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8

把微博的这些议论集中一下,就变成了这样一篇短文,意思看起来也连贯。

我们常常听到一种关于诗的诡辩,就是把毫无诗意的写作经过技术的包装,使人们忘记了诗之为诗的最重要特质,当代一大批毫无诗才的诡辩家,就是这样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

诗歌被大多数人欣赏本身就是一个不靠谱的说法,“大多数”与“诗”是永远不可能划等号的,真正的诗人是寂寞的。有的人名头很大,很会写文章,但是顶个屁用?找出他的诗来一看,再怎么会理论,不是诗就不是诗。因为垃圾就是垃圾,你一定要说垃圾富于营养,谁也奈何不得,但你要是把垃圾端上别人的饭桌,你试试看?

一帮没有才情的人,找到了他们的源头,找到了穆旦。然而,穆旦在诗歌史上的地位绝对是进入不了一流的;还有李金发,半生不熟的欧体语,这就让那些没有语言之魂的伪诗人感到窃喜,因为凭借穆旦李金发之名,他们可以登堂入室了。然而,他们只是一帮浑水摸鱼的技术分析师而已。而这种技术分析,其目的只是为了误导他人,而自己却可以蒙混过关。

对诗歌的技术分析并不难,很容易学,可以先上上证券技术培训班之类,因为套路差不多,无外乎坑蒙拐骗,江湖骗子的干活。现在很多大学教授都在做诗歌的技术分析工作,说明诗歌的技术分析作为一门活计,用来混饭吃是可以的。

真正的诗歌是灵魂的事业,写诗其实是对灵魂的开发,那不是学来的;想写诗的人,走反技术的路线,成功的机率反而大一点.古往今来,真正的诗人都是天生的;他们只是学会了怎样与自己的灵魂对话而已。而他们之所以能学会和灵魂进行对话,也是需要天赋的。当今时代,灵魂如此稀缺,而写诗却如此繁荣,那真叫乾坤颠倒,所谓末世景象,大概不过如此!

所以我对诸位学子提个醒:不要因为喜好诗歌,就去上什么诗歌学习班之类;遇到这类学习班,你的第一反应应该是:你遇到江湖骗子了!

多多关照自己的灵魂吧,那是诗歌的第一条件!

技术分析师的常用手法就是把那些一眼即可看清底细的无灵魂之作打扮成更有技术含量的艺术品,这是最易遮人眼目的。诡辩家一般在真正的艺术作品面前是自卑的,所以他们的策略一般总是回避那些真正的灵魂之作(当然他们在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个睁眼瞎而已,真正的艺术,也许他们完全看不懂)。他们把一般的手工活,抬举到艺术的高度,或者把手工与艺术混淆,达到用劣币驱逐良币的目的。看看这些年汗牛充栋的各种所谓“诗典”、“诗年鑑”之类的垃圾,编选者就是这号人,被入选者当然十之八九就更为等而下之了。

中国三十年的诗歌出版,每年都在生产垃圾。看看那些年年都在各种诗会上装神弄鬼的骗子吧,他们面对一群群懵懂无知的傻子,煽动他们的热情,大概这也能为他们扬扬名,并藉机挣点碎银子。

这些可怜巴巴的混蛋,同样这些功夫,你们完全可以上别处去,写诗这一行,其实是一个微利或者无利的行当。当然,他们时常会得到一些酒肉的款待,倒也算是很值当了。

2014/1/18-26 Budd Lake NJ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