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余文生2019年5月9日被秘密开庭后,已过去3个多月,许艳2019年8月12日、13日在徐州市维权记...

2019年8月12日,许艳在贾刚、吕动力、周梅等人士的陪同下,在徐州市,查询余文生律师案,已经被秘密开庭后超过3个月,现在是被秘密判决了?什么结果?还是继续延期了?有没有延期手续?也申请调查余文生律师是否被单独关押?如果是,要求从法律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立即纠正与查处。 先到的官派律师事务所,这次非常意外的见到了官派律师,他回答:余文生5月9日被开庭了,以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开庭后已经...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听国保说,余文生律师一直被单独关押...

今天是2019年8月9日,是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后3个月整的日子。还是不知道余文生律师的情况。从日期算,这次或者是被最高人民法院延期了?或者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判决了? 请问中国司法机关,不论是第7次延期,还是秘密判决,就不能说一声吗?案件什么情况,没有法律手续,不告诉家属,又不让辩护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的法律权利怎么保障?余文生律师有没有被吃药?有没有被酷刑?身体怎么样?精神状态怎么样?已...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的第五份维权清单

维权路异常艰难,我不觉得苦,也不会放弃为丈夫维权!但是我深感不公与强烈的呼唤法治。 2019年5月2日,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警察,电话我,要到家里调查。没有手续,我没同意到家里调查。 5月4日,祝圣武律师发表:为余文生被中国政府非法拘禁500天而呼吁。 5月7日,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英国外交部秘书长先生和英国人权官员。许艳非常感谢英国外交部秘书长先生和英国人权官员对余文生律师案的关注与...

许艳:在困境中坚持——期待风雨过后有彩虹

大家好。我叫许艳,是余文生律师妻子。 余文生律师是709辩护律师、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代理信仰案件、起诉政府治理雾霾不力。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余文生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会见,已经失去自由一年半,在5月9日,被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 今天是709四年整,709的王全璋律师、周世锋律师还没有回家;709的辩护律师余文生律师、李昱函律师又被抓捕。这是一个对法治具有极其讽刺意义...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6月26日)

2019年6月26日,常伯阳律师、许艳,去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律师存了1000元钱,我问余额多少,还是不告诉,存钱的工作人员态度一种不屑的表情,无法和他计较,存钱后,我们走了。 后来,常伯阳律师和我,去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询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 过了重重安检,达到立案大厅查询,工作人员输入《余文生》的名字后,电脑里依旧没有余文生立案信息。我们让她联系办案法官刘明伟,她不联系。我们说,她自己联系...

余文生案遭刻意回避家属一筹莫展

【民生观察2019年6月27日消息】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已有十七个月的北京知名人权律师余文生一直遭到当局的回避处理,家属及律师自始至终未收到过当局的任何案件相关通知,外界除了知道余文生羁押徐州市看守所、相关办案部门以及疑似5月9日曾秘密开庭之外,并无获知更多相关消息。 周三6月26日,余文生妻子许艳女士以及辩护人常伯阳律师再次去到徐州市中级法院,准备向主办法官查询相关情况。不过主办法官...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6月17日-6月23日)

2019年6月24日 编者:本周重点关注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在香港市民反送中的持续抗议中,官方媒体集体沉默,内地民众无法获知香港发生了什么。与之相反的是,习近平公晤金正恩却成为官媒极力宣传的重头戏。不仅如此,中共还严密封锁有关香港社会运动的所有信息,随意检查公民的手机及电脑,严重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言论自由权及新闻自由权。而卫小兵被行政拘留、王默遭到逮捕、徐琳被送往监狱服刑、还有余文生律师被禁见...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6月19日)

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535天;失去自由已经长达一年五个月了;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会见。 余文生律师案,在5月9日,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后,已经过去一个月零十天,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我在此呼吁:请中国司法部门及领导,依法督促和要求办案单位:不要对余文生律师酷刑、依法办案、人性化办案、效率办案、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6.19...

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6月5日)

6月5日,针对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一事,许艳向徐州市监察委员会及董向阳主任、徐州市检察院及韩筱筠检察长、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花玉军院长、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及周铁根主任,用EMS邮寄了控告信】:以下附邮寄给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及周铁根主任控告信。 针对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的控告信 徐州市人大常委会: 周铁根主任: 您好! 我叫许艳,身份证号码:,现住地: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号楼6单元107室。...

