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追捕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上午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公安分局所辖科院路派出所的民警王克强给我的父亲打电话要人,声称要因我在网上的言论而对我采取非常手段。 这一年多来由于受到黑白两道的滋扰,我一直漂泊在外,早已成为丧家犬。但我从没有停止为少数民族发声,近期我的博客上对喀什噶尔的城市变迁、阿拉伯之春后摩洛哥诗人、作家塔哈尔•本•杰伦(Tahar Ben Joullen)创作的小说《火祭》(Par Le F...

安然:学经少年的死亡“罗生门”

少年“米尔扎提•纳曼如拉”死了,在这难熬的顿亚上撇下一个悲痛的母亲,还间接导致他的同胞、著名的网络异议人士帕米尔•亚森先生被拘捕。 海外媒体首先报道了新疆学经少年的死,那时天朝是沉默的。消息传至墙内,天朝的五毛异常激动,与维吾尔异议人士在微博上展开了隔空骂战,事实与真相如何在天朝并不重要,比的都是谁的嗓门大和口水多。但显然这一回五毛们很受伤,帕米尔•亚森先生是一位精通汉语的写作者,在一旁默默注视...

安然:旧世界的纵火者

当我得知摩洛哥诗人、作家塔哈尔•本•杰伦(Tahar Ben Joullen)以小说《火祭》(Par Le Feu)重构了去年年初的那场“茉莉花革命”之时,我正在探索阿拉伯文学版图的路上。革命如风暴至,而我们对风暴发生地的现状却一无所知。只得任由官媒通过精心选择的电视画面和砖家解说将这一事件渲染为一场无序的暴乱。 走入当代阿拉伯文学,就是为了获取一种新的不依附于旧意识形态的独立视角。 八九之后的...

安然:遗忘与记忆的角力:香妃

离开喀什噶尔前,我匆匆去了一趟郊外的香妃墓。这完全是临时起意,本来行前我已决心绕开那个地方,我不愿去见那个让自己感到难言的情绪复杂的人物。 她被人们太多次的讲述,可她终究只是重重宫帷后的一道幻影,连名字也被历史的长河冲刷得漫漶不清。在乌鲁木齐的那几天,我偶然得知她的维吾尔本名:伊帕尔汗,那些热衷于研究清宫秘档的专家则喜欢叫她和卓氏、容妃。 和卓,圣裔也。讲述一位被迫进入清宫的圣裔,总有一丝尴尬与...

安然:为真正的回族人歌唱

“砍头风吹帽 舍命不舍教 辈辈都是血脖子 我也染个红胡子” 怀念过去的人们啊 我来到这川前 一头羊的血曾把这一川水染红 那些为了守护尊严 宁愿做血脖子的人们啊 黄河已不见了波浪 一条老得走不动道的河 像一个人佝偻的腰身 我扔下一柄银刀子 遥遥目送 左屠户 你也有今天 怀念那支血性的歌 怀念那些骄傲的祖先 为真正的回族人歌唱 去找回我们的尊严与骄傲 同治年回民唱的歌谣在耳中...

安然:沦落为菜市场的法庭

在清华做法学讲席教授的冯象先生最近出了一本谈中国法治现状的书,书名很有中国特色——《政法笔记》。书中有一篇名为《中国要律师干吗》的文章,在这个天天宣传“依法治国”的国家内,为何一位有着耶鲁、哈佛的双博士桂冠的学者竟会提出这样的论点,自然令人惊诧。文中提到两个互为矛盾的现象:一是天朝律师多,二是天朝的律师无用武之地。天朝的律师多到何种程度呢?据冯象先生介绍,2003年中国的律师人口就已达世界第二,...

安然:不肯为他人说话

昨天,云南昭通发生了一起因征地引发的自杀性爆炸,多人死伤。这则突发新闻带给我两重思考:惯常出现于国际新闻中的一幕,开始在中国上演;惯常对中东的宗教狂热大加讥讽的愤青们,也在微博上一边倒地表达了对悲情人弹的支持。一位在阿拉伯世界颇有名望的神学家曾说,巴勒斯坦的自杀性袭击者是为了反抗横暴的占领者,他们牺牲生命是为了自己祖国的自由。那这位昭通的袭击者是为了什么呢?当人们追寻真相时,却发现连此人的性别都...

安然:2012年4月11日的都瓦

Pray for Muslims after the earthquake in Indonesia 至仁主 求你抚慰疼痛的大地 求你劝退高傲的大海 求你毁弃暴虐的大独裁者 战火在叙利亚美丽的国土上延烧 核阴云映红了波斯古老的星空 阿富汗至今还在哭泣 穆斯林皆为兄弟 极目遥望伊斯兰的故园 我看不到一处欢乐的净土 至仁至慈的主 全能全有于万事万物的主啊 请免去那些念诵你的尊名的弱仆之上的患难 求你...

安然:争当权势者最好的鹦鹉

辱圣事件 有人向不情愿的道歉者“鼓掌”、“致敬” 回汉冲突 有人争先恐后地向汉族同胞表达“同情和慰问” 还有人学着CCTV的调子不失时机地向阿拉伯之春发泄“义愤” 我像一个不能开口的游魂在这家穆斯林论坛潜水 焦虑 绝望 目瞪口呆 然后在愤怒中开悟 这“有人”是在争当权势者最好的鹦鹉呀 Demonize hui Muslim political cartoon. Someone in chines...

安然:政治精神病

年少轻狂时,自觉为“弱势群体”的代言人。在丛林中,“弱势”即“绝境”。那时的立场已为最后的绝望埋下了伏笔,只是当时意气满怀,虽中过若干暗箭也不觉甚苦。但最终我还是清醒也悲观地觉悟道,在一个行事没有底线的国度里,连抵抗也是绝望的,任何“人间奇迹”都会发生。 如果我告诉你,我被一个女人打败了,你相信吗?如果没有2011年2月25日的那一幕,连我自己都不肯相信。那天下午,我在地下室里被一个女人袭击,猝...

