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雪村:有钱是不够的,你还要活在某种文明之中

郭英剑院长让我在这里讲几句话,我想他也许找错人了,因为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收不到激励人心之效。按这个时代公认的标准,成功人士就是要有很多钱,住很大的房子,开很大的车子,如果你是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如果你是男,身边要带个女的,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 这些东西我一样也没有,我是个作家,照大多数人的理解,作家这种东西有三个特点:一是穷,二是脏,三是骚。有些青春文学作家穷倒不穷,但后...

慕容雪村:这一年

这一年我放弃了香港的居留权,取消了商业保险,外出旅行两次,其余时间都在北京。 这一年看电影不下百部,读书大约70本上下,大部分是美国的类型小说,智识上没有任何进步。 这一年写了四部电影、14集电视剧、二十几个故事梗概,策划了六十多个影视项目,最后只卖出了两个网大。 这一年长篇只写了六千字,两个短篇均未完成,短文只写了几篇,有些等待发表,有些匿名发表,感觉眼光和手艺比以前稍有进步。 这一年有六位朋...

慕容雪村:现在,让我们谈谈如何互撕

——公共讨论的禁忌与规则 原创 2018-04-01 慕容雪村 苍山夜语 01 李白和杜甫 02 你们凭什么? 03 唔,你这么说是了…… 如果不喜欢批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质问他们的动机:你这么说究竟有什么目的?想混水摸鱼吗?想哗众取宠炒作自己吗?你是不是拿了什么好处? 这种质疑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从古至今,人类社会从来不缺少混水摸鱼、哗众取宠之徒,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人为了钱、为了权力地位而说话...

吴亦桐︰书评《原谅我红尘颠倒》

中国当代知名作家慕容雪村的《原谅我红尘颠倒》第二版“未删减版”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披露中国司法界黑暗。2015年,《纽约时报》出版社出版了该书的英文版。(慕容雪村提供) 2016年8月28日,慕容雪村(右)到瑞典马尔默参加文学节,与伊朗人权律师、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林·伊巴迪(左)会面交流。(慕容雪村提供) 9月初,在欧洲早早到来的秋意中,见到了来瑞典参加文学节的知名作家慕容雪村,...

慕容雪村:花开时节醒来

大约2012年前后,我和共产党有个共同的认识,认为互联网已经成了中共最大的敌人,任其发展下去,终有一日将改变中国。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这个政府决定来一次新的冒险——把互联网更严密地管起来。在中国,“管理”总是跟暴力相关,在近四年的时间里,这个政府用暴力注销了许多账号,关闭了许多网站,逮捕了许多人,长城防火墙越建越高,成功地把中国与世界隔离,在墙的一边,是自由的信息和交流;在另一边,则是一座巨大的...

慕容雪村:致黑暗中的弄权者

2013年5月11日,你下令封杀了我在新浪、腾讯、网易和搜狐的微博;5月17日下午,你又使我在新浪的微博悄悄恢复了;时隔8小时,5月18日凌晨,我的微博账户再次遭遇全线封杀。整个过程你变化莫测,既没有作出任何解释,没有让任何人我通知。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属于哪个机构,甚至不知道你是男是女,但我知道,你一定会看到这封信。 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可以随时注销的用户。但对我而言,这四个微博已经成...

慕容雪村:当私人谈话变成法庭证据

2016年9月27日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外。在这里,四人因一场饭局中的私人谈话细节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 中国黄山——2015年2月,有大概15个人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家餐厅里举办宴会。今年8月,其中四人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定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而他们在那家餐厅谈话的细节被用作指控他们的证据。 在过去30年里,中国令世界惊叹于它创造了让无数人脱离贫困的经济奇迹。在短短一代人的时间里...

慕容雪村:对不起,这事我帮不了你

(一) 大约两个月前,一位叫邦妮的读者通过朋友找到我,说她的男朋友被骗进了“1040工程”,问我该怎么办。 “1040工程”是一种典型的金字塔骗局,只有中国人叫它传销。加入这种组织的都相信一个神话:只要交出69800元,再发展三名下线,两年之后就可以赚到1040万元。这故事听听都觉得荒诞不经,但还是有许多人上当,根据一些民间组织的估计,全中国至少有一千万被愚弄、被欺骗的传销受害者。 我在2009...

慕容雪村:中国中产阶级的焦虑

香港——“你的钱是怎么转出去的?”大约两个月前,有朋友这样问我。我告诉他,每次从中国大陆到香港,我都会随身携带2万人民币——这是合法的上限——然后把它换成港币存进香港银行。这位朋友听后无语,他是有钱人,这样的笨办法对他显然并不合适。 最近一年来,因为股市的持续下跌和人民币的汇率日渐走低,许多中国人都希望把钱转移到境外。中国政府为了阻止资金外流,采取了种种措施,但人们总能找到相应的办法。在大约一年...

慕容雪村:我写的是一个龌龊世界

慕容雪村,法学院专业背景的小说家,六本畅销书作者,现《纽约时报》签约作家。微博自我介绍为:销号公民,禁言作家,胶带封口的评论者。就像一条被冲到沙 滩上的鱼,用尽全力张开嘴,却不知自己能发出多大的声响。2015年“六四”后的第二天,利用慕容雪村在纽约出席国际笔会活动的机会,《明镜月刊》杂志记 者在喧嚣的法拉盛有世外桃源之称的英式茶园——玫瑰屋採访了他。 2016-02-13 《明镜月刊》记者  陈...

