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树立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整整56根巨型、鲜艳的“民族团结柱”,在1949年以后的中国“国庆”史上,似乎是历届庆典都没有过的尤为别出心裁的一个节目。之所以会产生“寓意平等、团结、和谐的56个民族”的56根“民族团结柱”,其缘由其实与去年的西藏事件、今年的新疆事件有直接关系。藏人和维吾尔人,似乎成了这个国家56个民族中最不稳定的因素,积怨已久的爆发,族群之间的恶化,刺激得中央至地方的权力者们手忙脚乱,一方面对出现问题的民族地区采取严酷的高压手段,以至许多地方长期处于“军管”状态,一方面就像舞台上的“变脸”,在对外亮相时,竭力要展示“火树银花不夜天,兄弟姊妹舞翩跹”的民族风情画面。

这56根眼花缭乱的“民族团结柱”,将当年毛泽东关于民族大团结的诗句具象化。新华社还专门发文赋予其特殊意义,称其为“全新的图腾的符号,属于当下的每位共和国公民共同拥有”,“有了这样的一个柱石,就把各族人民内心的期待演绎成具有神圣般威力的图腾,就是把这样的一种植根于民族繁荣大业的心脉共同相应这个图腾给予我们的历史深厚和博大胸襟”。而所谓“图腾”的本意,被认为是与原始社会的原始人群的信仰或者迷信有关,对“图腾”的崇拜,被认为是原始部族的一种原始宗教仪式或原始宗教现象,这对于奉行无神论且自许代表先进文化的中共,应该是需要扫进历史垃圾堆的陈旧概念,而无需借此唤起群众的迷信意识。当然,从本质上来说,中共虽然举的是反宗教的旗帜,却恰恰是为了让它自己的新宗教一统天下,从毛泽东时代起,就制造了一颗颗“精神原子弹”来征服人心,如今的“民族团结柱”无非是又一颗“精神原子弹”,其目的正如阿伦特所说,“提供了一种情感上的魅力,似乎在深度和广度上超越了民族主义的局限性,从中生长出一种新的民族主义感情”。

然而,在民族问题频仍的情势下制造的“民族团结柱”,无论再巨大,再夺目,并不能遮蔽政权想要遮蔽的事实,反而进一步凸现了危机。总是过犹不及,总是欲盖弥彰,总是弄巧成拙,从去年到今年,从西藏到新疆,乃至其他民族地区,大大小小的群体事件、族群冲突事件,所暴露的并非别有用心者的图谋。除非当权者真正地本着“平等、团结、和谐”的善意,去反思,去修正,去解决,否则,当我们从官方媒体的宣传上、从状如舞台布景的天安门广场上,耳闻目睹这56根粉饰现实的“民族团结柱”,受到的却会是看穿这个国家本质的教育。

比如,一位国际汉学家说,这56根红彤彤的柱子模仿的是罗马帝国时代的气派,企图从形式上产生征服一切的帝国主义的力量。一位来自农村的中国人说,这56根红彤彤的柱子就像56根金箍棒,每一根金箍棒抡击一个民族。一位中国知识分子回忆他曾去人民大会堂看演出,看见“一大群人穿着各个民族的服装,载歌载舞齐声赞歌”,批评说:“这难道不是一个现代版的中央帝国在炫耀万邦来朝的仪式么?今天还会有哪个国家会刻意将所有少数民族各选一对演员代表,穿上平时根本不穿甚至早已淘汰的服饰,在首都欢天喜地的歌舞展示呢?我能想起来的,只有强盛的苏联帝国,曾让各民族代表轮番上场激动地表达‘对各民族的伟大父亲’斯大林的赞美,而苏联帝国已经解体了。”

2009-9-30,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