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漂流:古今中外知识人的命运

──《西寻故乡》序 刘再复先生最近六、七年来一直都过着他所谓的“漂流”的生活,在这一段“漂流”的岁月中,他除了文学专业的论着外还写下了大量的散文。我不但喜欢他的文字,而且更深赏文中所呈露的至情。读了他的“西寻故乡”散文集,我竟情不自禁地神驰于历史的世界。 “漂流”曾经是古今中外无数知识人的命运,但正因为“漂流”,人的精神生活才越来越丰富,精神世界也不断得到开拓。仅以中国而论,如果剔除了历代的漂流...

刘再复:三国水浒是人心的地狱?

2018-03-27 时代书屋 我认为,手段比目的更重要 问:您在《双典批判》中将《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称为中国人的“地狱之门”,而在我国民间,也早有“少不读水浒,老不看三国”之说。 对于这两部作品的文化批判,您的着眼点各是什么?在您看来,双典对于中国世道人心的危害究竟体现在哪些方面? 答:最黑喑的地狱是人心的地狱,双典便是这种地狱。 《水浒传》和《三国演义》这两部小说把中国的人心推入黑暗的深...

胡平:评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读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摘要(《本末倒置的世纪》,中时周刊第147、148、149期连载),颇有一些异议,特写此文与李、刘商榷。 一、关于“本末倒置” 李泽厚、刘再复一致强调以经济为本。李泽厚说:“马克思主义是吃饭哲学。”“要改变中国状况,就要着眼于(经济)这个根本。我不大相信上层建筑、意识形态、文化批判这套东西能使中国问题得到解决。”刘再复总结道,过去几十年中国最重要的经验教训就是忘掉经济这个本...

刘再复:作家只有先审判自己,才有资格审判时代

编者按:本文是刘再复先生《我的写作史》一文的上半部分,文章发表在《华文文学》第三期,经先生授权共识网全文首发。现标题为编者所拟。限于篇幅,文章下半部分之后再刊布。全文目录见下—— (一)写作的五个向度 (二)“我注鲁迅”和“鲁迅注我”的幼稚开端 (三)人性真实的第一次呼唤 (四)主体飞扬与超越惹起了纷争 (五)为了现实对话的传统批判 (六)走出共犯结构和中西文学的宏观比较 (七)第二人生的自救性...

刘再复:思想可以被批判,却不可能被消灭

——傅璇琮先生给我的一封信 听到傅璇琮先生去世的消息后,我在天苍苍野茫茫的北美高原上,又一次默然涕下。偌大的中国,恐怕只有两三个友人知道傅先生是我真正的邻居。他一家就住在我的楼上,那是北京劲松104号的拐角处,我在一层,他在二层。他的两个女儿跳绳时,我能微微感觉到。 傅先生兼任学者(专治唐代文史)与编者(曾任中华书局总编辑),忙碌得很,但每次在楼前相遇,总要站着说几句话。他不善于言谈,甚至有点羞...

刘再复:四位辞国长者的漂流悲歌与壮歌

(一)赵复三:漂流悲歌三绝唱 七月十五日,得知赵复三先生逝世的消息后,我除了难过、悲痛之外,又泛起了一阵孤独感。尽管我知道他的身体很不好,(五、六年前那次大中风,头上打了三个小洞之后,一直虚弱,去年因小中风不断,竟到医院急诊十几次)心里早有准备,但他真的离开了,我还是抑制不住悲伤。在他漂流海外的寂寞生涯中,我是他仅存的几个朋友之一。我称他“赵老师”,他称我“再复老弟”。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但...

刘再复:舍身外,守身内

按:赵复三先生于2015年7月15日去世,特发此文以示怀念。   舍身外,守身内 八十年代末春夏之交的那次事件发生之后,大陆一些知识分子移居海外,其中的赵复三先生,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位。他真的可以称得上高级知识分子:学问好,人品好,又有广阔的胸怀。九十年代的前八年,他在美国Oklahoma大学担任教授,讲授比较宗教学,退休时学校授予“荣誉教授”称号。因为女儿的缘故,他离开北美后,便到比利...

刘再复:见证三位人文领袖的晚年

一、见证周扬晚年的眼泪 1949年,周扬(左)与郭沫若(右)、茅盾(中)在第一次全国文代会中的合影(资料图片) (一) 这几年,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会想起周扬的名字。许多人的名字,包括一些所谓“学术权威”的名字,不值得我多想,想下去便觉得他们身上太多寒气,以至使我也冷了起来。而想念周扬时,心倒会热起来。因为这种直接的温暖的感觉,又使我确信,周扬是值得怀念的。 八十年代即周扬的晚年时期,在四、五十...

刘再复:庄子与孙悟空——高行健莫言风格比较论

(一) 刘剑梅:现在我正在给二十名研究生开讲“中国当代文学”课程。没想到刚开设不久,就传来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喜讯。从汉语写作的角度上说,高行健是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莫言是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国籍”并不重要,“语言”才重要。我早已加入美国国籍,但我又是汉语写作者。虽然我也用英语写作,但您恐怕不会否认我是一个中国学人与中国文学批评者吧。 刘再复:你说的很对。高行健和莫言都为我们的...

刘再复:面对荒诞的世界,文学何为?

(一)“面对荒诞的世界,文学何为?”我的第一答案是唯文学大有可为。荒诞的世界可以杀死伦理,杀死道德,杀死新闻原则,但杀不死文学。因为文学不仅可以坦然地面对荒诞世界,而且可以超越荒诞世界,穿透荒诞世界,见证荒诞世界。对于世界的荒诞,政客们不敢面对,即使当下的世界已如即将碰撞冰山的“泰坦尼克”,他们也要遮蔽真相,照样歌舞升平。而民众身处荒诞世界,则往往不知不觉。如果不是柏拉图,我们处于囚犯的“洞穴”...

刘再复:高行健、莫言比较论

  原文编者按:本文是刘再复先生去年11月5日在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的公众讲演内容,授权纸牌屋独家首发。   选择这个题目讲述,首先是因为高行健和莫言都是我的朋友,讲起来可以多一些感性的语言。第二,对于两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虽有很多争论和批评,但不论怎样,两位都将进入历史,而且会赢得很多后世之音。今后人们还会继续谈论两人的作品,而我们算是第一代读者,也是第一代知音,所以应该抓住机会。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