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清:我代理王炳章案

一、无所不在的监控 今年3月底4月初,王炳章家属通过电讯与我联系,称王炳章在韶关北江监狱受到非人道待遇,希望聘请我担任其申诉律师及会见王炳章。不料,不久广州市司法局就知道了此事,约我到司法局谈话(显然,当局对此事进行了全面监控)。 当时找我谈话的领导要我找个什么理由退出这个案子,我向他阐明,我会见王炳章的目的仅是履行律师的职责,维护当事人的司法权益,我并且承诺绝不在媒体上炒作此案。该领导就要我写...

刘正清:歪脖树赋

(参与2016年6月12日讯) 景山者,位北京南北中轴之线也,曾置煤又名曰煤山,为皇宫屏障,故术士又曰:“镇山”。置巅瞰京城,全景尽览。北京名胜虽众,独崇祯帝自缢于此山一树而名冠京师,游人至京而不登此胜则欲罢不能。 该树历数百年仍枯而不死。其根隆而露地;干如鱼鳞;枝卷如拳,间有赘瘤;叶稀而可数。二巨枝虫蛀成穴,为鸟巢、鼠窝。阴森凄惨状,令人悚然乎!后世帝视之不祥欲除之,又忧崇祯帝招魂而止;曾有一...

刘正清:中共是怎样制造敌人和不稳定的

大凡中国皇权专制王朝在气数已尽,末日将至时,均有“维稳”的经历,只是名称不同罢了,如汉末黄巾军,朝廷无力拒之遂诏告地方豪强拥兵“维稳”,当然这不过是自掘坟墓饮鸩止渴而已,许多有识之士对此均意识到,如当时的刘备就慨叹“从此天下无宁日”!靠暴力革命起家的中共,毛泽东独裁的影响虽日渐式微,但其不断折腾的斗争哲学已深入其骨髓,斗完了国民党,没外敌了,它就自己斗,似乎只有不断地斗下去,不断地制造敌人,才能...

刘正清:忘不了的纪念——谈“六•四”惨案

1989年6月4日,野战军血洗长安街进驻天安门 从1989年之后的每年6月4日是中共最忌讳的日子,也是中共当局其挥之不去的梦魇,它祈祷人们忘却,但怎能忘却呢? 27年了,我从一个弱冠青年,已熬至雪染双鬓,朋友叫我老刘者已渐渐的多了!然天下依旧,于是为“六·四”写点什么的要求总萦绕于我心。年年复年年,每提起笔,刚开个头,悲愤又袭击着我的心,无从下笔,如此反复而苟活至今。每每望着“天安门母亲”无助的...

刘正清:“花瓶”误己误国

记得去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翔因缺席政协会议而遭媒体炮轰,之后他火速赶来,面对无数记者的政治提问,这位叱咤体坛、阳光率性的小伙子满脸茫然,窘态百出,尴尬万分(见《南方都市报》的图片新闻)。真令人扼腕叹惜。刘翔作为体育明星,令无数粉丝狂热崇拜;然而他在奥运会上充当政治道具的表现,却遭世人质疑,美誉急下;如果每年这样折腾一番,我想刘翔的名声必将消耗殆尽。韩愈云“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政治是一门科学,不...

刘正清:“民运怪杰”陈云飞

前往苏州祭奠林昭的陈云飞 陈云飞以“快乐维权、快乐民主”而闻名于世,故圈内朋友称其“民运怪杰”。 2015年3月25日云飞在家乡为其曾于1989年在北京参与爱国民主运动而受难的同学吴国辉扫墓,竟被成都国保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立案(目的是阻止律师会见),次日被刑拘。理由是“陈云飞组织卢前玉等20余人,在新津县邓双镇金龙村,为在‘89学潮’中死亡的吴国辉扫墓,并在柑犁园农家乐内手举‘祭64英烈’标...

刘正清:律师与社会稳定

为保政权,“维稳”已成了当局的最核心利益。维稳经费之高昂,根据公开数据推算,维稳费用占GDP总量的1.53%,2009年用于内部保安的预算高达5140亿元人民币,接近同年度军费开支5321亿元。 为了在全国推广奥运安保模式,公安部长孟建柱宣称,要以“街面防控网、社区防控网、单位内部防控网、视频监控网、区域警务协作网和虚拟社会防控网”,将任何向政府表达利益诉求者视为“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中。显然...

刘正清:非暴力不合作推动者唐荆陵二三事

关于荆陵这次被判刑之事,圈内朋友赞誉他的文章很多了,大家熟悉的事我就不重复说了。大概是其身处厄境的缘由罢,与其政治理念相左或对其颇有微词者也不便公开诘难,但私下里还是有自己的看法。荆陵这次被判5年,我坚信:荆陵如不在监狱被“喝白开水”或其他预想不到的“意外”死亡,不用当局的所谓经“教育改造”而施恩减刑或假释,他也用不着坐5年牢就会出来的!他是未来的政治家,未来中国需要荆陵,荆陵不怕坐牢但需要的是...

刘正清:看守所前待客记

今日本处室内静悄悄,门前探监者虽陆续不断,然无人问津。余百思不得其解,恰有几探监者路过本处,中有一貌似乡下不谙世事之老翁,欲进室咨询,便悄然问同行者。一行者愕然曰:“请律师耶?不如请厨师也!求法律帮助耶?不如求性感女郎之按摩、陪舞、陪睡也!”。另一行者曰:“今日莱特欢乐城,明日南湖消魂夜,白可以黑,黑可以白。” 余闻之,初以为峦荒愚鲁之言,故朝其蔑而笑之。行者观之始有愧色,继而鄙笑之。余怒而欲殴...

