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在美英对巴格达进行大规模轰炸的几天之后,土耳其也在“似乎”没有跟美英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派遣了一千多名士兵进入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族区域。安卡拉政府声称这是要阻止伊拉克难民大规模涌向土耳其。实际上,他们担心一个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在伊拉克北部崛起,这将会导致土耳其南部的被压制下去的库尔德人独立运动重新复活。 在这次的对伊战争中,土耳其政府态度出尔反尔,先同意美军使用土国基地,后来要求美国巨额的财力补偿,...

廖天琪:桔色信号——美国安全吗?

一周以来美国市面上的一些冷门货突然走俏,家用急救箱、防毒面具都被顾客争购一空。特别抢手的是密封胶带,这种一般用来封贴门窗空隙的橡皮带,一夜之间炙手可热,各地都供不应求。显然美国社会已经进入备战状态,政府向民众发出了恐怖主义可能发动对社会攻击破坏的警告,危险程度从中级的黄色提升到“高级”的“桔色”。国土安全部部长里奇日前发起了一项名为“有备无患”的教育宣传活动,希望公众做好准备,以应付恐怖分子的突...

廖天琪:北京杀害藏人,播种民族仇恨

当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伊拉克之战何时将要发动之时,中国当局于1月26日处决了28岁的藏人洛让邓珠,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罪、爆炸罪和煽动西藏独立罪。消息传来,令国际社会十分震撼。 洛让邓珠于12月2日被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判了死刑。跟他一道被判死刑、缓期执行的,还有52岁的藏僧丹增德勒·仁波切,俗名阿安扎西。 当12月初这宗案件曝光以来,种种迹象显示这是一个当局蓄意制造的冤狱。煽动颠覆...

廖天琪:德国媒体和外交部对中国处死藏人的反应

中国当局于1月26日将藏人洛让邓珠处死的消息传出后,不仅德语媒体做了报道,德国的外交部也提出抗议。 《法兰克福环球报》(Frankfurter Rundschau)于1月27日报道了洛让邓珠是因被控“颠覆政府和爆炸案”,而被处死。许多人权组织抗议中国的做法“违反了国际人权标准”。 瑞士的《新苏黎世报》(Neue Zuercher Zeitung)也于1月27日更为详尽地报道了上述的消息。并说美国...

廖天琪: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克林顿时代对华政策所采取的绥靖态度,即所谓的”建设性交流“(constructive engagement)策略应该结束,布什政府必须正视中美关系这些年来的变化,重新进行检视和调整偏重于经济效益的对华政策,并对中国继续践踏人权的情况作出反应,”这是吴弘达在揭露了中国目前的死刑和死囚器官被掠取的情况之后,向国会人权委员会所提出的建议。 7月10日国会举行的“从不公正的审判和死囚器官的被掠看中国司...

廖天琪: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中国的人权问题就如阿Q头上那块癞痢,主儿愈不叫人看,旁人看得愈起劲儿,甚至还要上去摸一把。胡锦涛访美期间,这块癞痢简直就成为人人得而摸之的亮点了。胡来华府的头一天,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非洲与人权小组举行了一场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听证会,其中一个主题是中国政府对死囚犯器官的掠夺。十多年来,这个严重侵犯人权的问题在中国几乎人尽皆知,人们却浑然无觉,不以为耻,不以为恶,而国际社会则认为它践踏人权、野...

廖天琪:徐文立不是英雄,是“大写的人”

在美国助理国务卿洛恩·克拉纳(Lorne Craner)率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中美人权会议之后的一个星期后,老牌的民运分子徐文立就获保外就医,于圣诞前夕偕同妻子贺信彤在美国外交官的陪同之下,从北京飞抵芝加哥转纽约,跟他分别多年的女儿徐瑾团聚。 正如徐文立自己所说,他是被江泽民作为给布什总统的圣诞礼物,准时送到美国的。尽管江泽民穿上皇帝的新衣,以为自己打扮成了圣诞老人,但是他的赤裸裸仍然是有目共睹的。...

廖天琪:北京政权的消化不良症

十六大前中共的神经特别脆弱,对于社会上的一切活动和来自民间的言论都感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连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不锈钢老鼠”刘荻的几篇文章都令中央吓破胆,急忙将她如江洋大盗一般逮捕入狱。现在会议结束,政权和平转移,表面上是“政通人和,皆大欢喜”。按照常理,新政府上来应该“大赦天下”,这不但在民主国家是个惯例,连萨达姆·胡赛因这个独裁暴君都知道使用这个方法来招揽人心。偏偏北京的新领导人在这方面不...

廖天琪: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布什伊战新战略毫无新意 在伊拉克战争进行四年、美军阵亡三千多人,执政的共和党中期选举大败,伊拉克人死伤数万,甚至数十万(确切数字有极大争议),萨达姆被处死,伊国的民主化并未实现,教派和恐怖暴力活动不减反增等等情况下,布什总统面对了一个中东局势的历史转折点。总统于1月10日晚间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他对伊拉克的新战略。然而这个讲话却是令人失望的,其中不仅没有新的思维,连对以往所犯下的错误的检讨也没...

廖天琪: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八九民运造就了中国当代最大一批异议分子,也使许多人流亡海外。近年来,大陆的文字狱受害者名单也愈来愈长。本文想介绍一位东欧的异议分子、流亡作家——乔治·格鲁沙(Jiri Grusa)。这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即将出版的一本格鲁沙诗文集《快乐的异乡人》中,笔者作为译者所写的序的主要部分。从格鲁沙的作品中不仅可以看出中国和欧洲异议分子在思想、学养和性格上的巨大差异,也可管窥东西方文化及人文精神的异同。 格...

