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清:李文足寻夫与孟姜女哭长城

 ——为纪念“709”三周年而作 李文足寻夫(网络图片) 我以为人世间最为凄婉悲凉的爱情故事莫过于孟姜女万里寻夫,竟哭倒长城的故事了。我疑心一个弱女子的哭声竟然能震倒雄伟的长城——这是常识,就算是今天的豆腐渣工程也不可能。然而故事绵延了数千年,竟没人提出质疑,还津津乐道地传颂。是人们弱智吗?不!有形的长城固然是哭不倒的;然而,人们心中无形的长城在这弱女子哀婉凄凉的哭声中彻底轰塌了。 我以为人类文...

刘正清:忆武汉维权人士王芳

我早就有为王芳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我为当事人写文章颇多。有知名度大的,也有知名度小的。王芳属于后者。因其知名度低,社会关注度相对就小些,她的许多动人事迹为外界所不知道。每次会见王芳时,看到这位坚强而美丽的女性,我脑里总有那么一闪:我一定要为她写篇文章,让更多的人知道。 她的事迹很平凡,说不上惊天动地,但没有坚强的意志和信念却很难做到的。 根据法理学的理论,法律有预测自己行为后果(即是否违法犯罪...

刘正清:秦永敏案辩护词(一)

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法的形成莫不循自然之理,就如浩荡的江河遇山则曲,遇堵则溢——即“顺天意,得民心”。人权天赋(其中包括但不限于生命权、自由权、幸福权),与生俱来,并非任何政治集团的恩赐!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将自己的部分权利让渡给政府,即“权为民所授”,政府是为民而存在。为了保障这些让渡的权利不为被授权者滥用,近代先贤们设置了独立的司法制度将权利关在笼子里。基于此,无论是...

刘正清:秦永敏案情况通报

(参与2018年4月26日讯)刘正清律师:我分别于2018年3月8日、4月18日两次会见秦永敏,因一直很忙,未及时通报请谅! 3月8日会见时,秦告其狱除写了《武汉赋》(已告蔺律)还写了15首诗,分别是: 1、 致表妹、媚娘 讲座网络各专攻 梅开二度靠协同 表妹媚娘齐努力 功成笑傲蔡英文 2、致媚娘 尘世穿梭小青纯 辣妹并非寻常人 巧借月光夜织网 玫瑰编成中华魂 3、致徐秦 自古吴中多皓腕 谁知秋...

刘正清:黄琦案情况通报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刘正清律师:黄琦案情况通报 隋牧青律师因被司法行政拟吊照的影响,于2018年1月27日下午给我来电要我接手办理此案。我因近期心力憔悴,称想休息一段时间。后黄琦妈来电称是隋律及四川朋友的极力推荐,希望我代理此案。我告我很忙,没时间代理此案。第二天黄妈又来电告此案已起诉到法院了,黄在看守所的身体状况她一点也不知道,很着急!希望我尽快来成都见黄琦一面。我则要她到附近找一位律...

刘正清:最近二周办秦永敏案纪略与随感

为办秦永敏案兼会见在武汉洪山监狱服刑的王喻平,我于2017年12月18日(周一)到武汉。原计划是19日(周二)上午见王,下午见秦。结果上午到达洪山监狱,时间不够,遂下午见王。见完王后,赶赴武汉二看,16点过了几分钟,门卫以超过16点已下班为由,不让进。遂返。20日(周三)赴湖北麻城法院交涉一法轮功案开庭之事。21号(周四)下午赶赴武汉,在16点前赶到武汉二看,在办理会见手续时,值班警察以正在交接...

刘正清:秦永敏案情况通报(2017年12月23日)

昨天(2017年12月22日)上午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会见了秦永敏。 秦告:“1、我在看守所掉了三颗牙,我已经向看守所打了报告,但至今没有结果,担心会影响其他牙齿也会掉;2、目前我的案件通过最高院三次延期到2018年2月6日,法院已找过我二次(11月8日、12月20日)。上次找的目的主要是针对——如开庭,我的证人证言及我的庭审要求须提前5天告诉他们,否则一律无效。为此,我提出了8项要求,但他们没有...

