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0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但入人寰

曾经,我是忘忧河畔的顽石。
用冬天为你
编织一个故国的黎明。

那一日洪流淹没了堤岸,
在尘寰深处,
你的行踪杳无音讯。
从此任凭秋雁年年,
蓟北的夜色里,
不复见紫色凝脂。

只恨是轮回的碾压,
磨灭了我
出入塞的歌子。
沙尘笼盖
这奢靡破败的人世。
余下天边新月,
还在等待何人挂上腰间,
再做一回三尺吴钩。

坚持每天更新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是我要努力坚持下去。一首小诗愿诸君喜欢。

可恶的原创功能必须写足300字,不得不说些口水话来充数。昨天有个写软文的急约稿,我熬了半宿憋出来一篇。结果完全不合人家要求,果然不是写那种东西的料啊!还是老老实实写我的诗文吧。养着精神多读点书,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说口水话好费劲,说了半天还不够300字,这下够了吧?什么,还不够,我再来,够了没有?够了没有!

欧阳小戎-打赏-大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欧阳小戎-公众号-大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