是要侍侯奶妈到产奶。但事情并不再结果,无奈。熬到秋天,赵老太看看实在无望,就同意了三奶妮的请求。

三奶妮回了乡下老家,那天赶上冬至。
现在的三奶妮已经年岁不小,七十岁。“三奶妮”这样的嗲名儿一直被叫到了今天。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