刘正清:就秦永敏案的法律意见书

一审案号:鄂01刑初125号案 安排电视、网络直播法律意见书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为了坚守执业操守,自承办秦永敏案后,根据检察院《起诉书》提供的线索,本律师认真阅读了秦永敏的文章。后又读笑蜀编著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 承诺》(说明:此书为我国内正规出版社出版发行)。两者相较,发现其许多观点系剽窃中共上世纪40年代的成果。诸如:“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新华日 报》社论1946年3月3...

刘正清:秦永敏案情况通报(2017年8月23日)

受秦永敏三哥秦永昶的委托,担任秦的一审辩护人。2017年7月26日我向一审法院(武汉中院)递交委托手续,该院以秦案已有两名律师为由拒收我的委托手续,并称除非秦永昶解除一名律师,我方可进入程序。无奈,秦永昶当天(7月26日)写好解除一名律师的相关法律文书通过邮局用特快专递寄至该来经办法官。经网上查询邮单确认该邮件该院收发室已签收后,致电经办法官和书记员。得到的答复是他们没收到此邮件。后经过秦兄永昶...

刘正清:一个普通右派的悲惨遭遇——忆我九死一生的叔父...

反右运动(网络图片) 上高中时,读陶斯亮纪念其父的文章(《一封终于发出的信》),心中颇有同感。那时便立意要为叔父所遭苦难写一遍文章,给未来研究“共产主义天堂”的史家们提供一点史料。然而惰性使然,30余年了,未能动笔。随着伯父和父亲的相继去世,叔父现已耄耋之年,每每回家,看到叔父的身体太不如从前,让叔父生前能看到此文的紧迫感,像鞭子似的催着我必须尽快了却此积久的心愿。 名人高官之遭遇虽可传世,亦不...

刘正清:我的亲妈受裆(党)妈的迫害

刘正清律师 我的生母去逝快5年了。 在父亲去逝后,我每每回家母亲总念叨着她在刘家吃了不少苦,要我在她死后为她写一篇祭文(我们那里的习惯是人死后开追悼会的那天要读祭文追忆其平生功绩),她不要祭司的公式化祭文,愿此祭文须出自我之手。而我为生计奔忙,无暇顾及,也没在意。待她弥留之际,我赶回老家,我的心绪已不允许我平静下来为她写一点东西了。以至这份母债拖至今日,我不相信一篇祭文就能给她在另一个世界带来什...

刘正清:长沙霾中忆天勇

江天勇律师(网络图片) 2016年12月28日,为办谢阳案,我困在长沙——看守所要用足“48小时内应当安排律师会见”的最后一分钟,才能让我见谢阳。在焦急的等待中本来心境就不好,天公又通人性似的应和着——雾霾遮天蔽日,整个长沙仿佛潜入茫茫的霾海里。想出去遛躐看看长沙的雾景,不戴口罩像我这样的肺功能断不可为;戴口罩吗?我前一天才从成都飞来,在那,戴口罩是有伤党国脸面的,是要被有关部门喝茶约谈、或被传...

刘正清:霾中凤凰 ——献给709系列案之谢阳妻

长沙,我美丽的故乡,在那我有太多的情和怨纠结于此。前些年老家亲戚曾善意正告我“不要管家门口的事”。近年来湖南敏感事件、敏感案件颇多,我躲在广州,尽量不碰家门口事。2016年12月初,湖南律师朋友来电希望我担任谢阳的辩护律师。我犯难了。然而,谢阳,湖南律师,我的同类。在我深陷牢狱的时候,他们曾也不顾安危为营救我奔走呼号过,况伤类及己。岂能因家门口事而独善其身!便欣然答应。 2016年12月7日晚我...

刘正清:709谢阳案进展情况通报——拿到起诉书 春节前不会开庭(2017年1月4日)...

