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希望”日渐混沌,大马走向何方

2018年5月9日的马来西亚大选,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土著团结党和国家诚信党组成的“希望联盟”,在选前并不很被看好的情况下,出人意料的取得大胜,终结了以巫统为首的国阵建国以来超过60年的连续执政,实现马国首次政党轮替。 由于这是发展中国家为数不多的反对党通过民主选举击败威权主义执政者的案例之一,它引发了马国内外的一片欢呼。一些国际观察家也把马国的这次大选促成的政权和平更迭,作为民主转型成功...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4)

第一章 昔日的天下观 引言:当地圆学说在晚清传播时,舆情大哗。不少饱学宿儒发出共同的责难:“要是地球真是圆的,生活在另一面的人难道都是倒立的吗?” 虽然把“中国”确定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名称是到19世纪后期才出现的事情,但中国统一的概念却已经存在了三千多年。甚至在中原的统一国家形成之前,政治家和学者已经纷纷推出了各自的统一蓝图。虽然当时还没有一个君主真正能够统治这片广袤的土地,但“溥(普)天之下,莫...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来讲的。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在振保可不是这样的。他是有始有终,有条有理的,他整个地是这样一个最合...

张展:请把我埋葬在社会主义那抔黄土里

片警看着坐在地上道路中央的我说,你看你现在像不像一个泼妇。我抬头看看四周围人聚焦的目光,看见前面的车辆,又爬了起来。这样片警和我的保安又一边押着我,把我推回了旅馆。 我坐在道路中间的原因是我打算记录一下人群聚集在卡点时候混乱的场景,我不相信那三五人挤成一堆的样儿是在防疫。一个比我力气很大的年轻保安非要阻拦不准我出去。我径直前行,他果然拉我。我干脆坐在那里,才能阻止他拽动我。但我还是输在了没有体验...

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10月5日-10月11日)

编者:本周六是被视为亚洲民主灯塔的台湾的中华民国国庆,也是香港被强制实施国安法以来的首个双十节。中共建政后,香港各界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在新界屯门红楼举行“双十”国庆暨纪念辛亥革命周年升旗活动,然而今年的“双十节”所有在香港的庆祝活动都被叫停。 强行实施香港国安法的恶果正在逐渐显现。自香港版国安法实施以来,中共和港府对香港社会进行全面整肃。在新闻、教育、民间团体以及选举、集会等各个层面都日渐收紧。...

陈卫:川渝今春不太冷

——记川渝良心犯、维权人士及家属春节聚会 一 1月20日晚10点多,卢钢和陈云飞从自贡来到了遂宁市,我知道他们是到自贡去看望刘正有和他的家属。陈云飞介绍,刘正有的状态较好,之前他绝食有很大原因是因为警察将胡玉兰抓起来,作为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反而让她跟着受苦,因此他必须抗议,至于自己入狱倒是早在维权之际就有所准备。 他们在自贡也跟那些与刘正有一起维权的百姓进行了交流。确实刘正有在自贡具有很高...

刘贤斌:民主党人印象(之四):秦永敏

在中国民运圈内,秦永敏是我最尊敬的人,但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也一直没有见过他。我第一次听说秦永敏的名字是在1993年10月。1991年4月,我因参加“八九”民运被捕,并于1992年12月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一直关押在北京市秦城监狱和半步桥看守所,直到1993年10月刑满释放。出狱之后,我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在北京盘桓了半个月,见到了刚出狱不久的王丹,又找到了以前的老...

《自由之笔》第十五期:丁玲流放北大荒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十二案(1958)   丁玲(1904年10月12日-2004年3月4日),原名蒋伟,乳名冰姿,别名冰之、丁冰之、蒋炜、蒋玮,笔名乇乇、彬芷、曼伽、彬芷、TL、从喧、晓菡、晓涵等,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1958年在遭当局以“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批判整肃三年后,又被追究1942年“延安整风”时写的文章等历史问题,作为“右派分子”被流放东北“北大荒...

张裕:诺贝尔文学奖桂冠如何颁授?

十月:评选完结和再启动 本月对于评选诺贝尔文学奖桂冠而言,既是本年度工作完结,也是下年度日程的起动。总是在星期四,也总在下午一时,但会有变化的是所在星期。通常是在10月第一个星期四,但有时可能是第二星期,或在个别情况下是第三星期。到那时候,大量新闻人员就聚集在斯德哥尔摩过去的证券交易所楼上的会议室里,等待瑞典学院常务秘书室的房门开启。恰在一点整,常务秘书抬头宣布获奖者的姓名。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

老酒葫芦:女人河

如果女人是一条河 那么男人就是河上的那只船 ~老酒葫芦 这好妹妹怎么是男的 这支乐队整天无所事事的 这首歌还没来得及唱破红尘 就已流行 这个夜晚依然可以 让诗人流浪或者 偷窥于某个烂熟于心的风景 某对若隐若现的 所谓温度或某片河流 某次沦陷前的呼叫 可以走了也可以偷偷留下 如果风能吹进洞穴 如果舌尖可以捅破黄昏 如果当晚的月色 弯成一条河 我知道今晚的女人 就是这条河 那晚的女人也是 2020-...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

