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台湾见闻拾零

每次来台湾,总有不同的感触与心得。这一次赴台,笔者不仅去了台中市、南投、苗栗地区,还走进了太鲁阁的崇山峻岭中,一路的鸟语花香,一路的风味美食,一路的峰峦叠翠,一路的泉水叮咚,一路的人文景观,一路的文明礼遇,真可谓是山河锦绣,这边独好,颇为感慨,记述二三…… 乡情的错觉 对台湾来说,笔者是过路客,或者说是陌生客;但对我来说,一踏上台湾,就有一种亲近感与乡土味,一种似曾相识的温馨触碰。可能是背井离乡...

田牧:不到太鲁阁不知天下山——南台湾之行散记(三)...

朋友驾车,带我们巡游中横公路,此乃台湾三大横贯公路之一。上路时,笔者还未十分动容与愉悦,只有耳闻奇险,尚不知太鲁阁国家公园有多美?有比较才有鉴定,有经历才会诧异。在此匆匆随笔简述一二…… 天下名山不忘太鲁阁 不到太鲁阁,不见宝岛面。我们的行程是从台中上路,经过白冷、梨山、大禹岭之后,我们的车开始了一路盘旋,一路爬高,沿着立雾溪通往花莲太鲁阁行驶,其中经过了关原、慈恩、洛韶和天祥,全长180多公里...

田牧:走进卓也小屋——南台湾之行散记(二)

走进山野木寨 离开姜麻园,沿着曲曲弯弯的盘山公路,一路顺坡而下,进入苗栗县三义乡双潭村,朋友说:我们就在这里用中餐。 山野中觅食,想必自有野味诱惑。下了车,进入眼帘的是半山腰上的乡野农舍,镶嵌于山林雾霭、苍翠欲滴之中,说是卓也小屋,合理呀,不夸张,幽静而雅致。 沿着林荫道漫步,郁郁苍苍的青竹林,在微风中摇曳发出的沙沙声,又有溪水的潺潺声,相伴着林中鸟儿的啾啾声,有大象耳朵,也称芋的植物向过客颔首...

田牧:云洞山风情故事——南台湾之行散记(一)

多少次来台湾,总是驻足台北市匆匆而过。此次赴台,有朋友相邀,一路往南行,游了日月潭,昨夜宿姜麻。清晨推窗,微风轻撩,圣恒宫青烟嫋嫋,峰连峰云雾缭绕,不识姜麻真面目,路边老者指迷津。 唐朝贾岛的一首诗《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此情此景却是不同,童子换成老者,而且是位生于斯,长于斯,爱乡爱土的淳厚长着者。 他娓娓道来、滔滔不绝地叙述,我才知此山此乡的一些故事...

夏榕:作家李昂与学者林明德将在INALCO开启台湾文学讲座...

台湾著名小说家李昂及专研台湾文学的林明德教授10月1日起应邀来法,两人将分别于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波尔多大学蒙田校区以及法国国家图书馆举行的台湾文学与文化讲座中,分享台湾的文学创作。 写作已将近50年的李昂,在七0年代初的台湾,即勇于打破禁忌,以挑战父权社会的代表作《杀夫》一书红遍国内外,奠定其在文坛地位。 今次访法,李昂将搭配根据其作品《西莲》改编的电影「月光下,我记得」,以及根据描述2...

田牧:比尔曼寄语台湾

9月22日,德国诗人沃尔夫·比尔曼(Wolf Biermann)夫妇飞抵台湾,应邀出席台北市「诗歌节」。9月25日上午,陈建仁副总统在总统府会见了比尔曼夫妇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等一行德国朋友。 高度的评价与称誉 陈副总统首先代表台湾政府与人民欢迎比尔曼一家受邀参加「2019台北诗歌节 」,人权丶诗歌与美学无国界,副总统高度肯定与赞誉了比尔曼对人类的贡献,他指出:比尔曼年轻时以诗作丶歌曲,不屈...

