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友人,是出生于八十年代的中国音乐人,给我发来他新近创作的一首歌,我听了一遍就记住了歌词。泪水悄然滑落,因为那透着怀念的声音在悲怆地唱着:“六月的一天,全是年轻的脸。他们在春风里,忘记了时间。六月的一天,全是年轻的脸。他们在阳光下,想象着世界。一场大风,把你吹散;一场大雨,把云冲淡。一场大风,把我吹远;一场大雨,把足迹冲淡……”

我知道这歌是为谁唱。与此同时,在我眼前浮现的不止是20年前的天安门,还有去年的多卫康三地;不止是去年的多卫康三地,还有20年前的帕廓,还有50年前的罗布林卡……那是藏人的脸,不止是年轻的脸,还有中年的脸、老年的脸,而年轻的脸最多,让人扼腕美好的生命宛如献祭一般悲壮消逝。就在昨天,我与一位远在异国的藏人谈论“六四”,认为“六四”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特例,也不是一个单单属于中国的现象;对比去年的西藏事件,其实有本质的相同。

中国异议作家余杰曾撰文讲述在“六四”屠杀发生后,尊者达赖喇嘛为被杀害的中国人洒泪,难过地说:“他们怎么能够用这样残暴的手段对付和平示威的学生?那些鲜活的生命多么宝贵啊!”尊者表示要公开谴责中共的镇压行为,而当时正值藏中接触进入关键时候,如果发表这样的声明,或将再次中止彼此的对话。然而尊者严肃地说:“在这个悲伤的时刻,我们要与那些被杀害的生命站在一起,要为他们的灵魂而祈祷。”

而在“六四”屠杀发生之前,在那年三月的拉萨老城,完全一样的屠杀发生在藏人身上。除了时间和地点不一样,另一个不同是民族的不同,但屠戮者都是中共指挥的军队,在北京自称是“人民的军队”,在拉萨自称是“百万翻身农奴”的解放者。当军队以平息“骚乱”的名义镇压藏人的抗议时,多数中国人相信的是当局的说辞。当军队以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名义镇压天安门以及中国许多地方的学生、民众的抗议时,大多数人还相信当局的说辞吗?事实上,“六四”的教训之一,应该是让世人醒悟到,这个政权既然可以毫不留情地对自己的孩子和子民大开杀戒,那么它对被它统治之下的异族(或者说少数民族)大开杀戒,根本不足为奇。所以这是这个政权本质的问题,而不是民族的问题。

换句话说,“六四”其实是面镜子,清楚地照彻这个政权的本质。从“六四”这面镜子里,可以看见天安门广场变成了血腥杀场,也可以看见1959、1989年、2008年的拉萨变成了血腥杀场,还有喀什噶尔,还有蒙古草原……汉人、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等等。这个专制政权存在一日,无论哪个民族,都面临生灵涂炭。有些人认为“六四”是这个政权一时失误造成,其实不然。所以,纪念“六四”,也是纪念我们西藏的1959,纪念我们西藏的2008。

而尊者达赖喇嘛的泪,是为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而洒;尊者达赖喇嘛的祈祷,是为每一个每一个受难者的命运而祈祷。在“六四”20周年之日,尊者再次发表公开声明,呼吁在中国取得经济发展的同时,“中国领导人有勇气接受真正的平等原则,容纳更多不同的声音。一个宽容和正常的新政策,可以引导中国社会走向真正的和谐,也可以在国际大家庭里,提高声望。”若能这样,汉人有福了,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有福了,所有人都有福了。

2009-6-3,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6月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