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3月1日

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召开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在每年的3月3日召开全国政协,在3月5日召开全国人大。

在26日一早,我看到我家大院门口外有一辆警车。9点钟我一出家门,见到院门口的监视房里,坐着一名警察(德外派出所的李民警)、一名联防(下岗职工再就业的老崔)、一名特勤(外地孩子,穿黑制服),他们上岗了。

我是要到健宫医院去看望王连禧,他骨折手术正在住院治疗。我是在联防老崔的陪伴下去,坐在他的电动摩托的后座上,去得健宫医院。

在2月12日,我曾到医院看望过王连禧,并送去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给王连禧的一点奉献(600元),后我写了《29年前的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王荔蕻大姐得知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后,转来500元。我将王荔蕻大姐的500元送给了王连禧,带去了王荔蕻大姐的问候。

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能够给患难中的王连禧带去温暖,我感到很高兴。

我是1989年2月走进的教堂,很快接受了耶稣,信主成为基督徒。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1995年至1997年)、行政拘留13天(2003年)、有期徒刑2年和监视居住2个多月(2003年至2006年)、剥夺权利2年(2006年至2008年)、刑事拘留1个月(2014年)。

2006年1月30日有期徒刑2年出狱后,直到2016年,我是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有关部门在我家院门口盖了一个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有联防在此上岗,每班2人,8人4班运转。到了所谓的敏感日子,警察也来上岗,不许我出家门,或者必须出门(如买菜等),他们跟着。

到了2016年后不再一直监视了,联防不再来这里天天上班了。但依旧是,到了所谓敏感日子,他们会到这监视房上岗,来软禁我。

由于10多年来,如此被监视、遭软禁,使我一直无法正常生活,使我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曾因没有钱,而不能及时做手术,或没有钱来做手术(我曾两次需要手术治疗)。

面对如此逼迫,我感到很不理解,作为基督徒,我仅仅传福音,希望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这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同时,我又感到很能“理解”,因为一些人是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宗教(包括基督教)都是愚昧、无知、迷信、反科学的,理应被打压,被限制。

为此,自信主后,我一直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为什么说是真的存在上帝。如,“宇宙大爆炸理论”说,在1百多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而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

我一直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为什么说只要接受耶稣,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来仇敌都爱),人人都应当来接受耶稣,以此来具有健康的心身。如,脑科学将告诉我们,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使得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崇拜明星,如崇拜英雄;并使得我们崇拜效法了“谁”,我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心。

为此,作为自幼喜爱自然科学的我,作为从事精神医学工作的我,一直进行有关的科学研究。经过这近30年的研究,我的研究终于告一段落,并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10多万字)。

我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的争辩,尤其是在我又遭如此软禁的时候。我要说,我们仅仅是希望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以此来具有健康的心身和美好的社会,这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以愚昧、无知、反科学来打压我们,毫无道路。

在此,请肢体们、朋友们,一读我的论文,并帮助出版、发表。我不知道,这样的监视、软禁将来会怎么样,还望肢体们、朋友们帮助我保留一下的我的论文,这是我30来年的心血。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院门口外的警车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3010038221.jpg

《29年前的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2/xuyonghai/22_1.shtml

《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王荔蕻大姐给予帮助》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2/xuyonghai/35_1.shtml

《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我要为信仰竭力争辩》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3/xuyonghai/1_1.shtml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见:

http://xuyonghai.blogchina.com/

或:

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