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延安整风”与个人崇拜

何方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 一、如何理解个人崇拜? 二、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起于何时? 三、个人崇拜是如何营造起来的? 四、“毛泽东思想”的提出:个人崇拜的重要标志 五、“毛泽东思想” 到底是什么? 【注释】 个人崇拜问题在中国已谈论了50年,在中年以上的人群中几乎早已到了无人不晓的地步,现在还来谈它似乎有点多余。其实不然。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从来就有分歧,认识并没统一。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吃了...

阮铭:对党史伪造学派的清算——何方《党史笔记》一书的价值...

党无信史,原因何在? 何方《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一书的价值,就在对统治党六十余年的党史伪造学派进行了一次正本清源的认真清算。何方指出,制造伪史的源头,是延安整风和产生于延安整风的“党史编篡学”。何方称之为“党史编篡学”的“胡乔木学派”,包括后来加入的胡绳等人。我看称之为党史伪造学派更为真切。决定伪史“一锤敲定后不许动”的是毛泽东、陈云、邓小平等人。胡乔木不过是毛泽东、陈云、邓小平们...

何绍义:您走了——敬悼何方前辈

您走了,却把文字都留下了 留下的文字就像上膛的子弹 继续把政客的谎言一一射穿 您走了,却把声音也留下了 留下的声音就像啼血的杜鹃 继续为历史的真相声声呼唤 您走了,却把思想全留下了 留下的思想就像照妖的明镜 继续把人性的丑陋统统曝光 您走了,却把精神都留下了 留下的精神就像发光的灯塔 继续为前行的良知默默护航 2017年10月5日 美国加州高地市...

数百人参与著名中共党史学者何方遗体告别仪式

十月 08, 2017 (参与网记者辛云2017年10月8日报道)参与获悉,2017年10月3日凌晨两点10分,著名历史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长、《炎黄春秋》杂志原顾问何方先生逝世,享年95岁。10月8日上午十点,何方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协和医院外科楼举行,有数百名亲朋好友参与,包括杜导正、胡德平、胡德华、杜光、章诒和、邵燕祥、蒋彦永、资中筠、丁伟志、郑仲兵、章立凡、张维迎、马立诚、...

何方遗体告别仪式 杜导正悼词遭人涂黑

2017-10-08 2017年10月8日,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放着何方生前的照片。(吴亦桐提供) 2017年10月8日,何方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协和医院举行,何方的妻子宋以敏与儿子何宁与何方告别。(吴亦桐提供) 2017年10月8日,《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坐轮椅到来送别好友何方。(吴亦桐提供) 2017年10月8日,杜导正为何方提写的悼词“唤起民众、实现宪政”,遭当局下令涂黑。(吴亦桐提...

崔卫平:最后一次见何方先生

何方先生 2010年4月,我有幸搬到与何方先生住在同一个小区。因为电话常年被监听,因此也不打招呼,抬脚就到,聆听他的教诲比较多,比较了解他晚年关心的问题。与他交往的许多事情以后再写,先记下最后一次见他老人家。应该在今年(2017年)3月25日左右,这回我要远行了。其实心里想到了也许这是最后一面,但是表面上不该露出来。临告别时,眼泪和在眼里不敢掉下来。因此回家之后,用笔记下了这次见面所谈内容。 那...

自由派学者何方逝世 当局低调处理屏蔽消息

2017-10-04 2017年10月3日凌晨2时,中共体制内自由派学者、中共早期领导人张闻天的秘书、前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何方因病送医途中突然离世。中国官方低调屏蔽该消息。(吴亦桐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2017年9月末,何方将其出版的包括《党史笔记》、《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反思》等7本著作,捐给德国海德堡大学图书馆以供德国汉学学者研究使用。(吴亦桐提供) 2017年9月23日,三位中共体制内自...

著名中共党史学者何方突然去世,享年95岁

(参与网记者辛云2017年10月3日报道)参与获悉,2017年10月3日凌晨两点10分,著名历史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长、《炎黄春秋》杂志原顾问何方先生逝世,享年95岁。 中共官方媒体“澎湃新闻”报道说:澎湃新闻记者从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高洪处获悉,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长何方于10月3日凌晨2点1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何方(1922-2017),陕西临潼人,1938年...

朱瑞:朱维群的发飙耍泼与何方先生对民族政策的看法...

朱维群:现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 何方:前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副总干事。 根据北京要求,达然萨拉方面递交了《有关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中国政府称《备忘录》)。《建议》中,详尽而诚恳地表达了西藏民族对现任政权的期望和对自己未来的需求。几乎立刻,北京就召开了中外新闻发布会,朱维群副部长给《建议》下了定论: “《备忘录》尽管借用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

何方对遭举报并查处问题的回应和说明

山歌:何方出生于1922年,今年94岁,延安时期的老共产党员,曾任张闻天的助手。用我们经常的说法,何老属于体制内醒悟比较早的“温和开明派”。几年前见过何老几次,当时已经80多岁,思维敏捷,雍容绅士风度。从来没想到何老在94岁高龄的今天会遭人举报、不得不接受中纪委的“函询”。 前几天还传出,武汉理工大学张应凯教授因在讲课时发表“不当言论”,而受到学校处分。 这是一个多么荒诞的时代!要退到哪里去,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