二审辩护人卢思位律师,今天到达南京市。 10月12日,卢思位律师,将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复制余文生律师案光盘。 这是余文生律师不服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上诉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后,二审辩护律师第四次到达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要求复制案卷。 要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不要再制造障碍,依法立即让辩护律师复制光盘。 另外,要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也能依法尽快同意并安排辩护律师卢思位律师、蔺其...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81,重写)

“十月革命”再回顾(二) 路易斯·费希尔在《列宁的一生》中,用客观的态度写道: 从白色的君主制到红色的苏维埃,其间自由的共和国存在了八个月。列宁称这个新俄国是“世界上最自由、最先进的国家”。但是这个自由的、毕竟又是不幸的国家通过几万个受伤人的口喊出了“和平,和平”的呼声,然而没有和平。战争的继续是布尔什维主义胜利的前奏。 托洛茨基写道:“毫无疑问,每一次革命的命运在一定阶段上都是由军心的向背决定...

一真溅雪:大闹公社

——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摘自《新约圣经》提摩太后书4章7节 1974年夏季,刚“双搶”[註:1]完,我因在一个人包车一垄梯田的水时,揹一部三人水车时(这种长长的三人脚踏水车,虽是木制的但被水泡发后,也有一百多斤重),右肩关节不填被水车刮伤,我准备去省城治伤。此时原广大药房[註:2]的员工朿崇德先生[註:3]已从劳...

胡平:建立全球民主联盟是对付中共的大杀器

10月4日-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赴东京出席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四国外长会谈,就推动印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达成共识,因应中国咄咄逼人的扩张。蓬佩奥此行被认为是美国推动建立全球民主同盟的重要步骤。 9月27日,蓬佩奥接受采访时称,美国面临的中长期最大外部威胁来自中共政权。与他本人回调美方自尼克松和基辛格访华以来50年的对华政策,在战略上终止对华“绥靖政策”,美方正构建全球联盟来应对中国影响。...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3)

第一章 昔日的天下观 引言:当地圆学说在晚清传播时,舆情大哗。不少饱学宿儒发出共同的责难:“要是地球真是圆的,生活在另一面的人难道都是倒立的吗?” 虽然把“中国”确定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名称是到19世纪后期才出现的事情,但中国统一的概念却已经存在了三千多年。甚至在中原的统一国家形成之前,政治家和学者已经纷纷推出了各自的统一蓝图。虽然当时还没有一个君主真正能够统治这片广袤的土地,但“溥(普)天之下,莫...

王庆民:民族、经济、权力斗争、地缘政治——乌克兰的今昔与未来...

4月21日,2019年乌克兰大选第二轮投票结束,影视明星出身的犹太裔乌克兰人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Володимир О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Зеленський)以73%的得票率,戏剧性的击败了现任总统彼得·波罗申科(Петро Олексійович Порошенко)当选新一届乌克兰总统。5月20日,泽连斯基正式宣誓就职,并旋即对内阁进行大换血。这让国际舆论对这位“政治素人”的关注度...

张爱玲:桂花蒸阿小悲秋

“秋是一个歌,但是‘桂花蒸’的夜,像在厨里吹的箫调,白天像小孩子唱的歌,又热又熟又清又湿。“——炎樱 丁阿小手牵着儿子百顺,一层一层楼爬上来。高楼的后阳台上望出去,城市成了旷野,苍苍的无数的红的灰的屋脊,都是些后院子,后窗,后巷堂,连天也背过脸去了,无面目的阴阴的一片,过了八月节还这么热,也不知它是什么心思。 下面浮起许多声音,各样的车,拍拍打地毯,学校*r*r摇铃,工匠捶着锯着,马达嗡嗡响,但...

张展:那高高在上的“神界”

有一群存在,在这个国家,高高在上,成了“神”。他们是人却不像人。作为基督徒,也不会来承认这个世界上除了上帝之外的神,所以将他们作为打引号的“神”。但他们的存在方式是奇异的,超出人们的正常状态的。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一个阶层,一个和民众有明确的楚河汉界的领域。 之所以说他们是“神”,因为他们非常全能。 他们的天要准时蔚蓝,他们的指标总平稳增长,他们总是恰好地作为和指示,他们成了钟表决定时...

陈卫:被分裂的中国精神

按照字面理解,分裂应该是一种分开的状态,。被称作自由的百科全书的维基百科列举分裂的类型有:政治上的国家分裂,生物上的细胞分裂,地理上的大陆分裂,心理上的精神分裂,宗教上的宗教分裂。但是我们这里所谈的分裂却跟这些分裂类型有所区别。 可以肯定的说不是所有的政治制度或者相关的精神都是合理的,但是我们在运行良好的社会里一定能发现其精神具有一种内在逻辑,一种贯穿始终的原则,无论官民都认为理所当然的逻辑。在...

刘贤斌:民主党人印象(之三):许万平

我初次知道许万平的名字是在1996年,那个时候他仍在监狱里服刑。大概是这年5月的一天,我到廖亦武家里去,一见面廖亦武就说前两天又被国保抄了家,而且他还被关押了两天。我问其中的缘由,他说是因为一张照片的事情。这张照片是四川省第三监狱几名政治犯在狱中的合影,廖亦武将这张照片交给了境外某刊物发表。说着他就把这份刊物给我看,果然我看见在这份刊物的封面上赫然印着这张照片和”中国政治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