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采访: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1933年班旦加措诞生在一个富裕的藏族家庭。父亲是地主,虔信佛教。班旦11岁时剃发为僧,在帕南的嘎东寺出家。后来进入拉萨附近的哲蚌寺的洛色林佛学院进修,接受了全盘正规的佛教义理教育,师从印度高僧仁曾丹巴大师。1959年3月,达赖喇嘛被迫流亡,西藏人民抗暴失败,中共开始大批逮捕康巴战士和平民,并将大量僧侣下狱。班旦因拒绝出卖师长,被捕入狱,判刑七年。他因忍受不了酷刑和饥饿而逃跑,逮捕后加刑八年。1...

田牧:德国警察不接受中国总领馆的抗议

又是一年的六月四日,27年来,这一天成了中国人的祭日,人们不敢淡忘,也不会忘却,天安门的亡灵们,永远与天、地、日、月共存…… 有良知的中国人,即便走遍天涯海角,在这一天他们都会设法汇聚到中国驻外使领馆门前,这里成为了祭祀的墓地和灵坛。 上午九点半,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门前,我们来了,大家都来了,聚集一起,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活动——示威抗议。他们是: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

德国之声专访:“六四”问题,她这么说……

“六四”27周年,旅德华人华侨、流亡作家、多个民运组织周六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抗议中国当局至今对“六四”持否定和禁止谈论该事件的态度。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形容“六四”就像一个大脓包,如果不尽快“解决”,它终会爆掉。 “六四”27周年法兰克福抗议活动现场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四”27周年,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如何? 廖天琪:我是觉得中国在其他方面,比如:在科技、设施建设等方面取得...

廖天琪:“九一八”的反思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经历了一个“失语”的时代,邓小平以后至今,中国人又成了一个“失忆”的民族。这两种失落,都是由官方主导,按政治需求和意识形态,发动了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对人民进行洗脑和精神污染而造成的。老百姓只说那千篇一律的话,民众的大脑丧失部分功能,对某些事儿完全丢失了记忆。如此,六、七十年代,在“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的狂潮之下,一位大陆人还未开口,听者已经大致知道他/她嘴里会吐出来什么“毫...

廖天琪: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

——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正在中国访问的德国总统约翰尼斯·劳于周六(9月13日)在南京大学发表演说,指出批评中国的人权情况并不意味着“干涉中国内政”。人权问题之于北京政府,就像阿Q头上那块癞疤,说不得、看不得、更摸不得。老外政府和人权组织却好像有瘾似的,时不时要伸手去碰。怎能怪人有瘾?不说“不锈钢老鼠”、孙志钢、郑恩宠、爱滋病患者、法轮功信徒,就看香港那上街的五十万人,他们要的是什么?中国...

廖天琪:跟笔会友人在台北的喜相逢

5/4/2016 1.众人跟立法院长的合影 4月22-24日应邀到台北参加由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主办的“寻找共同点”国际汉藏会议。这次会议规模颇大,有130 多位藏人、海外华人和台湾本地人参加。近年来藏人抗议中共对西藏的高压政策,要求达赖喇嘛回国,僧俗人士自焚高达140多案例,令人痛心。同时中共官方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对话也呈胶着状态,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亦被中国一方漠视,全球同情关心西藏问题的...

廖天琪:吴弘达——一个共产文化的怪胎

——不算悼词的悼词 5/1/2016 吴弘达在加勒比海度假,死于水中,我在台北的旅途中,第一时间收到这个从雅虎律师那儿来的意外消息。我曾在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担任主任一职长达十年,最终因意见分歧而离开。同此一时,因我不断在劳改基金会和雅虎人权基金这两个理事会上当众批评吴的错误和渎职,而被排挤出理事会。 为一个有争议的人写祝词或悼词是困难的,特别是后者,尤其是当执笔人又介入是非之中,而死者是不能为自...