田牧:感悟台湾精神——台北诗歌节随笔

诗歌是人类文学的起源,那些远古的诗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人而无仪,不死何为。」即便是今天来吟诵,仍然有如青溪流淌,泉水叮咚的感悟。走过了数千年的传承丶演化与发展,诗歌被眼下的世界渐渐冷落了,缓缓疏远了。在华文世界的台湾,还有「诗歌节」,依然在一年年的坚持,一年年的举办,真是难能可贵,令世人耳目一新。 这个「新」字,还在於今年「诗歌节」的主题是「墙与啄木鸟」,把村上春树的「高墙」与「鸡蛋」...

田牧:“错过”等于“自罚”——德国“传奇+传奇”诗人歌手自传新书发布与诵读会...

何谓「传奇+传奇」? 今年是柏林墙倒塌30周年,此人的命运恰恰与柏林墙紧密相连,被西方媒体誉为「是插入柏林墙第一道裂痕的诗人」。 此人出生在希特勒统治时代,父亲是犹太人丶又是共产主义者,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惨遭杀害,他是名副其实的「红二代」。 此人的人生之路,从起始便选择了逆向行驶与思维,「二战」後,德国被一分而二。其时,德国人风潮地逃亡西德,但他逆流而上,投入东德的怀抱,却又坚拒红色政权的培养与...

殷海光诞生百年纪念特展

殷海光自诩为五四之子,为自由主义重要传承。今年逢诞生百周年丶逝世五十周年,邀请您来认识殷海光,了解其文人风骨与思想,一同珍惜并守护得来不易的自由民主。殷海光自诩为五四之子,为自由主义重要传承。今年逢诞生百周年丶逝世五十周年,邀请您来认识殷海光,了解其文人风骨与思想,一同珍惜并守护得来不易的自由民主。 本展览将带着大家以更立体方式认识殷海光,呈现他如何从青少年时期素朴的爱国家丶敬领袖心态,自学有成...

王小依:别样的团圆——台湾军官和他的两个妻子(小说)...

导语 取材真实的故事,看透人间。 在命运的残酷里,讲述不一样的团圆…… 背景 1987年11月台湾官兵第一批回大陆探亲 【芸嫣】 我们已经两个星期了,一句话都不说,我知道他也在躲着我,我不想看见他,甚至这辈子再不想见这个人。自从他那天恍恍惚惚回到家里,手里拿着报纸,脸上的表情像世界末日一样,告诉我他在大陆早有个太太还有两个儿子,我的末日就来临了。三十多年,他从来没提过,一...

余杰:美国对台军售及首次承认台湾是“国家”有何深意...

二零一九年七月和八月,川普政府先後通过了两项对台湾的大笔军售,这是自一九九二年小布希政府对台军售之後的最大笔军售。 七月,美国国务院批准对台湾出售一百零八辆「地表最强战车」M1A2T艾布兰战车丶两百五十枚刺针飞弹和相关设备,并且由国防部正式通知国会。随即,国会通过了这件估计价值二十二亿美金的军售案。 八月,川普又亲口证实,他已经批准出售台湾F-16战机,并表示这是一笔八十亿美元的大订单。他还说,...

余杰:没有中国的金马奖清清爽爽

八月七日,中国国家电影局下达禁令,暂停中国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湾金马影展。这是继中国禁止游客到台湾自由行之後,又一项杯葛台湾的举动。以禁锢自己的人民和电影工作者,来达到惩罚台湾的目的,真是「厉害了,你的国」。 没有中国的金马奖 一定不风光吗? 果然,有一些台湾的媒体人和文化人听闻此讯息,如同某些台湾的观光业者那样,如丧考妣,夜不成寐,甚至哀叹说,如果没有中国这个大国丶上国的参与,金...

《少年问道》退出金马 今年陆片挂蛋

08月20日, 2019 记者 / 黄郁涵 大陆国家电影局在本月7日宣布暂停所有影片与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金马奖,随後张艺谋的《一秒钟》丶王小帅的《地久天长》等也纷纷表态并无参与金马盛会,不仅大陆电影被禁止参加,香港电影也遭受波及,已陆续退出金马奖。在多家电影公司纷纷表态下,大陆纪录片《少年问道》在相关消息发布後原本没有退赛打算。 但连日来《少年问道》金马不退赛一事引发网路议论,大陆全真道...