文东海:我不相信余文生会被秘密开庭

余文生终于被秘密审判了,被审判那天已经有预兆,一个许艳并不认识的警方的人冒冒失失地跑到许艳家里,说是要开庭了,许艳追问是谁开庭?在哪里开?什么时候开?……,却再也没有下文。 许艳出于慎重,发出了余文生疑似被秘密开庭的声音,骨子里头却选择性地相信这一切应该不会是真的,或许是北京别的人开庭担心她去旁听也有可能,再说秘密开庭虽已泛滥,但秘密的程度却也有区别,按照惯例官方即便要秘密开庭,也还是会发一个开...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5月13日)

2019年5月13日上午,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瑞士官员和瑞士人权官员。 5月13日下午,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尊敬的英国、欧盟、德国、美国、法国人权官员。 许艳衷心感谢人权官员们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的关注与帮助。向人权官员们介绍了,余文生律师,在5月9日已经被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审判的消息。 许艳请求人权官员们:对余文生律师案没有依法通知家属和家属请的辩护律师,就被秘密审判的行为给予谴责...

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5月6日-5月12日)

2019年5月12日 编者:本周救助良心犯的微信群主郭庆军被控寻衅滋事罪获刑18个月,失踪数日的独立作家马萧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而成都129教案被刑事拘留的28名基督徒中大多数被控罪名都是寻衅滋事罪,这再次印证了“寻衅滋事罪”的模糊性,其有悖罪刑法定所倡导的明确性。法律规则的模糊性造成的可怕后果,一方面可能直接导致选择性执法及任意性执法,另一方面这种欲加之罪的罪名往往会成为掌权者打击异己...

许艳:关于余文生被秘密开庭的严正声明

现在得知,余文生律师在2019年5月9日,已经被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通知我关于余文生案开庭的信息;没有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上公布余文生案开庭信息;没有通知我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关于开庭信息。 在5月9日上午9点对余文生律师案进行了秘密开庭。 许艳认为,这样的开庭,没有保障妻子去旁听的权利;没有保障我请的辩护律师为余文生律师辩护的法律权利;没...

余文生前途未卜 妻子许艳持续遭维稳

【民生观察2019年5月2日消息】北京知名人权律师余文生被捕已经超过十五个月,据信案件已经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但律师至今未曾成功会见当事人以及阅读案卷材料。从余文生被捕至今,家属及律师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当局由始至终都在根据需要随意运作案件,根本无视法治与法律。 余文生妻子许艳女士的处境十分艰难,一边是丈夫前途未卜,一边却要时不时遭受维稳机器的骚扰和恐吓。据称,目前许艳女士已经是该地区的重点维...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5月2日)

今天上午,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民警给我打电话,要到家里调查。我问什么事情?不说。问有没有法律手续,没有。我说那就不可以到家里调查。 然后,在电话里说了说。绕来绕去,主要还是维稳,主要让我不要接受采访。不要和使馆人员联系。不要去一些地方。(提到故宫、天安门。但是没有直接说不可以去)。我问他,违法吗?他说违法。我表示,我反对他们维稳,也会坚决维护自己的法律权利。我也会坚持为余文生律师维权,因为我...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第四份维权清单——法治、公平、正义的路到底还有多远...

2019年2月23日,国际特赦组织给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写信呼吁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国际特赦组织表示,担心余文生律师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的风险。余文生是良心的囚徒,仅因行使言论自由权而被拘留,应立即无条件释放。 3月2日,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北京市石景山公安分局上岗,并遭到限制许艳出门的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警察骂傻逼。许艳给110打电话,投诉骂人的警察,110未回复,并且之后的十几天,这...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4月22日)

关于许艳起诉徐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不予受理一案。2019年4月18日,许艳收到徐州市铁路运输法院的行政裁定书。4月22日,代理律师马卫律师已经将上诉状邮寄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谢谢代理律师马卫律师的帮助。 附:上诉状 行 政 上 诉 状 上诉人(原审原告):许艳,女,汉族,1982年10月3日出生,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6-107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州市公安局,地址:江苏省徐州市...

余文生案久拖不决许艳诉讼被驳

【民生观察2019年4月20日消息】北京知名人权律师余文生被捕已有一年零三个月,但迄今为止家属聘请的律师无法得到官方认可以及获准会见当事人和进行阅卷了解案情,因此外界至今未知被捕已有十五个月的余文生律师到底所犯何事而触犯堪称高大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年多来,家属与代理律师十数次与余案办案地徐州市公安局及徐州市检察院交涉,均被以各种理由搪塞阻扰。 对于徐州当局在经办余文生案时产生的诸多违法...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4月18日)

许艳起诉徐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不予受理一案,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在2019年1月22日受理;3月18日发的传票是3月27日开庭,后来接到法院电话,说法官因为身体健康问题取消3月27日的开庭。 今天,4月18日,没有开庭,许艳收到徐州运输法院快递,发了一个行政裁定书。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4.18...

许艳:余文生案情况通报(2019年4月15日)

2019年4月15日许艳向徐州市司法局曹柱生局长及6位处长,用EMS及特快专递邮寄投诉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的信件。 申请徐州市司法局对赵强律师、岳松律师违背律师职业道德违反律师执业纪律的行为给予公开谴责并给予行业处分。责令二人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辩护代理。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