廖天琪: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她一夜之间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英雄–19岁的杰西卡?林奇,美国陆军后勤部队的一名上等兵。这个小女孩于3月23日在一次出勤的车队中,遭到伊拉克军队的伏击,她的一些战友被伊军所杀,林奇则在反抗中开枪迎击,直到子弹用尽,始被伊拉克人抓获。一周之后联军的特种部队从伊拉克一间医院中把她抢救出来。消息传来,她在西维吉尼亚州的家乡小镇的乡亲们欣喜万分,把市内的树上,都挂满了为她祁福的黄色丝带,祈望她早日恢复健康...

廖天琪: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他曾是个流亡者,先受南斯拉夫共产党独裁者狄托的迫害,后受“巴尔干半岛的屠夫”-后共产主义暴君米洛舍维奇打压,却终于以和平争抗手段和自由选举的方式,合法地成为塞尔比亚德总理的金吉屈(Zoran Djindjic),曾被人称为南斯拉夫的肯尼迪。但是他在大力推动改革新政和铲除旧共产政权的残余势力时,树敌太多,壮志未酬身先死,于3月12日遭暗杀身亡,死时才五十岁。现在凶案两周之后,凶手已经落网被擒,不出...

廖天琪【译】:挖掘“文学的煤矿”

译者按:德国明镜周刊采访波兰作家希皮奥斯基谈改制后的文学与政治。以下的采访发表于德国明镜周刊一九九一年十月份,其中对德波两国的历史恩怨,知识分子在集权或自由社会中所应扮演的角色,波兰的前途,对苏联的恐惧都有生动的阐述。 问:希尔奥斯基先生(以下简称希),近两百年,波兰人总在高唱波兰“尚未沦陷”,这句歌词现在还有意义吗? 希:世界上有一些民族,由于历史情势所迫,而不得不过着最低调的生活。受到普鲁士...

德国总统访华谈人权批专制,关注中国政治犯

狄雨霏 2016年3月25日 北京——就在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Joachim Gauck)周日开始自己对中国的首次国事访问的四天前,流亡作家廖亦武拜访了在柏林的总统府贝尔维尤宫。 廖亦武是一名前政治犯,于2011年逃离中国,他带着一个六人名单向高克提出要求:你见中国领导人时,请向他们提政治犯所面临的困境。 这正是高克在五天访问期间所做的,据他的发言人费尔多丝·福鲁达斯坦(Ferdos For...

廖天琪:王亦曰仁义,何必曰利——高克总统访华的启示...

3/25/2016 去年习近平访英,和头戴皇冠的伊丽莎白女王一同坐在皇家华丽的马车里,向夹道欢呼的伦敦子民们挥手的场景,一定让华人心中百感交集。想当年英国人让东印度公司往中国卖鸦片,那时的鸦片鬼东亚病夫连给女皇拾鞋也不配,而如今阿Q也跟赵家的平起平坐了,怎不令愤青们热血沸腾呢?近年来西方各国的元首到中国访问,总是率领着庞大的经济代表团,到了北京,极尽逢迎溢美,回国时口袋里装着上亿的合同,受到本国...

廖天琪:维护言论自由和写作者权益是独立中文笔会的重要使命...

独立中文笔会近日进行换届选举,长期关注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维护中国知识分子权益的德国科隆艺术学院院士廖天琪女士当选为新一任会长。作为一个人权组织和国际性的文学组织,国际笔会的主要作用是什么?自2001年创立以来,这一组织完成了怎样的使命?它在未来又肩负着怎样的重任?对此,独立中文笔会新任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您过去曾经两度出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职务。这一次为什么再度竞选?请谈谈其中...