廖天琪: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总统先生,民主党人南西·佩洛西说你‘无能而且是个说谎者’,你怎样能跟一位如此不尊敬你的、可能是未来国会议长的人今后共事呢?”当中期选举的结果于11月8日揭晓,显示民主党在参众两院获胜时,CNN的女记者向布什总统提出了这个的问题。布什总统尴尬地顾左右而言它,无法正面回答。其实,在选举结果明朗后,他挥泪斩马稷,宣布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将让位,新接任的是前中情局局长盖兹时,他的答案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廖天琪:未来学与中国的监狱企业

生活在今日资讯爆炸的时代,生活真是丰富多彩。作为“知产阶级”的一分子,任你天涯海角,只要面对一台联网电脑,就能上穷碧落下黄泉,既能跟古人先知神交,又可驰骋于幻想天地,为自己或他人塑造虚拟的世界,集时间、空间和知识、信息于区区小我一身,其乐无极也。有些特殊功能的计算机可以比作希腊神话里的九头蛇怪,难缠得很,老得喂它点儿什么。蛇脑袋砍掉一个,会长出两个来,电脑嘛,毕竟是人、不是神造的,比较容易侍候些...

廖天琪:春节祝词——我们都是自由人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廖天琪 “我们知道,却不理解,信息很多,却未认知。知识丰富却经验馈乏,一路走来,不知消停。” ——罗杰•威廉荪(Roger Willemsen)* 要说这已经翻过去一页的2016年是个多事之秋的一年并不为过,但是近几年来,又有哪一年是平静的呢?战争、恐怖袭击、难民如潮、镇压逮捕、生态环境恶化,这里面有天灾也有人祸,有偶然,却有更多的必然。我有习惯于清晨躺在床上听新闻广播,多少次...

廖天琪:致山东诗人鲁扬的信

敬爱的鲁扬会友, 独立中文笔会以拥有你这样勇敢无畏无私的会员为荣。 你仗义执言,挺身而出,不仅为自己,也为同行同谊捍卫了宪法上所规定的人民享有的言论自由权。你是一位好公民,也是一位志士义人。 你的言行维护了宪法的尊严和公民的权利。 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因此站在你身后的不仅是独立中文笔会的同仁,也是国际笔会的148个不同成员国笔会的数千名国际知名作家们,更是全世界亿万享有言论自由者,我们向你致敬问...

廖天琪: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在战后德国社会里,鞭挞纳粹暴行,反省战争罪责,对自己国家的丑恶历史进行无情的揭露最有贡献的人中,文学家亨利希·波尔和根特·格拉斯是最为突出的。他们先后都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波尔于二十年前已经去世,已经年迈的格拉斯是当前德国文化界最负声望并受人尊敬的文豪,这倒并不只是因为他1999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荣誉,更重要的在于他是一位责任感强烈的“卫道者”。跟波尔一样,他似乎是德国社会中的一盏道德精神的...

费良勇:柏林国际人权日声援刘晓波等中国政治犯的活动...

2016年12月9日晚上,柏林霍恩施豪森纪念馆( Gedenkstätte Berlin-Hohenschönhausen),举行了有关中国人权的讨论会 。主题是《空椅子——中国对不同政见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镇压》。这次活动由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与监狱纪念馆协商筹办。 纪念馆副馆长赫尔穆特•弗劳恩多夫(Helmuth Frauendorfer)先生主持了会议。德国牧师罗兰德·库讷...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参加慕尼黑声援伊力哈木会议...

 (独立中文笔会2016年12月14日讯)前天,德国巴伐利亚州议会绿党党团、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The 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保护受威胁人民协会(Society for Threatened People)和伊力哈木倡议组织(Ilham Tohti Initiative)一起,在慕尼黑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里举办了一个声援维吾...

廖天琪:你们的心是热的——世界人权日演讲

350多名德国青年学生在你们老师的陪同下,省下零用钱,租了大巴,车行9个多小时赶来柏林,年复一年,在世界人权日这天,于冷风(甚至雨雪)中站在中国大使馆前,为一个你们并不认识的刘晓波示威抗议 。你们因着德国本身以往两次遭受专制独裁荼毒的经验,本着马丁·路德那句话的精神:“我不能(不愿)作我自己,如果你不能作你所愿意的自己”,你们来了,你们以爱邻居,爱身边的人的心,来维护普世价值,来为陌生人的基本人...

廖天琪:生若蝼蚁死亦哀

二十世纪的两件政治大灾难——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肆虐人类社会,造成无数生命财产的损失,受到严酷摧残的人类心灵,在痛定思痛之后,却绽放出了艺术和文学的奇苞。从时间的跨越上来看,上世纪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和消亡时间不算长,其席卷的地域面积也相对来说不算广被,从它发端的老巢意大利,到德国纳粹和亚洲日本,法西斯真正荼毒人类的规模和时间都远不如共产主义来得深远。然而综观它对人类精神上所撞击出来的火花,确实是空...

廖天琪:缅怀两位文化先烈

下面是一篇旧文,写于宾雁先生刚去世不久,那时普林斯顿大学为他举办隆重的追悼会,他的家人和朋辈好友聚集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厅,外堂挂满了挽联,堆满了花篮花圈。我见到许多远程赶来,平时难得一见的学界和民运界的朋友,人人脸色凝重凄然,大家握手问候之后就都哑口无言。追悼仪式上许多人发言,我也简短地陈述了宾雁先生和我故去夫君马汉茂两人生前的结缘。后来在追思文集中,我又补进了科培列夫那一段,因为两位文学家都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