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世界上的女总统(49)——东亚第二位蔡英文连选连任...

48。希尔达·海涅 49。蔡英文(Tsai Ing-wen, 1956-) 蔡英文是中华民国第19任总统(迁台后第7任),第一位女总统;2016年5月20日至今连选连任已过四年。(中华民国总统为国家元首兼武装力量统帅,有主持国务会议及任命行政院长等最高行政权;直接选举,任期四年,可连选连任一次) 蔡英文于1956年8月31日出生在台湾省台北市的商人家庭,十一姊妹兄弟中老幺;父亲蔡洁生(1918-...

东亚:日晷(六)

他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那物件是黑色的,约有两寸宽、八九寸长。他把烟卷放到烟灰缸里。烟头在瓷器里面,只见冒出来的烟在空气中袅袅飘浮,不见泛出红光的正在慢慢地燃烧着的烟头。我想到的是,刚才之所以没有发现他在抽烟,正是这种情况造成的。暗淡的光线充当了一流的保护色。 他把左手里的物件换到右手中,揉捻着,滑动着边捋边搓,把那物件把玩得好像具有了灵性,能变成人似的。假如非人的动物或无机物、有机...

东亚:日晷(五)

第三部 我好像还没有出生,但我的命运却已注定。这没有关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什么道理都有,却都什么道理都没有。我没有出生,即使我没有生命,他们照样能够判处我死刑。他们可以把你屠杀在虚无中。 对于现实中的延安,我确实没有出生,但对于梦境中的未来,我是个响当当的人,不说有血有肉,但绝对是有思想和意志的人。我是在德坚的梦里,她躺在延安中央医院的病床上,奄奄一息,但她似乎在这种垂危中得...

东亚:日晷(四)

已经半早上了。我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一点都不知道。越是着急,就越是有意外发生。我若是按正常情况睡眠,就不会如此睡过头。若不是那梦中的头颅砸落下来,我可能还会睡着。我听到的是巨大的敲门声。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 “苏青——苏青——” 我愣了一会儿,听出是何黑的声音。我打开门,何黑几乎是跌倒进来的。他的双手抓住了我的双肩。我没有意外的表示,也没有让开。倒是他及时地站稳了,尴尬地把双手垂到...

东亚:日晷(三)

第二部 我已经死了,我的幽灵向你讲述…… 实际上我是无所谓死无所谓生的,我是由转述的人转述出来的人,转述的人想像和虚构出来的,转述的人随心所欲的结果而已,而转述的人又产生于被蛟龙吞吃了下身的我的妻子、名分上的妻子德坚躺在李家 中央医院的窑洞里的梦魇里…… 我觉得我死了比活着要好,活着有众多的不自由,有众多的限制,非亲历的东西不能瞎说,但大多数情况下,那些阴谋和阳谋产生的高层建筑,我是无权越雷池的...

东亚:日晷(二)

“你跑哪去了?噢,看你的叫花子爸爸?你要和他一刀两断,划清界限。排队——” 五十个学生,每队十人,排了五队,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延河岸边。这些孩子除了像于心这样的是延安文化人的孩子,百分之九十都是烈士和准烈士的后裔。 “我们今天的任务与昨天一样,谁第一个寻找到,……谁就是我们的英雄。” “还在河的右边找吗?” “你愿意趟水过河,没人反对。” “立正!稍息,开始行动!”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一)

内 容 提 要 一位21世纪的西安作家,为了调查40年代某无名作家在陕甘宁特区被残害致死的案件,孤身深入延安地区,结果被红军鬼魂抓到了六十多年前的乱世。在处死他前,鬼魂们对他进行整治改造。延安的实际统治者毛泽东发现这位西安作家大脑中装有预知未来的密码,便决定留下他,让他的预言能力为其服务。这位作家趁此机会一心想阻止内战,拯救死于内战战火中的近两千万骨肉同胞,在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了刺毛、刺...

苏晓康:东亚桑梓——华夏文明要步玛雅崩溃的后尘吗?...

“全球化”这个时髦概念,既不是纯经济学的,也无文明内涵,有点半生不熟,读了种种说法,还是五里雾中,后来干脆拆解得简单一点来看,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欧美发达国家(G8)之外,再加上一个中国,一个印度,便是“全球化”了,跟这个星球的其余地方不搭界。后加入的两国,偏又跟几件东西密不可分:高人口密度,廉价劳力,还有一个喜马拉雅山。 一丶 《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说,在地球...

诺贝尔奖得主:东亚教育浪费了太多生命

东亚的教育体制是比较特异的,经常是得到局外人的赞赏和局内人的诟病。日本的教育体制已经相对算这三国里比较宽松的了,有些国家就别提了,老师、学生、家长所有人都深受其苦。 中村修二,2014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因研发蓝光LED而获得2014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中村修二于2015年1月在东京的驻日外国记者协会举行记者会,批评了日本的专利制度和整个东亚教育体系。他抨击了日本的教育制度,称大学入学考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