中国暂停影片与人员赴台参加金马奖:抵制还是忌惮

《中国电影报》8月7日引述中国国家电影局消息称,将暂停中国电影及人员参与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台湾官方确认消息为真,主办方对此表示遗憾,但各项活动照常举办。 去年台湾导演傅榆的金马奖得奖一席感言,引发“统独”风波,就数度传出中国官方下令禁止参加,因仍有多部中国电影报名参赛,传言不攻自破,但星期三(8月7日)则确定当局下了金马奖禁令。上一届得到四项大奖的中国导演张艺谋,已在日前向台湾媒体...

知名作家林清玄 65岁过世

知名作家林清玄,近年将事业重心转到大陆,今日传出逝世消息,享年65岁,台湾着名的血液疾病专家陈耀昌在脸书上证实此事。 「林清玄过世了……」陈耀昌今天上午在脸书上回忆,2017年10月31日,林清玄夫妇来拜访好心肝基金会,有幸与有幸与林清玄伉俪丶许金川教授及粘晓菁医师合影。 本名李瑞月的作家「季季」也在脸书发文悼念。许多友人在底下留言「敬悼老友!」丶「错愕丶震惊」丶「敬哀」...

田牧:从“高雄又老又丑”说起

笔者不是台湾人,也没去过高雄,可说是不识高雄真面目,而提及此话题,纯属於偶遇。原本为了理发,走进杜塞尔多夫市的「柔柔美发店」,却撞遇了「客流」,便与老板娘阿妙招呼:「明芳在吗?我找他聊天去,轮到我理发时,请电话通知我。」相隔几个门面是阿妙老公吴明芳的饭店——「台湾宝岛美食」。 明芳是台侨,来德国学的是汽车制造,好好的行业,偏偏半路改行,对饮食业发生了强烈兴趣,居然从工程师变成了大厨师,把工程技术...

廖天琪、田牧:台湾“身份”浅析(下)

以文化、民族建国不周全 关于寻求以文化、民族的因素立国的论点,我们认为这种理论似是而非,有局限性。 笔者在欧洲待久了,举目四顾,似乎在欧洲这片大地上,并不是以文化、种族立国,欧洲中西部这些国家泛泛来说都属于日耳曼民族,卢森堡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德语、卢森堡语;奥地利的官方语言是德语;瑞士的官方语言是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比利时的官方语言是荷兰语、法语、德语。如果以这思路延伸,岂不是麻烦了?瑞士应该...

廖天琪、田牧:台湾“身份”浅析(上)

长久以来,世界都忽略、遗忘了台湾,乍看,世人甚至抛弃了这个通过自己人民勤奋建立了富裕民生、以和平手段成功步入开放民主社会的岛国。 人口不过8百万余的瑞士,每年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却能吸引世界各大国首脑蜂拥而至。而人口超过2千万的台湾,眼下几乎是笼罩在“硝烟”中,中国军机军舰频繁绕岛巡游,凸显了威胁恐吓之势,却未能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发声。台湾犹如一颗小石子落入江面,溅不起几颗水珠子。 ...

胡平:“一国两制”能适用于台湾吗?

香港回归已经半年了。从表面上看,香港似乎没有发生什么显著的变化。不仅马照跑,舞照跳,而且民主派也照样活动,报刊杂志也照样出版。于是,有人就得出结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验是成功的,中共实行一国两制是有诚意的。接下来,这些人还向台湾发起宣传攻势,既然一国两制能够成功地应用于香港,它为什么不能再应用于台湾呢? 上述观点无疑是错误的。首先我要指出的是,这半年来,香港不是没有变,而是变了很多。从回归的第一...

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田牧:台湾是民主自由最后堡垒...

〔记者杨明怡/台北报导〕旅德中国作家田牧(本名潘永忠)发表新书《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他表示,中国因素正透过各种方式渗透全世界的华文传播管道,跟他一样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都“希望台湾站住”,因为台湾民主自由体制和价值观的存在,对中共是很大的压力。 《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由荷兰的伊娃·塔斯基金会赞助出版,该基金会成立宗旨为在国际间宣扬写作自由的意义和重要性,田牧表示,中国要政治改革,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