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现代化”似乎成了政治正确。在中国,“现代化”成为遮蔽一切的借口。遮蔽政治的黑暗专制,遮蔽经济的畸形发展,遮蔽文化多样化的日益丧失,遮蔽生态与资源的被污染、被掠夺等等,这些都是宏观的方面;具体到人来说,无以复加地高调“现代化”,为的是遮蔽官员的贪婪和腐败,遮蔽底层的被盘剥和苦难,遮蔽贫富差距如越来越深的裂痕,劣币驱逐良币,笑贫不笑娼,在“现代化”的陷阱里,这个国家已经难以自拔。而对于藏人、维吾尔人等原本有着自己完整的生活和文化的民族来说,“现代化”所带来的是所向披靡的围剿以及难以阻挡的毁灭。

我并不是要以危言耸听的方式来拒绝现代化。有人往往将“现代化”窄化为现代科学技术,把批评“现代化”的人都说成是遗老心态,或者只图自己“现代化”而要求别人原生态的自私虫,这完全是一种曲解,或出于无知,或才是别有用心。2006年,火车开往拉萨之时,当局以及当局的喉舌们以救世主或者代言人的口吻说,我们希望西藏人民也有享受现代化的权利;传统与现代化,一个都不能少。听上去很有道理,可是请别忘了,没有权力,哪来权利?!没有权力,遑论传统!我当时写过,西藏的问题并不是一条铁路的问题,只要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别说一条铁路,就是村村通铁路,那都没话可说,可是没有自治权,就只能任由别人宰制自己的命运。

正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一样,一块土地、一个民族也有自己的身份。既然是身份,就应该是属于自己的而不是与别人雷同的,否则那不是你而是别人的替代品,这是常识。可是,比如我们的拉萨,如今已是中国那些在所谓的现代化进程中失去自我的一个个城市的克隆版,布满各种被说成是“现代化”的建筑物,而这些不伦不类的替代品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拉萨的风水。原本别具一格的拉萨风景,原本得来不易的拉萨生态,与之相协调的并不是这个新城,那个大厦,更不是即将出现在布达拉宫周围的地下通道、过街天桥,而是绝无仅有的布达拉宫和原本散发着藏人生活气息的雪村,而是饱经沧桑的大昭寺和原本充满帕廓周围的老房子,而是半山坡上宛如白米堆积的哲蚌寺、山脚下掩映在荆棘林中的色拉寺,以及毁于解放军炮火中的药王山上的门孜康,那些才是拉萨真正的荣耀,与世世代代生长于此的藏人构成了拉萨独特的身份!令人痛心的是,这一切似乎正在以覆水难收的速度消失。

拉萨房地产的兴隆说明了什么呢?且不说建筑物的风格丑化了这个城市,而且将要入住这些建筑的又是什么人呢?藏人吗?有那么多的藏人吗?还是为正在迁往拉萨的源源不断的外族移民而建?而近年来开发上市的五花八门的“西藏特产”,被包装上西藏元素在西藏和汉地销售时,其中又蕴含着什么样的讯息呢?仅仅只是商业的?还是隐含政治的?而且,受益者或者说最大的受益者是谁、是哪些人?而被剥夺的又是谁、又是哪些人?实质上,如暴风骤雨一般席卷拉萨席卷西藏的“现代化”是一种伪现代化,与革命、战争的杀伤力和破坏力是一样的,充斥着血淋淋的硬暴力、糖衣炮弹的软暴力,以及不硬亦不软的暴力,都打着“发展”的旗号,以现代化的名义在西藏的大地上蓬蓬勃勃,撞击着人们的感官,改变着人们的内心,最终改写着西藏的身份,而这就是赐给西藏人民的幸福吗?

2009-8-26,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