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习近平在《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说了一句耳目一新、意味深长的话,“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这个“我们”指谁?我们就是全体共产党人,也就是说,这个答卷人是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党人。

看到以上的这些话,笔者觉得似曾相识。毛泽东1949年进京时好像也说过此类的话,笔者查了一下有关资料,事情是这样的: 1949年3月23日上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的第十天,全会新闻公报由新华社向全国播发的当天,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共中央五大书记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乘坐11辆吉普车和10辆美制十轮大卡车,浩浩荡荡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 在进行出发的准备工作时,毛泽东就对周围的人说:同志们,我们就要进北平了。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平,他们进了北平就变了。我们共产党人进北平,是要继续革命,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实现共产主义。临行前夜,毛泽东只睡了四五个小时。他兴奋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啊。今天是进京‘赶考’嘛,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周恩来笑着接过话题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历史的答卷需要历史来验证,从1949年毛泽东带领中共进北平,到1976年毛一命呜呼,共有27年,这个答卷也算完成了。答得怎么样?该打多少分,且不说什么“人民是阅卷人”,就让中共自己给自己打分,看他们好意思打多少分?

我们应该给毛泽东的“进京赶考”打多少分?

1980年,邓小平接受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的采访,当谈到江青时,邓说,“这是一个很坏很坏的女人,以致人们谈起的她干下的坏事中没有一桩不是坏到透顶的。在中国,我们给人打分,如果您要我这样做的话,我不能给她分数,因为没有分数可以给江青。江青的分数是零分以下。”江青干坏事,只是在十年文革期间,何况她干的坏事都是毛的旨意。1980年公审“四人帮”时,江青说“我是毛主席一条狗,要我咬谁就咬谁。”这说明毛比江青更坏,毛从49年进京就开始了,一直坏到他死。

假若要人民给毛泽东这个“考生”评卷,应该比他婆娘分数还要低。他说他不当李自成,如果真的是李自成那就好了,免得日后害人。毛属于那种恶傻之徒,对于这种人真叫人没法,愚蠢而凶恶,做了错事还不能批评,属于袁绍之流,治国低能儿,连他的同僚陈云都说他“治国无能,文革有罪”。自1949年当政以来,所作蠢事连连,如出兵朝鲜,赔了夫人又折兵,把唯一皇太儿的命也丢了;搞农业合作化,伤了几亿农民生产积极性,从此农业生产一蹶不振;大办钢铁,砍树炼钢,发人间奇想,结果炼了几堆铁砣子;大跃进亩产十万斤他竟然也相信,连小学生的基本常识都没有,更莫谈十年祸国误苍生了,这种劣等考生焉能得分?在毛当政期间,近8000万中国人死于他的暴政之下,,老百姓长期处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饥寒交迫之中,不仅如此,政治压迫更甚,整个中国就是一座大集中营,人民过的那不叫日子。说起毛的罪恶,可以说罄竹难书,毛的这个“赶考”就勿须说了,历史上农民起义没个好东西。李自成是失败了,若成功了和洪秀全一样,毛就是当今的洪秀全,只是比洪秀全统治长些。

人民从来就不是“阅卷人”

在极权专制国家,人民从来不可能当什么“阅卷人”,那都是骗人的鬼话。中共不管做什么事,都是自己给自己打分,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已经是司空见惯之事。譬如“伟、光、正”又不是人民提出来的而是他们自己说的。毛泽东这个人别的没学好,那个《厚黑学》倒学得非常玄熟。举例来说,在建国初期,国庆节颁布的标语口号没有“毛主席万岁!”,而我们这位主席先生自己把这一条加了上去。这脸也可谓之厚矣!五八年搞大跃进,由于头脑发烧,政策失误,加上五九年庐山会议批彭德怀,造成三年大饥荒,饿死中国老百姓几千万,这要在西方国家,已经不是什么引咎释职的问题了,而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在中国历史上甚至世界史上也很少见。然而,我们这位厚脸先生,不仅不下台,反而屁股坐得稳稳的。1962年召开七千人大会时,那位林秃极尽巴结之能事,说:“我们今天之所以犯错误,恰恰是没有听主席的话——”毛顿时龙颜大悦,林秃为此获取了后来副统帅之交椅。这种马屁拍在谁身子上都会感到脖子发烧,然而我们这位先生,脸不红、心不跳,又可见脸皮之厚也。更是让人看不过眼的是,当中国老百姓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几千万人的尸骨未寒之时,却搞了个大型音乐舞蹈剧《东方红》。剧中极尽吹捧,甚至到了肉麻地步。我记得此剧开场有这段朗诵:“在毛泽东时代,祖国的人民多么幸福,祖国的江山多么壮丽——当时中国老百姓刚刚从大饥荒走过来,正处于食不裹腹,衣不蔽体,面带苦色之时,谈何幸福?大办钢铁把农村的树几乎砍光,农民吃饭连桌子都没有了,中国大地到处千疮百孔,饿殍遍野,赤地千里,满目疮痍,一片荒凉景象,谈何壮丽?1962年我回家乡过年,夜晚听到北风吹的声音像野狼嚎,正如此君诗中写的:“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那来的幸福、那来的壮丽?可这台歌舞剧全国到处上演,愈演愈起劲,更见脸皮已经从“厚如城墙”,发展到“厚而硬”之地步也!

