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西:农民“生活富裕”,把厕纸都用光了

——在厦大的日子(二) 母亲的回归 1959 年集美中学叶振汉校长一句“国庆后全国六亿人民吃饭不要钱”的“豪言壮语”深深触动了我的爱国情怀,我当时随即写信给我的爸妈,怂恿他们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母亲于1960年初夏带着两个小弟妹回国观光,准备先留下两个小弟妹让我和二妹带着在国内读书,然后再全家回归。他们一行先到北京参加五一劳动节观礼,然后南下苏杭,再到厦门。苏州是母亲故游之地,当年她们集美...

李文西:“右派”数学老师张鸣镛

——在厦大的日子(一) 满怀希望进入大学 1959年秋,我进了厦门大学化学系,满怀希望要努力学习,以便将来为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班上有三个侨生,除了黄松才和我,还有印尼女侨生林桂英。 厦门大学化学系是厦大最大的系,除了历史悠久,主要有三大名教授: 左至右:卢嘉锡、陈国珍、蔡启瑞   卢嘉锡 蔡启瑞 副校长卢嘉锡是物质结构专家,原籍台南,生于厦门,1934年毕业于厦大化学系,1939年在...

李文西:悼歌仙

陈昌寿,1914年9月19日出生于上海,是印度人的后裔。他的祖父原是印度贵族,到中国后与杭州人结婚,婚后定居上海,所以陈昌寿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 不要说如今知道陈昌寿的中国人已经很少,就连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被称为“歌仙”的陈歌辛,也已渐渐被人淡忘。如果说陈歌辛和陈昌寿本来就是同一个人,知道的人恐怕就更少了。知道陈钢的人应该较多,因为他是手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作者之一。我要说的是,陈昌...

李文西:集美杂忆

这是我在集美中学二年学习生活中的一些片段,虽然经过了约五十年的时间洗刷,回想起来仍然是那么清晰。我愿把这些记忆写出来,让我们的后辈也能感受到中国上个世纪那一段时间的社会畸变,以及当年我们侨生思想的单纯和幼稚。 ——题记 1957年秋,我们三、四百个侨生从广州华侨学生补习学校被分配到集美中学。我十分高兴!因为我母亲昔年毕业于集美幼师,我从小便从她口中获知不少集美和陈嘉庚的事情。 到广州来接我们的是...

李文西:厦大杂忆

(上篇《集美杂忆》写了在集美中学二年学习生活的一些片段,一位老同学批评说写得很差,没有写出对集美的感情。我要说明的是:写《集美杂忆》的目的不是要写感情,不是要写集美优美的学习环境和陈嘉庚先生毁家兴学的爱国情怀。我的目的在于写出那段时间中国社会发生的所谓“大跃进”的一些点滴,因为这是一个十分独特的、灾难性的、史无前例的畸变,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接踵而来一系列灾难的前奏,而我们那个时候还懵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