彭小明:独立中文笔会新会长廖天琪女士新春履新

2016年新春佳节,独立中文笔会经过反复酝酿和投票表决,终于推选出新一任会长廖天琪女士。廖天琪在春节发表当选感言,决心将与理事会同仁和全体会友携手并肩,重振旗鼓,再现风华。 独立中文笔会是国际笔会(PEN International)下属的中文分会之一,是体制外的中文作家团体。成立于2001年。首届会长是刘宾雁,嗣后有刘晓波、郑义、廖天琪和贝岭等人担任会长,其中刘晓波于2010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费良勇:祝贺廖天琪再次当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 费良勇 2016年2月8日 欣闻廖天琪女士于2016年新春佳节之际,当选为独立中文笔会第七届会长。我在此表示热烈祝贺! 廖天琪女士出生于中国大陆,成长于台湾,留学于德国,在德国和美国工作多年,长期致力于中国民主运动和自由文化运动,对台海两岸故土都有深厚感情。她精通中文、英文和德文。她不仅擅长翻译、写作和研究,也善于搞组织工作。她清廉公正,作风严谨,行事低调,坚...

廖天琪:卡斯特罗,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也许他是上世纪和本世纪硕果仅存的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四十多年以前他领导革命推翻了独裁Batista将军,建立了红色政权,并成为苏联将“共产主义”输入拉美、以及拴在超级大国美国门口的一只社会主义猛犬。卡斯特罗在五十年代曾经是古巴人民心中的英雄,但是半个世纪过去,这位应该送进历史博物馆的人物依然不肯退出政治舞台,穿着他那身戏服–橄榄绿的军装和军帽–继续表演。最新一次的“巡回演出”是二三月间的包括中...

廖天琪:愿今日台湾是明日的中国

——台湾观选感想 2016年的台湾大选是在平和、理性的氛围中,充满民众的参与感和激情之下进行的。民进党的蔡英文毫无悬念地以高票当选为台湾第一位女总统,而立委选举民进党也过半,这就给予未来的执政党一定的优势,台湾的民主化进程从1987年蒋经国解除党禁报禁以来已经有30个年头,这期间经过了数度的政党轮替,民主议会制度渐趋成熟。 这次选举期间有不少大陆民运人士应邀到台湾去观选,笔者生于南京长于台湾,大...

廖天琪:六四讨论不要落入“洗脑后遗症”的巢臼

2015欧洲六四26周年纪念活动文件之二 2015年2月14日 在当代中国的现实政治中,六四问题无疑是一个尚未解开的死结。由于整个事件的元凶 – 中共,现在还在执掌政权,严禁人们揭伤疤,求真相,惩处罪魁和元凶;并且至今尚未对受害者给予道歉和赔偿。非但如此,掌权者自认为手中握有一把掌握民情的万能锁,大力发展经济,提升人们生活水平,以物质和金钱来麻醉人的伦常道德乃至是非观念。今日的中国,...

廖天琪:黑色星期五:高瑜和150支蜡烛

就在本文落笔之时,数里外科隆市的大教堂里有150支蜡烛被点燃了,德国人正在为3月24日“德国之翼”航空罹难的全部乘客和机组人员进行隆重的追思仪式。除了罹难者的家属,还有德国政府的首长总统高克、总理默克尔、北莱茵州长、议会议长和国外的政府代表及普通民众参加。鲜花、音乐和悼词,仪式庄严肃穆。3月那一天,银翼的飞机从西班牙的巴塞隆纳起飞,乘客赏心悦目地望着窗外蓝艳艳的天空,已经到法国境内,目的地德国的...

廖天琪在德国介绍中国因言获罪作家

(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11月24日讯)在国际笔会“狱中作家日”之际,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廖天琪女士应邀在德国介绍中国因言获罪作家及言论自由的状况。 11月21日,廖天琪女士应德国北莱茵州肯彭市职业高校 (Berufskolleg Kempen)之邀进行演讲,演讲主题是刘晓波如何因言获罪。廖天琪女士介绍了零八宪章的要义,刘霞由此受到的牵连以及两人目前的状况。另外,廖天琪女士还介绍了独立中文笔会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