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灯盏

图为“真理之光”奖——西藏灯盏(张晶摄)。

王力雄在“真理之光”授奖仪式上的致谢词

尊敬的达赖喇嘛,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ICT将真理之光奖授予我们这个群体。

在这荣幸的时刻,我更为挂念参与起草“处理西藏局势十二点意见”的刘晓波先生,此时他正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关在中国的监狱。

我要在这里补充,公布的签名者有308人,因为当时负责接收签名的志愿者受警方威胁,被迫停止工作,签名邮箱也遭黑客攻击,导致未统计的签名被毁,以及后续签名无法收到,虽然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知道那些名字,但是今天的授奖无疑也应包括他们。

308位签名人中大部分是中国大陆人,也有海外华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大部分是汉人,也有其他民族人士;有很多知识分子,也有工人、农民、学生和市民。这个来自各方的群体,如果用一个共同特征概括,那就是民间。

这个群体绝非中国警方或大汉族主义者们宣称的,是反对中国的。相反,我们热爱中国。但是爱中国不等于爱政府,敢于对政府提出批评,才是对中国真好。而一个不接受批评的政府,一定有害于中国。

这个群体也不像有些评论所说,是站在藏人一边。我们的表态并非出于选择阵营,而是出于对真理的追求。如同在黑夜怒海中航行,不追求灯塔之光是不可思议那样。“真理之光”奖的名字,正是传达了这种含义。

专制权力的虚假宣传和信息封锁,使得多数中国民众对西藏真相难以了解,也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无法知晓。这是西藏问题长期无法解决的主要障碍。消除这种障碍,应当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使命,因为最大的知识不是别的,正是真相。

西藏的反抗尚未平息,新疆的动荡又震动中国。乌鲁木齐维汉冲突之暴烈,凸显了最令人担忧的一面——民族矛盾在中国已经变成种族对立。这是专制造成的恶果,然而却可能在民主转型时全面爆发。因为专制有镇压,民主却使镇压失效。

这强烈地提醒我们——解决民族问题不能仅靠官方变化,也不能以为静待民主到来一切自然解决。如果不能提前消弭民族仇恨,实现人民和平,即使政府更换,即使民主降临,民间敌对仍在,内战和屠杀一样可能。

专制造成的民族仇恨,反过来成为专制者拒绝民主的理由,而且得到受大汉族主义蛊惑的国民支持。这种绑架者与人质共生死的逻辑,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难解之结。

超越这种困境,必须从推动民族间的民间对话开始。只有各族人民化解仇恨,实现团结,才能驳倒专制者以民族冲突而拒绝中国民主的理由。

这里说的民间需要具备足够的人群规模,有充分的随机性与覆盖面,还得以民主的机制运转、表达和获得合法性。这可以算是一个罕见的吊诡——为了防止民主来临时呈现专制恶果,首先要在专制之下形成民主的群体和沟通。这虽然是对勇气与智慧的巨大挑战,我们却只有挺身迎接,因为除此没有他途。

面对专制权力的封杀,民间的民族沟通要凭借互联网等新型技术,要发现前所未有的民主形式,还要创建更高超的组织机制……对此我们正在着手,难度很大,要做的工作很多。幸运的是在今天这个全球化时代,正义事业可以从整个世界寻求支持。我们今天齐聚一堂,正是这一精彩时代的写照。

感谢达赖喇嘛,您始终不懈地与中国人民寻求共识,争取汉藏民族双赢的未来;感谢在座的诸位,为你们以往已经给予的支持,也为你们在未来即将给予的支持。

谢谢。

王力雄

2009年10月7日,华盛顿

*****************************

附:“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联署签名书

1.当前中国官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方式,具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对维护国家统一的长远目标非常有害,我们呼吁停止这种宣传。

2.我们支持达赖喇嘛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妥善处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

3.中国政府宣称“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事件,我们希望政府出示证据,并建议政府邀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证据和事件过程、伤亡人数等进行独立调查,以改变国际社会的相反看法和不信任心态;

4. 我们认为类似西藏地区中共领导人所说“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那类文革语言无助于事态的平息,也不利于中国政府的形象。我们认为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政府,应该展示出符合现代文明的执政风貌。

5. 我们注意到,拉萨发生暴力行为的当天(3月14日),西藏自治区负责人就宣布“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这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将发生,然而却没有有效阻止事态发生和扩大,这其中是否存在渎职,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处置。

6. 如果最终不能证明此次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而是一场被激起的“民变”,则应该追究激起民变并且捏造虚假情报蒙骗中央和国民的责任者,认真反省教训,总结经验,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7. 我们强烈要求不对藏族民众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对被逮捕者的审判必须遵循公开、公正、透明的司法程序,以达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8. 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允许有公信力的国内外媒体进入藏区进行独立的采访报道。我们认为,目前的这种新闻封锁,无法取信于国民和国际社会,也有损中国政府的诚信。如果政府掌握真相,就不怕百般挑剔。只有采取开放姿态,才能扭转目前国际社会对我国政府的不信任。

9. 我们呼吁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思考。激烈的民族主义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

10. 1980年代的西藏动荡局限于拉萨,这次却扩大到藏区各地,这种情况的恶化反应出对藏工作存在严重失误,有关部门必须痛加反省,从根本上改变失败的民族政策。

11. 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必须遵守中国宪法中明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让藏族民众充分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希望,让各民族国民自由地表达对政府民族政策的批评和建议。

12. 我们认为,必须消除民族仇恨,实现民族和解,而不是继续扩大民族之间的分裂。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故而,我们呼吁国家领导人直接与达赖喇嘛对话。我们希望汉藏人民消除误解,开展交流,实现团结,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和宗教人士,都应该为此做出努力。

2008年3月22日

(首批)签名人:

王力雄(北京 作家)
刘晓波(北京 自由撰稿人)
张祖桦(北京 宪政学者)
沙叶新(上海 作家 回族)
于浩成(北京 法学家)
丁子霖(北京 教授)
蒋培坤(北京 教授)
余 杰(北京 作家)
孙文广(山东 教授)
冉云飞(四川 编辑 土家族)
浦志强(北京 律师)
滕 彪(北京 律师 学者)
廖亦武(四川 作家)
江棋生(北京 学者)
张先玲(北京 工程师)
徐 珏(北京 研究员)
李 骏(甘肃 摄影师)
高 瑜(北京 记者)
王德邦(北京 自由撰稿人)
赵达功(深圳 自由撰稿人)
蒋亶文(上海 作家)
刘 毅(甘肃 画家)
许 晖(北京 作家)
王天成(北京 学者)
温克坚(杭州 自由职业)
李 海(北京 自由撰稿人)
田永德(内蒙古 民间维权人士)
昝爱宗(杭州 记者)
刘逸明(湖北 自由撰稿人)
刘荻 (北京 自由职业)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10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