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夜里,友人发来短信,只有四个字:“乌市出事”。心在往下沉,因为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网络上,源自现场的消息出来一个,被删除一个,动作真够快。即时博客类似Twitter、饭否的消息也渐少,有说乌鲁木齐的通讯包括网络、电话都处于非正常状态。又是这样,民间渠道的声音,被死死压住。又是这样,仅仅几个小时,当局就迅速定性,宣布这是“一起由境外遥控指挥、煽动,境内具体组织实施,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犯罪。”

之所以说又是这样,是因为这一切是那么地熟悉,尤其对于藏人来说,所有的说辞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把达赖喇嘛换成了热比娅,把拉萨换成了乌鲁木齐,把3月14日换成了7月5日,全都是精心策划的打砸抢烧,接下来,当局的严酷镇压就成了理所当然。而为了使镇压更加合理化,当局的宣传机器也迅速启动,所有媒介所推出的报道,与去年三月间央视精心制作的那个3·14纪录片非常相似,甚至可以照搬解说词。

真相是什么样的?在乌市首先举行的是和平请愿游行,最后却出现打砸抢烧,这是否与当局在其中扮演的神秘角色有关?和平请愿游行的维吾尔人不会愚蠢到因打砸抢烧甚至杀而徒留把柄的地步,然而就跟去年3月14日一样,混杂在拉萨街头的便衣、特务,率先打砸抢烧,有意触怒抗议者,与此同时官媒跟进,搜集证据,然后才是军队实行镇压。这多么娴熟的手法,有人已经玩得滴水不漏。

所不同的在于中国官媒先下手为强,企图掌握主动权,例如有中国官媒人士沾沾自喜地说:“国内媒体表现较之去年西藏暴力事件长进了太多。……在新华社发出第一篇英文稿之后,路透、美联和法新三大通讯社也迅速播发了稿子,但关于骚乱事件的描述都援引了新华社的英文稿。可以说,在针对骚乱现场的描述上,新华社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没错,国际媒体一时成了新华社的帮手,但不会持久,因为已经有具备洞察力的声音发出。

耐人寻味的是新华社在报道所谓的“新疆暴乱”时甚为详尽,可是,何以不如此报道发生在6月26日的韶关事件呢?事实上,“7·5”事件的导火索正是充满种族仇恨的“韶关仇杀韶关事件,可是中国官媒的片面报导,反而令韶关事件更加不明朗化,并且掀起中国社会对整个维吾尔民族的敌视,这实质上是相当危险的。然而,中国官媒是不会汲取教训的,一方面竭力渲染骚乱画面、伤亡惨况,而这只会加深民族之间的怨恨,制造更大的悲剧;一方面继续编写着故事,如称在乌鲁木齐游行的“年轻男子……挥舞着木棍,而其他几个人分发锄头”,真可谓百密一疏,从其公布的死伤数字来看,百多人死亡,上千人受伤,短短数小时内,这些原始武器竟可能造成这么大的牺牲吗?有亲历者称军警端枪射杀,从而使抗议者当场毙命,却被斥为谣言!

从去年西藏事件之后,当局重又制定、调整了若干应对方案,无一不是更为强横,但这么做会有效果吗?以强力镇压换来的平静不是真正的平静,所有这些被压迫的异族人,一时会沉默,但盘桓在内心的愤怒之火却是扑不灭的,当有一天,火焰冲出被压抑的胸膛,在烧毁自己的同时,也会让世界见证对压迫者的喷发。从去年三月到今年七月,从拉萨到乌鲁木齐,皆是“一样的泪水一样的日子一样的我和你……”

2009-7-7,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