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

中国越来越引起世界的关注。我们可以说,在今后一、二十年,中国问题都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因为中国是个大国,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因为我们处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生活在小小的地球村──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

最近,美国纽约的新出版社(The New Press)出版了中国人权的一部英文的论文集,书名是《挑战中国》(Challenging China),副标题是《变革时代的抗争与希望》,由中国人权的谭竞嫦女士和毛雪萍女士共同编辑。全书共313页,收录了27篇文章,按内容分成五部分。这些文章从不同的角度描述了今日的中国,集中揭示了人权遭受严重侵犯的现状。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为了申办奥运,作出过改善人权的承诺,但是它并没有兑现这一承诺。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反而进一步恶化。中国政府为了能够在2008年按照他们的标准顺利举办奥运会:营造出中国一派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没有抗议活动甚至反对声音,让外国人看不到中国的任何问题、包括人权问题等等。所以,他们提前清理可能的麻烦,不仅镇压各类异议人士和依法维权人士,而且大规模驱赶外来农民工,因为这些人士损害了中国政府的颜面。于是,他们将这样的迫害视为2008年奥运会筹备工作的重要内容。一般来说,在一个专制国家举办奥运可能引起两种相反的效果:要么它会促进该国人权状况的改进,要么它会使该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迄今为止的事实表明,中国的情况不幸而属于后一种。

明年,北京将举行奥运会,将有千千万万的外国人涌向中国。他们会看到什么呢?他们会对中国产生怎样的印象呢?可以想象的是,大多数人一定会惊讶于中国的经济繁荣,感受到中国人的热情好客。由于中国政府的精心掩饰,很多人恐怕看不到中国社会的阴暗面。也许有些人会注意到贫富悬殊的现象和侵犯人权的现象。他们很可能会困惑,不知道应该怎样理解、怎样解释这些互相矛盾的现象。也许有些人会乐观地以为,只要沿着现有的改革路线继续下去,这些问题都可能得到缓解或改进。也许有人会以为,中国人或许有他们自己的一套人权的标准,不能用西方的人权标准去要求中国。对此,我要多说两句。

首先,我坚信人权标准是普适的,没有中国与西方之分。道理很简单:中国人也象西方人一样,不会喜欢那种专横的、不准批评、不准反对的政府,中国人也不会甘愿因为仅仅发表了批评政府的意见就被监禁、被屠杀,中国人也不会愿意在政府的抓捕和审讯面前被剥夺向公众公开辩护的机会。

谈到今日中国的贫富差距,我要强调的是,今日中国的贫富差距,不但在程度上很悬殊,而且在性质上尤其恶劣。中国的贫富悬殊问题与众不同,它既不是历史造成的,也不是市场造成的,而主要是专制权力造成的。在中国,穷人之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财产被权势者所强占;富人之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利用权力抢走了别人创造的财富。中国的改革不管造成了何等令人眼花缭乱的繁荣,因为它完全排除了公共监督与民主参与,所以它不可避免地变成了权势者对原本属于人民的财产的公开掠夺。一方面,共产党利用权力,把人民在过去几十年里创造的财富据为己有,另一方面,它又把自己在过去几十年实行计划经济造成的恶果让人民来承担。对于这一点,中国的民众心里很清楚。早在十年前,中国的《读书》杂志就登过一篇小文章,其中引用了一位山西老农民的话。这位老农民针对邓小平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说:

“解放前,我们村有一户地主两户富农,已经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去年,一位下岗工人在自己的博客网站上写道:

“计划经济确实需要改革,在改革过程中确实免不了要付代价;但是计划经济这一套并不是我们工人发明的,是你们共产党搞起来的。为什么你们共产党自己不付代价却要我们工人付代价呢?

