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又一次在这里集会纪念六四。

六四已经过去整整19年了,但是,六四还没有成为历史,因为正义还没有得到起码的伸张。作为中国人,如果我们仅仅悼念地震的死难者还是很不够的,我们还必须悼念六四的死难者,因为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因为当年我们和他们是站在一起的。如果我们忘记他们,那不但是对死者亡灵的亵渎,首先也是对我们自己的背叛。

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六四好比一张考卷,考问我们的记忆和良知。

是的,不少人似乎已经遗忘了六四,很多年轻人似乎不知道六四,但是我要指出的是,他们的遗忘实际上是一种选择性的遗忘,他们的无知实际上是一种选择性的无知。他们遗忘是因为他们不敢想起,他们无知是因为他们不敢知道。他们不敢面对六四,因为一旦面对六四,必然会激发起你对专制暴政的义愤,刺激起你屈服于杀人政权的耻辱,激励你起来向暴政抗争。如果你害怕抗争,你就只好克服你的义愤和耻辱,你就只好背过脸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假装什么都忘记了。我们在这里纪念六四,也是在重温历史的记忆,呼唤沉睡的良知。

现在有的人把中国经济的发展来为六四辩护。其实正相反。正是因为六四,因为六四屠杀造成了巨大的恐惧,共产党才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在改革的旗号下,疯狂地掠夺人民的财产。古今中外没有一个集团象中共这样,先是以革命的名义消灭一切私产,建立起无所不包的公产,然后又以改革的名义,把属于全民的公产变成他们自己的私产。这样的经济改革越发展,中共统治集团越不愿,也越不敢政治改革,因为他们担心一旦开放民主,他们会受到经济清算。因此,我们不能把自由民主的希望寄托于中共统治集团,而必须依靠我们自己。我们和中共统治集团的斗争,是自由与暴政的斗争,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它不仅关系到我们自己的命运,也关系到人类的前途。

2008年6月4日

《胡平文库》讲演·访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