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海燕)

人在奔跑,/风在呼啸/“外交大楼”/传来了宾主的欢笑./一杯香槟,/一声“天皇”,/

五省领土,/又将在一片欢笑中送掉!

火在燃烧,/血在奔腾;/“外交大楼,”/送来了美女的歌声;/“天皇万岁”保佑我们!/

在饥饿线上挣扎的人群,/便做了“武士道”刀剑下的牺牲!

人在奔跑,/风在呼啸;/血在奔腾;/火在燃烧!/黑压压的人头,/挤满了天桥;/悲壮的呼号,

响彻了云霄!

队伍象万里长城;/手挽着手,/浩荡地向/“外交大楼”进军!/一阵呐喊;/

无数无数的人群,/怒潮般的向前涌进!/千万个人团结成一个人;/千万颗心变成千万个子弹,/向一个靶子瞄准!

几卡车“皇军”,/埋伏在十字路口;/几百个军警,/铁桶般的将“前门”把守!

群众象暴风雨前的雷电在怒吼:/“冲呀!冲呀!冲向前去,/扑灭一切敌人和走狗!

他们有枪,我们有拳头!”/大刀和警棍在背上挥动,/石头和拳头在空中乱舞!/

水杂着弹向大众扫射,/血和着肉向敌人直扑!/喊声压倒了枪声,/愤怒冲破了恐怖!/

“要回我们的人,要回我们的人!”/“他受了伤,他受了伤!”/群众象决堤的洪水一样,/

几个警士被摔倒在地上,/黑簇簇的人群扭做了一团./负伤的战士们在血肉中挣扎,叫嚷:/

“亲爱的警士们,我们同是被宰割的羔羊!/赶快掉转枪口对准真正的敌人,/

争取我们自己和民族的解放!”

千万个群众占据了广场;/这儿是排山倒海的声势;/这儿是激昂慷慨的演讲;/

这儿是震天价响的鼓掌!/“皇军”怒得目瞪口呆;/警士苦笑着脸,/自己解除了武装!/

这是火山爆发前的震动!/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征象!/

火在燃烧./血在奔腾,/香槟和歌声,/血泪和忿恨!/水龙浇不灭革命的火焰,/

寒风吹不冷反抗的热情!/ 人在奔跑,/风在呼啸;/气压沉重的北国,/喷出空前的咆哮!/

傍晚的红霞映着战士的血迹,/发出胜利的微笑!/

原载《生活知识》(半月刊)第一卷 第十期

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日出版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