慕容雪村:卖油郎也在眺望远方

几年前,我问一位朋友有没有写过诗,他说写过,然后尴尬地笑起来:咳,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点错误?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错误。在年轻的时光里,被梦想和荷尔蒙搞得心绪不宁,体表温度骤然升高,心里像是憋了一股气、一团火,你想大喊大叫,想把什么东西砸成碎片,被它砸成碎片也行,你既高兴又悲伤,既颓废又豪情万丈,你拿起笔,随便抓过一张什么纸,写下一些分行的句子,然后,回望青山,青山妩媚,俯视流水,流水多情。就...

慕容雪村:让常识在阳光下行走

(一) 2009年末,我混进了江西上饶的一个传销团伙,在其中生活了23天。那是一个未曾经历的世界,就像《西游记》中的盘丝洞和狮驼国,或者是爱丽丝穿过兔子洞所见到的那个古怪国度,每个事都很荒谬,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生于文革,长于大陆,自以为对人间荒谬略有所知,到了上饶才知道,原来我的经验不过是豹之一斑,而荒谬的年代从未真正终结,它就在我们身边。 在那黑暗的23天,我看到善良的好人被骗子愚弄,过着...

慕容雪村:美国,中国人又爱又恨的“外部敌人”

9·11事件十周年之际,中国的凤凰卫视播出了一部纪录片,调查中国人如何看待9·11事件,以及如何看待美国。一位小店主模样的男人大声叫好:”炸得太帅了!”一位穿花衬衫的中年男人认为”应该给美国多来几下”。在天安门广场上,一位学生说自己很高兴,因为”美国是霸权主义”,”它被人欺负了,我很高兴。” 几乎就在...

慕容雪村:从当红作家到异见者

作者 瑞迪 是2010年。这本书写的是传销团伙的内幕,但它在很大程度上折射着中国社会的现实景象。五年之后,您觉得中国的这种社会现实有什么变化么? 慕容雪村:现在的情况比以前更坏,特别是最近这两年。我本人身边就有超过13个朋友被捕;我们的报纸、杂志、电视,所有媒体,报道的尺度统统收紧;言论自由方面大幅倒退;我自己有15个社交媒体账号被注销,法治状况愈发糟糕:就在今年的7月10日,超过200位维权律...

慕容雪村:十四个梯子和一个春天

2011年秋天,一位朋友和我讨论西藏的问题,他问我:“你知道有多少藏人自焚而死吗?” 2005至2008年间我住在拉萨,自以为对西藏无所不知,可从来不知道有人自焚。这位朋友对我说了一些自焚事件的恐怖细节,并对我说:“一个关心中国的作家,不会翻墙简直就是一种道德缺陷,“你不能让一堵墙决定你应该知道什么。” 他说的“墙”就是著名的防火长城,中国政府于1998年开始建设这套系统,主要用于互联网的审查、...

习时代:异议作家“都做好坐牢准备”

左起:鲍朴、郭小橹、夏伟(主持人)、慕容雪村(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方冰27.05.2015 07:36 纽约——三位旅居世界不同地点的中国作家和出版人星期二在纽约表示,习近平上台后的过去两年里,中国当局在出版领域的控制更加严厉;有来自大陆的作家表示,异议作家都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尽管他们都害怕坐牢。 中国著名网络作家慕容雪村是纽约时报的专栏评论作家,曾发表过《习近平的选择性反腐》等文章。星期二他在...

戈晓波:我已习惯与恐惧同睡一张床—— 公民作家慕容雪村访谈录...

批林批孔那年出生於孔孟之乡山东省的独立作家慕容雪村,原名郝群,十四岁迁居於吉林省,十八岁时考上中国政法大学,大学毕业后去到四川省成都市。这种出生与成长的多重生活空间背景,显然为他日后的写作提供了丰富的人生经验积累。“二十八岁那年偶然手痒,写了《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此书畅销逾百万册,被翻译为英、法、德、西班牙、葡萄牙、越南等多种文字,多次改编成电视剧、话剧、电影。二○○九...

慕容雪村:当公开悔罪在中国愈演愈烈

  中国珠海——十四岁那年,我因为逃课被老师逮住了。这位老师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彪形大汉,而我当时只是个小矮子。他揪着我的衣领,把我从宿舍一直拖回教室,不时在我后脑上扇一巴掌,同时大声斥责我的无耻行径。当时正是课间时分,几乎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看到了这一幕。 两天后,在全年级大会上,这位老师把我叫出队列,当着所有人的面读了一篇大约600字的检讨,在这篇检讨中,我承认自己“懒惰”“不守纪律”...

郭于华:关于讨论的讨论——对慕容雪村文章的回应

有关柴静记录片《穹顶之下》引起的网络大战,作家慕容雪村写了《柴静事件与中国的言论空间》一文。文章较长,对事件的各类意见进行了梳理、概括,也比较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由此事件的争论延展到关于中国言论空间的探讨,我以为是非常有意义和有必要的。要进行有效的公共讨论,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形成相互交流、辩驳、达到可能的共识或各自的保留,使事件和思想明晰地呈现于公众面前,需要慕文所强调的避免“道德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