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法文化年封杀文化

如此荒唐的政府行为,再次凸现了大陆官方的虚弱和蛮横,也凸现西方政客精于利益计算的机会主义,更凸现出中共政权高倡民族主义的虚伪性(阅读全文)...

刘晓波:从“宝马案”看网络民意推动法治建设(下)...

近年来,对外开放的持续深化,经济全球化也带来信息一体化,特别是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和民间权利意识的觉醒,互联网既是观念启蒙的载体,又是民间议政的平台,二者之间的同步发展,形成了相互激荡的良性互惠,使中共独裁的信息封锁之效力大不如前。(阅读全文)...

刘晓波:从相对主义到新蒙昧主义

美国杰出的政治学家列奥·施特劳斯(Leo Straus 1899-1973)认为,西方陷于现代性危机的主要原因,不是来自东方共产主义的威胁——尽管共产极权成为覆盖半个世界的暴政;而是来自西方自身的内在的信仰危机:“西方,在其最高知识权威影响下,不再相信自己、自己的目的、自己的优越之处。”也就是相对主义的盛行。在国际政治层面,西方知识界不再相信自由民主具有普世的价值,而代之以与邪恶国家和平共处的现...

刘晓波:政绩崇拜与合法性残缺(4)

政绩崇拜的背后是恩人崇拜,恩人崇拜的背后是权力崇拜,权力崇拜聚焦于赤裸裸的利益崇拜,利益崇拜必然导致力量崇拜,“丛林法则”之中没有道义而只有强力,“成王败寇”之下没有英雄而只有枭雄,一句话,恐怖秩序之中没有政治家而只有暴君。(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