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个怪胎
…….

它的脸皮比墙还厚。自己选自己,自己赞美自己,自己给自己打分,自己给自己高福利。

它自吹自擂,自己永远正确,敌人吓尿吓傻。

它的教育方法别出心裁。用嫖客来教育人民不要造谣,用亩产万斤教育人民说真话,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来教育人民公平,用垄断一切资源教育人民不要仇富,用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藏红颜教育老百姓要爱国。

它很神秘。当你遇到困难需要它时,它不见了;当你自己解决时,它立刻回来了。

它巧舌如簧。它喜欢把臭得说成是香的,它擅长把丧事变成喜事,它驱逐人民说成是居住环境安全,它消费税说是为了保护环境,它穿上制服打小贩是为了整顿市场秩序,它给药品涨价是为了用药安全。

它蛮横。它让你生一个就只能生一个,它让你生两个就不能只生一个,它让你回乡就回乡,它不准你留在城市你连夜要离开,它叫你干嘛你只能干嘛,它没叫你干嘛你不能干嘛,没有它的准许,你说话都不可以,没有它的命令,鸟儿不许歌唱,花朵不准绽放,树叶不许悄落。

它任性傲慢。想收多少税就收多少税,想印多少票子就印多少票子,想贪多少就贪多少,想抢多少就抢多少,想睡明星就睡明星。

它喜欢比烂。如果你说油价太高,它说瑞典更高;如果你说瑞典公路都不收费,它说日本收费;如果你说日本工资高,它说俄国也不高;如果你说俄国全民医保,它说印度没医保;如果你说印度没强拆,它说伊拉克还挨炸;如果你说伊拉克有自油,它说朝鲜更惨;如果你说朝鲜有说好租房,它说阿富汗还住山洞。

它喜欢粗鄙行事,喜欢这干那干。它想干的事,瞬间就能干完,比如拆迁;它不想干的事,永远都不会去干,比如公开财产。

它不负责任。所有的坏事都是别人干的。动辄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它喜欢造假。GDP造假,新闻媒体造假,股市造假,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物品无一不造假。

它爱好演戏。把贫困人员当道具,把小民的感动当收获。

它极其脆弱。怕这怕那,怕公开财产,怕公开帐目,怕公开国籍,怕人们说话,怕网络太杂,怕忠诚掺了假,怕名猪自油来了会亡了它。

它的眼睛有毛病。在怪胎的眼里,投靠美英的,是走狗,投靠日本的,是汉奸,投靠耶稣的,是西方敌对势力。

它对外如狗熊,它对内如英雄。它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它的名字叫怪胎。

2018.3.15

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