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察:无罪释放余文生

10月13日,中国系狱人权律师余文生先生的妻子许艳再次对外公布余文生案目前状况,历数在整个案件办理中,中国徐州执法部门诸多违法侵权情况,提出诸多明显存在的法理、逻辑问题,强烈要求中共当局立刻无罪释放余文生。民生观察一直来密切关注人权律师余文生案进展,完全认同许艳女士指出该案存在的严重违法侵权事实,对中共徐州执法部门肆意践踏人权,公然违反法制的行径,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出...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余文生律师案目前情况通报

余文生律师,北京人。 2018年1月19日,被北京市石景山公安分局抓捕。 1月27日,被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公安分局,指定居所监居居住。 4月19日,被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2018年7月19日,被徐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在2019年2月1日,被徐州市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罪,起诉到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5月9日,余文生律师,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罪,秘密开庭。 至201...

许艳:对我的限制,由硬暴力维稳转向软暴力维稳

约20天前,我就被上岗,先是一出门就有2辆警车从我身边经过,有时到我身边还按一下喇叭,怕我没看到吗? 后来,是警察和警车到家楼下值班。 再后来是天天居委会主任和约2-4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在楼下值班。 以前是直接限制我出门,或者是几个人一起出来,围着我,或者对着我拍照。 这次,就是天天上岗,但是不限制我出门。 今天我下楼,居委会主任一脸胜利的表情,洋洋得意的,和我打招呼说,许艳,出门啊? 我就不知道...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9月16日)

1、2019年9月16日,我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余文生律师案办案法官刘民伟法官办公室打电话,一直末接。 这个电话是刘民伟法官办公室电话,在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前,我约打了3次这个电话,刘民伟法官是接的,常伯阳律师也打通这个电话与刘民伟法官通话过。刘法官强调,你要相信法院,相信法律,他一定会在开庭前3天,依法通知我开庭时间。估计后来秘密开庭的事情,让他被自己所说的话被法治掌脸了?所以从余文生律师...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余文生案的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余文生,代理多起人权类案件,仅因行使公民建议的宪法权利,建议修改宪法相关条款,建议改变现行的国家领导人产生方式,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抓捕、起诉、审判。 除了对其行使宪法权利的打压这一根本性目的的反法治和反正义之外,对余文生律师的追诉过程也充满了违背基本法律程序的极度不正义: 一、随意非法指定管辖。将案件指定到与余文生律师无任何关系的江苏徐州,充分展现了这一案件从一开始就不...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8月19日-8月25日)

2019年8月26日 编者:香港市民反送中的民主运动持续两个多月以来,中共不仅严密封锁国际互联网,传唤、抓捕发布香港抗争的真实信息的公民,还利用推特、脸书及YOUTUBE大肆开设账户试图引导、控制国际舆论,公然制造、散布虚假新闻指鹿为马,由此遭到三大国际社交媒体封杀一大批中国账号。 本周仍重点关注因言论自由而获罪的公民,其中林生亮被判刑两年;杜二伟被刑事拘留;民主党人徐光被行政拘留;媒体人张贾龙...

人权律师余文生被羁押600天,妻子许艳提请政府信息公开...

2019年8月24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被羁押长达600天,期间一直未获辩护律师会见,并已被秘密开庭,据称余文生一直被单独关押。在丈夫余文生失去自由的漫长日子里,许艳无从获知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及在看守所里最基本的生存现状,为了依法争取自己的知情权,许艳向徐州市看守所提出信息公开。 在余文生被关押的第600天,许艳哭着写下了“心在流血,但是再难我会坚持,他不回家,我不放弃!”她在...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余文生2019年5月9日被秘密开庭后,已过去3个多月,许艳2019年8月12日、13日在徐州市维权记...

2019年8月12日,许艳在贾刚、吕动力、周梅等人士的陪同下,在徐州市,查询余文生律师案,已经被秘密开庭后超过3个月,现在是被秘密判决了?什么结果?还是继续延期了?有没有延期手续?也申请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被单独关押?如果是,要求从法律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立即纠正与查处。 先到的官派律师事务所,这次非常意外的见到了官派律师,他回答:余文生5月9日被开庭了,以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开庭后已经...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听国保说,余文生律师一直被单独关押...

今天是2019年8月9日,是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后3个月整的日子。还是不知道余文生律师的情况。从日期算,这次或者是被最高人民法院延期了?或者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判决了? 请问中国司法机关,不论是第7次延期,还是秘密判决,就不能说一声吗?案件什么情况,没有法律手续,不告诉家属,又不让辩护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的法律权利怎么保障?余文生律师有没有被吃药?有没有被酷刑?身体怎么样?精神状态怎么样?已...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的第五份维权清单

维权路异常艰难,我不觉得苦,也不会放弃为丈夫维权!但是我深感不公与强烈的呼唤法治。 2019年5月2日,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警察,电话我,要到家里调查。没有手续,我没同意到家里调查。 5月4日,祝圣武律师发表:为余文生被中国政府非法拘禁500天而呼吁。 5月7日,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英国外交部秘书长先生和英国人权官员。许艳非常感谢英国外交部秘书长先生和英国人权官员对余文生律师案的关注与...

