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备铃声响起,同学们都快速地跑进教室,相反地,她从教室内走出来,走向另一条通道,失魂落魄地。

那条通道通往另一栋楼房。她的班主任丁为民老师的办公室、宿舍都在那里。丁老师对学生可好啦,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这帮调皮的学生身上,而忽略了他自己的孩子。她看到过丁老师的孩子,那是个从乡下来的捣蛋鬼,穿着一件短裤,见到女学生,就把他的小鸡鸡掏出来,冲她们撒尿。女同学们见了他,都绕着他走。她不明白,丁老师这么有学问的人,咋就生出这么一个无法无天的鬼孩子来。

但这会儿,她去找丁老师,并不是为了那捣蛋鬼。她有事情要告诉丁老师,那事情很重要,如果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他,她做什么都安不下心来。

她不与她的父母亲交流任何事情。她在学校的情况,她的父母也从来都不过问。她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每天从早到黑,都看不到他的影子。她的母亲在一家工厂的流水线做工人,那微小的电子元器件看得她的眼睛都花了。每天母亲下班回来,不愿意再看任何微小的东西。母亲在她的作业本上签名时,从不检查她的作业。母亲对她说过,你的学习我们不会干扰,但每次考试你一定要在班上独占鳌头。对于母亲来讲,只要成绩单上永远是A,母亲就不会向她唠叨,这是她这两年在父母身边,早已形成的定律。

在学校里,她喜欢与丁老师在一起,丁老师常夸她是一个好孩子。有时候,她偎依在丁老师身边,十分享受丁老师在他身上的抚摸。她常常想,如果生命中有任何事情可以定义为幸福,那就是她与丁老师一起度过的时光。

丁老师来自内地的一个小山村,但他在这座城市定居已经很久了。感谢他,同学们得以和睦相处,外地的学生不会像在别的学校那样,被本地的学生欺负歧视。在丁老师的班级里,她感觉自己是一个庞大家庭里的一员,除了丁老师这位家长,同学们都是她的兄弟姐妹,放学后,她们会在一起,毫无顾忌地在操场上玩跳绳,踢足球。在这所学校里学习两年,她感觉自己开朗了许多,初见人时那种胆怯早已没有了,就连她那难听的、五音不全的嗓子也时常哼唱起“一闪一闪小星星”了。

昨天晚上,她流了好多血,她可吓坏了。她从来都没有流过这么多血。她躲在洗手间里束手无策。她想到自己可能会死掉,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了。她放不下那帮可爱的兄弟姐妹,上个星期,她们还一起去公园,拍了好多照片呢。在公园的小溪边,她们还在尖叫声下了水,比赛谁抓的小鱼最多。她们各自用一个纯净水瓶子装小鱼,她抓的最多,有半瓶呢。就在刚才,瓶子里最后几只小鱼也死掉了,可是,现在就要轮到她自己了。

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发现了她的异常。妈妈帮她把下体擦拭干净之后,又找来了一种叫做卫生棉的东西垫在了她的短裤里。妈妈在日历上记下了这个日子,对她说:“孩子,你长大了。”妈妈告诉她卫生棉的使用方法,今天来上学时还在她的书包里装了几个,妈妈说,不会使用,可以告诉女老师,请女老师帮忙,但不能告诉男老师,就连丁老师也不行。

可是,她多想告诉丁老师,多想在丁老师那里得到安慰呀!那么多血,她可是吓得不轻呢!她在电视里看到过,人伤后,流那么血就会死去。她还要向丁老师道歉。昨天想到死时,她难过的只是怕失去那些小朋友,没有想到丁老师,那只是她贪玩的天性使然,其实,她本来第一个就想到丁老师的。

她从丁老师的办公室跑到宿舍,又跑回办公室,还在邻近的几个老师的办公室都看了一眼,都没有丁老师的身影。上课铃声就要响了,丁老师去了哪里呢?她感到自己快要哭了,小嘴不知不觉也噘了起来。这些事情不第一时间给丁老师讲,她听课也无法集中精神的。

上课的铃声响了,是罗莉小姐的英语课。她可不喜欢这位女英语老师了。她讨厌罗莉小姐那一头橙黄色的头发,讨厌她极易情绪激动。班里的“百事通”曾告诉她,罗莉小姐在校外租有房子,从校内的教师宿舍搬了出去。“百事通”还说,罗莉小姐的男朋友是一个小个子男人,他们二人早就住在了一起。她不能想象,老师怎么能够这个样子,老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怎么能够未婚同居这么不自爱呢?

“百事通”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女生,比她大了差不多两岁,虽然同她一样还在读六年级,但却出落成一个美人了。她不喜欢这个爱往自己的脸上抹粉,还带胸罩的女孩,但“百事通”却总喜欢有事没事就往她身边靠,用“百事通”自己的话来说,你的成绩那么好,跟你在一起玩,我也是好学生了,不会被别人骂作“坏女孩”了。

她不明白别人为什么会骂“百事通”为坏女孩。这个女孩尽管有些爱美,有些不够聪明,甚至考试总不及格,知道一些事总忍不住要告诉别人,但本质并不坏啊!她还记得,她从内地转到这所学校时,被班里的男孩子欺负,还是“百事通”出面,把那些男孩子给撵走了呢!