到了文革期间,全国掀起了一个“三忠于,四无限”疯狂的造神运动,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呼万寿无疆,林彪搞的“四个伟大”(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导师、伟大舵手)毛照收不误,可见此君的脸皮已经从“厚又硬”到了“厚而无形”之地步也。俗话说:谎言说一千遍也成了真理。当人们已经把他当了真神的时候,“天下后世,皆以为不厚不黑了”。

中共自执政以来,要就自个给自个评分,要就强迫人民给他们打分,但有一条,分数必须为满分。老百姓是不敢随意打分的,你要给他们分打低了就莫想有好果子吃,你要是给他们打不及格就吃不完兜着走。

让“人民当阅卷人”,这一套假把戏毛泽东早就玩得不要了的,习近平今天再搬出来已经是老调子重弹。翻开毛的《语录》看看,哪一句说的不比唱的好听?什么“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工人阶级给的,是贫下中农给的,”、“让人民说话,天不会塌下来。”等等

1957年毛号召人民给党整风提意见,这也算是破天荒一次让“人民当阅卷人”。毛满以为人民会给他们打100分的,可分尚未打完,毛的屁股就坐不住了,他感到“事情正在起变化”,像这样打下去绝对不是好事,于是乎,来了个“反右运动”,把你们这些给共产党打低分的55万右派分子一网打尽,看你们还敢说中共的坏话。从此以后,人民只有被迫高呼“伟、光、正”,只好高唱“东方红”了。

习近平今天果真让“人民当阅卷人”吗?

如果真的让人民当“阅卷人”,就让民众给执政党评分。这个评分如果“及格”,你们就继续搞下去;如果不及格,那就下台,这应该是合理又合法的事。然而问题是,这个分怎么评?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才算公正、公平?你如果把那个人大代表申纪兰当“评分员”,那中共每次皆可打100分;你如果把那些花盆似的民主党人和政协委员当评分员,也可以回回打100分。共产党就喜欢玩这些花巧,当人民大会堂的人民代表个个举手表决通过时,中共就会毫无愧色地说,我们的答卷人民通过了。你若是说这只能代表一少部分人,他们却厚颜地说,这些人大代表代表了中国13亿人民,是人民选出来的。

什么才真正叫“人民是阅卷人”呢?就是像当今美英这样的民主国家,来个“一人一票”选举,给全国人民每人一张选票,如果执政党获得了多数选票,就说明你及格了,如果你搞得好,下届继续选你;搞得不好,再把你选下来,这才就叫“人民是阅卷人”。中共今天敢这样来一下吗?习近平今天敢这样做吗?今天国人称习近平是“习泽东”,的确有很多相像之处。就是说得非常好听,然实际做的又是另一套,这可能是中共的遗传基因吧。今天满街都贴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由、民主、公正、法治”字样,但是连“文革”都不准提,甚至发展到今天把关于文革的历史书都篡改了,你要写这方面的文章他就封杀,这叫什么狗屁民主自由?刘晓波一个《零八宪章》就把你们推翻了吗?你们何止于害怕成这样,非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

如果习当局真的让“人民是阅卷人”,就应该让人民说话,你们一边封网,一边高喊民主;一边抓维权人士,一边高喊自由;一边喊叫“金杯银杯不如人民口碑”,一边下令“不准妄议”,谁还相信你们的鬼话。那个给中国人民犯下滔天大罪、死了几十年的毛魔,至今不准别人议论,谁要说他不好,毕福剑、邓相超的下场就等着他。这是什么“人民是阅卷人”?

今天,时代早已将试卷出好了,这个“试卷”的内容就是民主、宪政,你们敢正面回答吗?你们的答卷好或不好,人民心中自然有数,如果继续实行专制独裁,那就等着下课吧。

2018年1月19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9/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