许艳:在困境中坚持——期待风雨过后有彩虹

大家好。我叫许艳,是余文生律师妻子。 余文生律师是709辩护律师、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代理信仰案件、起诉政府治理雾霾不力。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余文生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会见,已经失去自由一年半,在5月9日,被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 今天是709四年整,709的王全璋律师、周世锋律师还没有回家;709的辩护律师余文生律师、李昱函律师又被抓捕。这是一个对法治具有极其讽刺意义...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6月26日)

2019年6月26日,常伯阳律师、许艳,去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律师存了1000元钱,我问余额多少,还是不告诉,存钱的工作人员态度一种不屑的表情,无法和他计较,存钱后,我们走了。 后来,常伯阳律师和我,去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询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 过了重重安检,达到立案大厅查询,工作人员输入《余文生》的名字后,电脑里依旧没有余文生立案信息。我们让她联系办案法官刘明伟,她不联系。我们说,她自己联系...

余文生案遭刻意回避家属一筹莫展

【民生观察2019年6月27日消息】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已有十七个月的北京知名人权律师余文生一直遭到当局的回避处理,家属及律师自始至终未收到过当局的任何案件相关通知,外界除了知道余文生羁押徐州市看守所、相关办案部门以及疑似5月9日曾秘密开庭之外,并无获知更多相关消息。 周三6月26日,余文生妻子许艳女士以及辩护人常伯阳律师再次去到徐州市中级法院,准备向主办法官查询相关情况。不过主办法官...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6月17日-6月23日)

2019年6月24日 编者:本周重点关注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在香港市民反送中的持续抗议中,官方媒体集体沉默,内地民众无法获知香港发生了什么。与之相反的是,习近平公晤金正恩却成为官媒极力宣传的重头戏。不仅如此,中共还严密封锁有关香港社会运动的所有信息,随意检查公民的手机及电脑,严重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言论自由权及新闻自由权。而卫小兵被行政拘留、王默遭到逮捕、徐琳被送往监狱服刑、还有余文生律师被禁见...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6月19日)

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535天;失去自由已经长达一年五个月了;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会见。 余文生律师案,在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后,已经过去一个月零十天,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我在此呼吁:请中国司法部门及领导,依法督促和要求办案单位:不要对余文生律师酷刑、依法办案、人性化办案、效率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6.19...

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6月5日)

6月5日,针对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一事,许艳向徐州市监察委员会及董向阳主任、徐州市检察院及韩筱筠检察长、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花玉军院长、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及周铁根主任,用EMS邮寄了控告信】:以下附邮寄给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及周铁根主任控告信。 针对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的控告信 徐州市人大常委会: 周铁根主任: 您好! 我叫许艳,身份证号码:,现住地: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号楼6单元107室。...

文东海:我不相信余文生会被秘密开庭

余文生终于被秘密审判了,被审判那天已经有预兆,一个许艳并不认识的警方的人冒冒失失地跑到许艳家里,说是要开庭了,许艳追问是谁开庭?在哪里开?什么时候开?……,却再也没有下文。 许艳出于慎重,发出了余文生疑似被秘密开庭的声音,骨子里头却选择性地相信这一切应该不会是真的,或许是北京别的人开庭担心她去旁听也有可能,再说秘密开庭虽已泛滥,但秘密的程度却也有区别,按照惯例官方即便要秘密开庭,也还是会发一个开...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5月13日)

2019年5月13日上午,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瑞士官员和瑞士人权官员。 5月13日下午,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英国、欧盟、德国、美国、法国人权官员。 许艳衷心感谢人权官员们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的关注与帮助。向人权官员们介绍了,余文生律师,在5月9日已经被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审判的消息。 许艳请求人权官员们:对余文生律师案没有依法通知家属和家属请的辩护律师,就被秘密审判的行为给予谴责...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5月6日-5月12日)

2019年5月12日 编者:本周救助良心犯的微信群主郭庆军被控寻衅滋事罪获刑18个月,失踪数日的独立作家马萧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而成都129教案被刑事拘留的28名基督徒中大多数被控罪名都是寻衅滋事罪,这再次印证了“寻衅滋事罪”的模糊性,其有悖罪刑法定所倡导的明确性。法律规则的模糊性造成的可怕后果,一方面可能直接导致选择性执法及任意性执法,另一方面这种欲加之罪的罪名往往会成为掌权者打击异己...

许艳:关于余文生被秘密开庭的严正声明

现在得知,余文生律师在2019年5月9日,已经被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通知我关于余文生案开庭的信息;没有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上公布余文生案开庭信息;没有通知我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关于开庭信息。 在5月9日上午9点对余文生律师案进行了秘密开庭。 许艳认为,这样的开庭,没有保障妻子去旁听的权利;没有保障我请的辩护律师为余文生律师辩护的法律权利;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