罗莉小姐盛气凌人地站在讲台上,她的目光环视了教室一圈,教室内顿时鸦雀无声了。最后,她把目光定格在“百事通”的身上,用一副冷冰冰的语气说道:“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有事没事都往老师办公室跑,往老师的宿舍跑。你说你们是想干什么?有一点风吹草动的,就添油加醋地给家长说,好像这学校的老师都不是好人。你们说,你们的良心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她莫名其妙地盯着罗莉小姐,不知道她在骂什么。罗莉小姐经常在班里骂学生,同学们早已经习惯了。事实上,罗莉小姐稍微有一丁点儿的不开心,就会在教室里大发脾气,有时候还会踢打男同学。但这次,罗莉小姐骂的似乎更加厉害,更加没有来由。

她顺着罗莉小姐的目光望过去,发现“百事通”满脸通红,在座位上不住地绞着手指。难道罗莉小姐是在骂“百事通”?她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联想起昨晚的噩梦,隐隐地感到那个噩梦真的就要来临了,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那是在上周她值班的那天,她与同桌把教室里的卫生全都打扫干净时,天已经有些晚了。那晚的风有些大,天气预报说台风就要来了。教室门前四季常青的松树随风摇动,发出沙沙的声响。她把扫帚放在教室的门后面,去洗手间洗手,准备洗干净了回家吃晚饭。当她走进洗手间时,她从洗手间的窗口看到丁老师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丁老师还在忙着,没有吃晚饭?还在忙着批改作业、备教案?她洗了手,走向另一栋楼。她想无论如何都应该给丁老师打声招呼的,告诉他不要那么忙碌。她走到他的门前时,看到门是关着的,还听到了房间里有响动。她踮起脚尖从窗帘的缝隙向里张望,里面的情景吓了她一大跳。“百事通”趴在办公桌上,丁老师弯腰俯在她身上,裤子掉落在脚下。她完全被搞糊涂了。她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隐约明白这事情有些不对头。她立刻跑开了,连招呼都没有给老师打。她没有向任何人讲起这件事情,她的母亲更不用说了,她们之间平时就缺少交流。她不敢对别人讲,她害怕别人知道丁老师干了坏事,会说他是个坏人。

丁老师怎么能是坏人呢?她见到的所有人都对丁老师赞不绝口,说他是这所学校从未有过的最好的老师。她看见过他给学习不好的同学补课,照顾生病的同学,有时把同学带到医院,还掏钱包给同学垫上医疗费。他对每一个同学都很好,从来不打骂他们,每天都面带微笑;他有办法解决同学间的每一次纠纷;他能把枯燥的语文课讲得横趣纵生,让同学们都喜欢上写作文,并且还有市里的作文大赛获得奖项。

她与丁老师没有血缘及亲戚关系,但丁老师对她格外地好。她刚从内地转来时,普通话讲得极不标准,丁老师就时常辅导她,还安排班上学习好的同学帮助她快速补习上功课,很快,她的成绩就跟上来了,普通话也讲得流利了,丁老师就安排她当上了学习委员。有时候她值班打扫卫生而校车已经开走时,丁老师如果知道了,就会亲自送她回家。丁老师还把她介绍给别的老师,说她是班里最好的学生。学校组织了各种兴趣学习班,每一个兴趣班的老师都喜欢教她。她知道,这是丁老师的帮助。明白了这一点,她知道自己欠了他一份情,所以她决意要回报他,至少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她努力保持在年级里成绩第一,有空时也会帮丁老师打扫一下办公室,或者宿舍。

但就在昨天晚上,她流了很多血之后,在母亲的安慰下,她很快进入了梦乡。她做了一个噩梦,在噩梦里她看见丁老师被一群身被警服、头顶国徵的人带走了,她看到那些人给丁老师戴上了手拷,把他带上了警车。许多人都围着观看,那些人还不可理喻地指着丁老师骂,骂他是禽兽,是流氓,还有一个妇女,脱下鞋子向丁老师砸去。她想冲过去用身体掩护丁老师,但却被母亲牢牢地抓住了。她拼命地挣扎,但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醒来的时候,满身大汗,仿佛刚才真的挣扎过一样。她本来想,今天一早就告诉丁老师,她的这个噩梦的,告诉丁老师要小心,可能会有不怀好意的人要伤害他。但一直到现在,她还没能看到丁老师的影子。

此刻,听到罗莉小姐这样讲,她有种不安的感觉。她感到她的心一直被某种动物慢慢地撕裂。那是一潭水,深不见底的水,而她就在其间,无论如何都游不到边,只能慢慢地沉下去。她试图克制自己,让情绪平缓下来,使自己下沉的速度能够减缓。当然,她的努力是白费的,是没有一丁点效果的。

总算下课了,她急匆匆地冲出去。一辆警车正呼啸着离开校园。她立刻直觉到出事了,急忙飞跑到丁老师的办公室。眼前的情景让她惊呆了:办公室里一片混乱,桌子、椅子倒在地上,同学们的作业本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各处,没有丁老师的身影。办公室门口有几位老师站在那里,他们正在小声地议论着什么,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脑袋。

看着这幅情景,她感到最后一丝支撑她沉落的空气也被抽走了,她一下子坠落到了潭底。她失魂落魄地往回走着,她能听见心底那种尖叫正如刚才离去的警车的警笛,将她的心肺一片片撕碎。她没有失声痛哭,她是一个要强的孩子,她的泪只能流在心底,只能自己知道。

她站在“百事通”面前,直盯盯地望着她,她问:“是你吗?”

“百事通”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满面通红,嘴唇哆嗦着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她终于忍不着,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百事通”轻轻地握起她的手,问道:“你为什么哭啊?难道他也对你做过这样的事吗?”

“不是,我哭是因为噩梦成真。”她把“百事通”的手甩开,继续往下说:“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找我玩了,我们不再是朋友了,我也不再有任何朋友了。”

她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间已经干了,脸上一滴也没有了。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