刘正清:隋牧青律师二三事

圈内一位人权律师曾说过“我们这群人权律师不是进了监狱,就是正走在监狱的路上。”——这是我们人权律师对自己命运的清醒预测。法理学称法律有预测的功能,即能预测自己的行为是否会受到惩罚。然而可悲的是,作为法律人我们无法根据法律来预测,只能根据当局的邪恶和破坏法律的程度来预测自己的行为是否会受到惩罚。 隋牧青律师之前多次跟我说:“我的性格太刚,易折,迟早有一天会进去。”。果不其然,恐怖的709风暴席卷全...

刘正清:真勇士——记张圣雨

张圣雨,实名张荣平,湖南郴州人,与我是老乡。2011年2月中旬我们广州几个朋友因吃饭时闲聊“茉莉花”事件,先后被拘捕。那阵子,我原以为广州民主活动受到重创,广州应该会清静一段时间,没想到不久就有个叫张圣雨的和两个湖南老乡到广州大学城发传单宣传民主被抓,抓捕过程中张圣雨高喊“打倒共产党”。其后,他被行政拘留15天,其他两人被遣送回老家。 稍后,我们几个朋友再聚餐,张圣雨也来了。他单薄的身躯,穿着一...

泰甫:律师权益2015年10月动态(2015年11月29日发布)

【律师被司法局长殴打】10月5日,山东王强律师在网上发布消息,称当地司法局长报复、伤害律师,在王律师向中纪委举报司法局收受贿赂后,2015年9月23日夜,微山县司法局局长范计安到他家中打伤了他。 【35名律师联署寄发建议信,质疑各级律师协会的合法性】10月6日,35名律师联名向全国人大、国务院及各省级民政部门寄发建议信,要求全国人大修改、废止违反《宪法》、《社团条例》相关规定的《律师法》第四十五...

刘正清:他们可以操纵法律,但不能操纵公理和民心——“赤壁三君子”案纪实...

黄文勋(网名:黄子)、袁小华、袁兵(网名:袁奉初)、陈进新(网名:陈剑雄)、李银莉于2013年5月25日上午在赤壁市人民广场举“光明中国”的旗子和“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的牌子,宣传民主中国之梦,当天被赤壁市国保以非法集会行为处行政拘留15日,后李银莉获释。黄文勋、袁小华、袁兵、陈进新四人于2013年6月8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羁押于赤壁市看守所。 刑事拘留最长期限之后,...

刘正清:新赤壁赋

癸巳腊月初八,为“三君子”案与科云、小军、科科、京美、立志会于赤壁。剑雄尽地主之谊作东。 初九,六律师齐集赤法,告未收此案。遂至赤检,接待者乃80后靓女。该案诸多违法令我律师心生怒火,欲斥之。然其灿烂笑容,外加六杯热茶。令我律师转莞尔告之:赤魔之恶,“三君子”之功,并教其翻墙上网看墙外世界。其如听天书,不敢正面应承,故笑而不答,作忸怩状。同室一年逾半百女检曰“我等乃家庭主妇,只求平安过好自己的日...

刘正清:析“替罪羊”

(参与2015年10月22日讯) “替罪羊”是统治者的驭民之术,古已有之。目的是彰显最高统治者和其赖以存在的这个制度的权威和“伟、光、正”的神话。发展到今天日臻练达圆熟。干坏事时振振有词冠冕堂皇,收拾残局时便能轻易找几个“替罪羊”华丽转身。 “五人帮”文革乱法,帮主高高挂起,喽啰“四人帮”入狱、蝼蚁“三种人”被清理!不过有时“替罪羊”也能摸准胜利者的阿喀琉斯之踵,如江青就在法庭狂嚎“我是主席的一...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唐荆陵以清贫的农家之子考上中国顶尖的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而后又通过自学考取律师资格,并为推进中国人权民主进步,挺身加入为弱势群体维权行列,传播推广非暴力不合作理念,以致遭到当局打压。唐荆陵默默地为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奋斗了10余年,为此他在经济上付出了沉重代价(失去律师牌,妻被失业),在精神与肉体上饱受折磨(两次入狱,喝茶及短期传唤乃家常便饭),在当局迷恋暴力统治的情况下,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原则难...

刘正清:无程序正义何谈实体正义——从程序法析郭飞雄、孙德胜案...

纵观近年的政治构陷案,不难看出这些被当局视为异议的人士与犯罪不仅不搭界,而且也与当局所定罪名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是欲加之罪——郭飞雄、孙德胜案亦如此。有些御用文人及媒体则强辞狡辩,如《环球时报》就对许志永、郭飞雄案说“表达异见不能越过法律边界”。好吧,就算是郭飞雄、孙德胜“表达异见”“越过法律边界”,当局要治他们罪,但也要遵守程序法保障其合法权益啊! 程序法对诉讼期间辩护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享...

120:刘正清

姓名   刘正清 笔名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64年3月22日 出生地点 湖南 居住地点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教育程度 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语言文学学士(1986年),湖南湘潭大学法学学士学位(1995) 职业   律师,自由撰稿人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拘捕日期 2011年3月24日(监视居住) 拘捕机构 广州市公安局 拘捕原因 谈论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 罪名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