安然:法院一日游

一日之内周游在历下法院的接待室、档案室和济南中院的档案室、行政庭几处衙门,虽然天地间依然春寒料峭,体内却是燥热难耐。当疲惫已极的我最终被告知,按照历下法院的内部规定,我这个当事人无权查阅、复印庭审记录时,一股怒火喷涌而出:“到底是你们的龟腚大还是法律大?” 女办事员迅即将玻璃窗内的话筒一关,扭头继续CS,不再理睬我了。 悻悻而归,气闷中闲翻《老残游记》娱目。 这本出自封建末世的谴责小说实是那个时...

回族诗人安然被国保带走 两天后获释

2018-11-29 回族诗人安然本周二(11月27日)被公安带走,两天后获释。(安然提供/记者乔龙) 山东回族诗人安然(本名崔浩新)本星期二曾一度被济南国保带走。记者星期四下午收到安然的消息,说他已经回家。三个月前,安然曾在社交媒体推特发文涉及新疆“再教育营”,遭到公安上门警告。 现居济南的回族诗人安然,本周二(11月27日)在社交媒体向朋友报警称自己被警察抓捕,随后与外界失联。安然友人、现旅...

安然:无梦时代里的呓语

我离开了西域,但西域从未离开过我。年末,朋友送了几袋喀什噶尔的干果给我,包装袋顶端印着一行墨绿色的字:“良心干果”,这是一年中惟一的甜。黑色的2011让我心如止水,决意昧了良心不去想那个敏感的外省。这些突如其来的礼物像一枚石子在我心底激出一潭的西域涟漪。 干果中有无花果干,这些已经干瘪褶皱的糖包子带我重返那个秋日的午后,在南门的汗腾格里清真寺门口,我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无花果,我怀念它们曾经的圆润...

安然:咒语

别跟我提那个操蛋的情人节, 我没钱消费姑娘的感情, 爱情是富人的巧克力。 沉默如谜的呼吸里, 我祝你们今夜穿越在一场充满诱惑的倩女幽魂里, 漫天飘满了灵异的红花 ……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2月14日星期二...

安然:做啥呢

我听厌了甜蜜蜜的流行歌 我迷上了西风般穿胸过的民谣酸曲 南腔北调的民谣中 我偏爱西北的花儿调 看不到希望时 想像筏子客那样吼一吼 可话到嘴边就吼不出 怕惊醒楼上的狗 街头的杀手 街头巡弋着杀手 这些杀手都很冷 我躲在小屋里等他们敲那扇多余的门 反正都这球样了 我就吼一吼 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 修他妈的铁桥做啥呢 早知道尕妹妹的心变了 谈他妈的恋爱做啥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1月26日星期...

安然:狱中书简

从单人牢房 眺望窗外冷白的世界 我仿佛听见地底传出的微弱的呼声 我仿佛看见老坦克改装的推土机在一千零一夜里横行 肩头的天使在急切地催促我 说吧 这灰霭下的真相 哭吧 这雾化的哀伤 梦中的细密画每一幅都铭心刻骨 K城 尘烟四起 长袍像幽灵一样在西风里出没 只有蓝鸽子是一群听不懂国语的无知信徒 还在围着千年的拱顶与金色的塔尖 旁若无人地 迷醉地旋转 命途啊 咕咕 受伤的巷口丢失了那些披着褐色织衫的贞...

安然:火狱的倒影

我坐在祖父的旧居,罗汉床空空如野; 我走在那条老路上,每个人都很陌生。 为什么还要我走在这条老路上? 因为你的祖父在上面走了八十载, 因为你的祖先在此千年。 可千年的伤途已变作穷途, 伤心的泪珠已化作铅丸。 天使再不去回民小区, 那里的烧烤令他窒息。 烧一街最后的异族,全世界熏黑。 烧一群替罪的羊,听不见奥斯威辛的叹息。 我像兽一样逃,却逃不出火狱的倒影。 这到处虚伪以待的罗网, 是鱼死网破还是...

安然:逆子

家中昏暗的灯火让我想起暗室,它们闪烁着双眼,似乎欲语还休的孩子。冬至夜,父母把我叫回吃水饺,平日他们就是守在这群孩子中过活吗?生活这袭华丽的爬满虱子的袍,如今像件故衣,散发着浓重的樟脑味。烧水,下饺子。这当间,父亲送来一玻璃碗的冬枣,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回去,仿佛是怕自己的走路声过大,惊醒地下迷宫中那头人身牛头的怪兽。所以他就让自己变得更瘦?渐渐像一张无言的冷金笺。心脏病、糖尿病,黑皮、泼皮……他愿...

安然:每个回回体内都藏着一个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是痛苦, 巴勒斯坦是屈辱, 巴勒斯坦是抗争, 巴勒斯坦是呐喊, 巴勒斯坦是战斗, 巴勒斯坦是命运…… 巴勒斯坦是我们全部的语言, 而关于我们自己, 我们沉默不言。 让我想起维族区的那些背街小巷,你们,都好吗?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安然:垂死的民族

存在对应虚无, 生活对应庸俗, 正义对应奸计, 屠杀对应沉默, 回回对应汉人, 马仲英对应麻木的民族, 天鹅对应猎枪, 生命对应沉落, 大地对应忧伤, 语言对应额头的皱纹, 诗人浓烈的黑胆汁对应一颗颗无言的空脑壳, 民族啊,是一卷不敢翻检的诗抄, 其中的字眼已经发黄变脆。 一下雨,我们回民小区也如喀布尔这般泥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