2017年1月4日下午,我和谢阳妻陈桂秋一起来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办理相关法律手续,核对案卷材料,拿到了起诉书(见照片)。经办法官说将会保障律师的合法权益,并说由于案件积压大多,谢阳案春节前不会开庭。见图片! 刘正清2017年1月4日 看长沙市检察院起诉书对谢阳律师的荒诞控罪(内容摘要) 一、【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1.180余条直接攻击中国政府、煽动颠覆政权等言论的新浪微博(帐号“谢阳...

刘正清:关于成都武侯法院强抢电脑致院长审判长信

唐卫、李毅二先生: 现就2016年12月26日上午陈云飞案开庭时,你院强抢我电脑、手机等财物,还变相非法拘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之事,特郑重致函二位: 我是以辩护律师的身份出庭履行职责的,律师应有的权利,想必二位作为法律是知道的!该庭审活动本律师是否有违法行为有法庭监控录像为凭,有无违法犯罪,想必二位也是清楚的!你院强抢我的私人财物、变相拘禁出庭律师,构成何种违法犯罪,想必二位也是知道的!就不多说了...

刘正清:关于陈云飞案开庭时武侯法院强抢我电脑的郑重声明...

陈云飞案今天(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开庭,在开庭过程中因审判长李毅明显对我律师歧视性的对待甚至借听从审判长指挥之名剥夺我律师应有的辩护权。后,在我有机会问陈云飞时。我对陈说”今天的状况你也看到了,请你不要指望今天的审判会给你一个什么公正,你一旦发现我们两个律师无法履行职责保护你的合法权利的情况你就立即解除我们俩律师,今天法庭外面有好几百警察,这就是一场消耗战。基于此,...

刘正清:陈云飞案辩护词

注:下面是我为陈云飞写的辩护词暂拟稿因没有机会在法庭上宣读和完善,现在网上公布。特此说明! 陈云飞案辩护词(暂拟稿) 审判长、审判员: 当一个正直勇敢的人,因为正当合法的行为,而被送上法庭接受审判时;当法院为了加罪于无辜的当事人,而不惜违法剥夺当事人和辩护人的法定权利时;当司法机关为了迫害一名致力于国家进步和社会公正的无辜公民,而肆意违反和毁弃法律时,人们将不可能再对法律怀有丝毫的敬畏和信任。 ...

刘正清:谢阳案(709系列案之一)情况通报

2016年12月6日上午9:10我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手续交傎班人后,傎班人一听说是会见谢阳便说要请示领导,并将我的律师证交领导审查,只一味地说要我等一等。结果我耐心等到下班仍无答复。12:10左右一干警说副所长要找我谈,并带我到二楼办公室与该副所长见面谈。该副所长说:因谢阳案已二个律师,一个是张重实,一个是蔺其磊,所以我现在不能见。我说你们不是不让蔺其磊律师介入吗?蔺其磊律师还...

刘正清:王芳案及王喻平案情况通报(2016年9月30日)...

一、王芳案通报:坚决不认罪 前天(2016年9月28日)上午在湖南平江为一信仰案开完庭后,即赴武汉,第二天(2016年9月29日)上午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拟会见王芳,主要是告知其上次为何临时取消开庭,及延期审理等事,并顺便看看其身体状况,特别是癌症病是否恶化。 在办理会见手续时,值班员打开电脑一看说王芳不能让律师会见。闻之,我心里一惊:是不是王芳又关禁闭了?!便与之理论一番说:此案已到法院审理阶段...

刘正清:王炳章案情况通报(2016年9月20日)

受王炳章家属的委托今天(2016年9月20)下午到韶关监狱为王炳章送钱。到监政科交涉此事时,先是找一主管副监狱长,其安排狱政科一曾姓警官负责处理此事,并指引我找“曾科”。找到曾姓警官之后,曾说他作不了主,要请示领导。 请示领导后对我:“王炳章账上还有钱,不能存。领导说上次(2014年)让我为王炳章存钱是特事特批,这次不行了。”我要曾告诉我王炳章账上究竟还有多少钱,以便我告诉其家属。后曾要另一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