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27)

原创 2017-10-23 老虎庙 知无知

《天火是怎样燃烧的》

顺天是在六岁上没有了父亲。
父亲临去前留给他一本童话小书,这本书的内容他大概知道一些。因为还不识字,也只有那些花花绿绿的插图启迪了他的成长机能,后来他就长大了……
下面是那小书里的故事,是他的父亲讲给他的部分:
……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森林是由森林掌管的,森林里只有歌声和祥瑞。森林说:这是自然在管理森林,小鸟、青鹿、金龟子,还有蝴蝶。许多的动物并不明白这些,它们也无须这个明白,因为它们照样可以生活得无忧无虑,世世代代如此。
老虎和狮子是最早萌发统治欲望的动物,它们都想统治森林。只是他们之间为了霸权的争斗无休无止,难分伯仲。在长达千年的演进过程里,它们在你强我弱,我大你小的反复较量中进行着权利转移,其它的动物则没有什么发言机会,更没有统治森林的奢望,它们更多的是作为奴仆存在于森林……
事情终于发生转机,是在大森林发怒的时候……
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呢,顺天的童年记忆已经依稀模糊。实在是年代过于久远啊!他后来去了学校读书,接着就是长达十多年的读书日子。
最初有了一定的识字量,顺天想起过去读父亲留给他的童话小书,顺天想知道大森林发怒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他却没有去读,忙与同学们玩很多好玩的事情,因为正年轻,偶尔想起小书里的故事,他就告诉自己:“还有时间,我一定会去读的……”
后来顺天上了中学、高中、大学,他已经读了许许多多的中外名著,他为古典著作里的人类英雄主义形象所震撼和感动,也为现代人类精神生活里繁复、扭曲、违反常理的逻辑和思辨而着迷。其间,他也偶而从箱子里翻出过那本小书。但他只是把它往更深的箱底挪动一下,他说有时间再细细整理。

顺天大学毕业了,他参加了工作,他恋爱了,他和常人一样,在一个合适的年龄,选择了一个吉利的日子完成了婚事,他与她有了孩子,他就和她为了这个孩子折腾了整整一生。他从这个城市迁徙到另外一个城市,又从北方去了南方,又在十多年后从南方颇费周折地回到了北方。那时候,他的孩子也上了大学,后来留学英国。他在四十岁上和大多数人一样有了一次离婚的经历,他就一个人过着衣食无忧的单身日子。他开始加入到了常人热衷的买房、买车的全民行动中,他在一次四十年后与老同学聚会的日子里,与故人相拥、相亲,数点人生沧桑,那时他发现已经有同学离开了这个世界。顺天后来得了一种令他痛苦不堪的疾病,为此他加入了一个以此病名称为名的抗击疾病俱乐部,在这个俱乐部里,顺天撞上了一次爱情意外,他在这时开始有了腿累、神离、四肢行动吃力的体会。顺天周围的人开始在口头上叨唠频次最高的词汇是——保重,没有身体就什么也没有。这个时候他就感觉到人生真的疲倦得可以了……
顺天和常人一样度过了平凡的一生,在他几乎已经忘却了自己积攒了究竟多少财产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那本小书,不过他没有来得及去找到那书,他只是叮嘱他的后任妻子,他的老伴一定去翻找那本小书后,就躺倒在医院的病床上。
在医院的病床上,时时陷入昏迷之中的他嘴里总是喃喃自语,又总是些关于那书的惦记。他开始于弥留之际反复念叨着一句:“大森林发怒……发怒了……后来,后来呢……”
老伴就在顺天耳旁追问:发什么怒呢,森林?
“……是啊,它发怒什么呢……大森林……后来后……来……”他在说,声音微弱到只有自己听见。

顺天是在一个平平淡淡的早晨撒手人寰的。
顺天被生前单位的民政科用格式得不能再格式的格式化程序做了一个完整的送走流程,因为他身边的他、她以及他们都会是以这样一种格式离开人世的,这个送走过程他已经在生前操作过多次,是为了同事。这一次则由他亲历实践。因此,他的周围的人会对他的单位交口称赞:“顺天做到了,够意思了!”单位对顺天的评价是:“好同志!为革命鞠躬尽瘁一生。”同事们对他的评价是:“好朋友!吃饭抢着埋单。”院子里的邻居对他的评价是:“好人!谁也不得罪。”送报纸送奶,收电费收水费收破烂的人都对他评价:“好老头儿!”
也有唯一不够和谐,不够格式化的一件事是顺天的老伴在追悼会上执意要念一段文字,那像是一个故事,不太完整,支离破碎,让谁也难懂,但饱具震撼——
“……事情终于发生转机的时候,是在大森林发怒的时候。大森林燃烧了,大火燃烧数日,它烧毁掉了几乎所有森林里的大树、灌木、小草。也燃烧掉了那两只争争斗斗的虎与狮,然而不可避免的是——小鸟、青鹿、金龟子,还有蝴蝶也同时死于这场大火。
后据史前考古学家分析,那场威力如若冰河临头的森林灾难是毁灭于一场大火,而人类尚不能认知的是那火非同一般,是天火的燃烧。”
关于这些个书里故事,顺天并不知道。因为此刻他已经躺在鲜花丛中。那本父亲留给她的小书到死尚未来得及看过。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直到死,顺天的的确确是想读一读那本小书的,虽然最终未读。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