为什么你们强迫我们下岗失业,而你们自己却摇身一变就成了老板成了资本家了呢?“

对于这一点,中共领导人也是非常清楚的。他们知道所谓“中国模式”完全是建立在反人权、反民主的基础之上的,是极其不公正的,是没有任何合法性的。所以他们才顽固地坚持一党专制,坚持政治高压。他们担心一旦政治上放松压制,民间要求社会公正、要求经济清算的浪潮就势不可挡。

在北京奥运即将召开的前夕,中国人权出版这部英文的论文集有着重大的意义。它可以帮助国际社会进一步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真相,从而有助于进一步加强国际社会的压力,促进中国人权问题的改善。

《胡平文库》读书·评论

By editor

在 “胡平:聚焦北京奥运、聚焦中国人权” 有 1 条评论
  1. 自费举报香港食物安全罪案274宗
    正直市民遭香港当局打压致精神失常
    ——一位受害女童父亲的悲惨遭遇

    Tac先生对女儿一直呵护有加。一天,三岁幼女食用香港某超市出售的食物后,持续高烧,送医院急救,方知是感染肠胃炎。后经化验,该食物内含有数十条虫。

    此后,Tac先生又发现多间超市出售发霉、变质和过期食物。对香港执法部门漠视投诉,玩忽职守的行径,Tac先生极为愤慨,先后向主管当局、立法会议员发出数百封邮件,痛诉不安全食物之严重危害,跪求当局从善如流,重典治乱。然而,Tac先生的正义诉求,犹如石沉大海。

    为防悲剧重演,Tac先生决定揭穿重重黑幕。透过对全港数百间大型超市的暗访取证,Tac先生耗资逾万元购买了数百种不同品种的过期食物作为证物交予当局,现场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和影片,向当局提供了数十万字的食物投诉供词……

    Tac先生调查发现,位于香港繁华商业中心区内某大型超市,在五个多月内,先后十一次售卖过期食物,而距离该超市不足五十米处,就是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总部。更令人愤慨的是,Tac先生在铜锣湾某超市付款购买多件过期饮品作为证物后,遭多名店员抢夺毁证。Tac先生致电当局求助,当局拒不派员到场执法,致使涉嫌干犯罪行者得以逍遥法外。

    在八个多月内,Tac先生排除各种阻力,先后举报了274宗超市涉嫌售卖过期食物的个案。而当局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又是如何监管和巡查的呢?官方资料显示:此前三十个月内,当局发现食物已超过食用期限的个案总数为4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局对商家罪行视而不见,对民众健康麻木不仁,是造成今日香港过期食物泛滥成灾、无良商家有恃无恐的根本原因。如果无人挺身举报,香港食物安全触目惊心的真相将永远被掩盖。Tac先生“不识时务”的举报触犯了当局大忌,恼羞成怒的当局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报复行动,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为了继续粉饰太平,当局不断玩弄花样,刻意制造高压恐惧,处心积虑地阻挠Tac先生举报,以各种防不胜防的卑鄙伎俩,对Tac先生进行残酷的精神迫害,致其精神健康状况急剧恶化。Tac先生无法接受的是,作为纳税人,自己每年将辛苦赚得的血汗钱供养给政府,官员养尊处优,坐享高薪厚禄,却罔顾市民权益,悍然动用政府资源,对付一个为公益而艰辛奔走的正直市民。

    近年来,全国各地政府纷纷设立举报专项基金,奖励市民举报食物安全犯罪,不遗余力加大打击食物安全犯罪力度。香港当局却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方面穷凶极恶,视举报人如眼中钉,不择手段打压市民举报;一方面倒行逆施,放纵销售商将一些容易变坏的食物日期标签由“此日期或之前食用”篡改为“此日期前最佳”,以逃避法律惩罚。

    《苹菓日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明报》、《太阳报》、《文汇报》、新浪网等香港各大媒体对Tac先生举报过期食物进行了全面报导,香港食物安全丑闻欲盖弥彰。然而,食物安全“无人管”的乱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持续蔓延。

    香港申诉专员公署担当监察政府运作的角色,包括政府监管不力等,并有权就可能广受市民大众关注的课题进行主动调查。Tac先生多次致函要求申诉专员介入调查,均遭拒绝。痛定思痛,Tac先生不得不寻求全国舆论的声援。此时的Tac先生,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精神濒于崩溃,经香港某医院精神科确诊患上“混合性焦虑抑郁症”,疾病的折磨时常让他痛不欲生。

    人间正道是沧桑。Tac先生不畏强权,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为坚守良知,捍卫正义付出了惨重代价,期盼社会各界仗义执言,爱心人士伸出援手,一起帮助Tac先生走出困境。(Tac先生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图片请透过百度或谷歌搜索“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