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跪在澳洲的土地上

在花场打过工的老李告诉我,花场干活很辛苦。冬天在地里捡花种,寒风吹在脸上就象刀子割。夏天在地里拔草,太阳刺得眼睛疼。皮肤晒的跟烤焦了一样。在地里干活是野外工作,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是常事。特别是在地里捡花种,蹲着捡种用不了多久,两腿就弯曲痛了。而站着弯腰捡种,腰又受不了,不一会儿就腰也酸,背也疼,头晕脑胀,苦不堪言。墨尔本是个花园城市,一年四季鲜花常开,这繁华与美丽的背后,原来有无数花工的血汗付出...

澳大利亚斯特拉文学奖颁给了一部深入调查家暴的作品...

调查记者杰斯·希尔埋头研究家庭暴力长达四年,将镜头锁定在施害者身上,为读者献上了一部强大无比的作品。 “家暴和胁迫控制着人们,受害者在其中失语,”杰斯·希尔(Jess Hill)表示。在过去的六年中,她不懈努力,试图将表达的能力还给世人。 希尔致力于家庭暴力报道,曾因此两次赢得沃克利新闻奖、一项特赦国际大奖以及三次Our Watch(澳大利亚保护妇女儿童、对抗暴力的公益组织)大奖。如今这位记者锦...

小山:杨恒均遭正式指控间谍罪案或送最高检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今天报道说,澳大利亚籍华裔作家、前中国情报官员杨恒均在中国遭羁押超过420天后,中国政府已正式控告杨恒均从事间谍活动。澳大利亚官方否认杨恒均从事间谍,并要求中国方面无罪释放。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说,澳大利亚公民杨恒均遭羁押年余,中国控告涉间谍活动。过去一年多以来,澳洲政府试图在事件进入中国司法程序之前,将杨恒均营救回澳洲。目前澳洲政府营救任务大致失败。杨恒均将无法避免在中...

老酒葫芦:澳洲国庆日:红颜随想

今天1月26日是澳大利亚国庆日也是澳国的入籍日,每当这天会有成千上万的新公民阳光下集体宣誓: 从现在起,以上帝的名义,我宣誓。我将忠实于澳大利亚和她的人民,分享他们的民主信仰,尊重他们的权利和自由,维护并遵守澳大利亚法律⋯⋯ 230年前即1788年的今天,英国船长亚瑟·菲利普驾船引一班囚徒约780人及家属登陆悉尼港,于是我们的地球村上南半球端凭空诞生了一大片世外桃园地,于是继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诞...

老酒葫芦:我为何移民

不止一次的有人问我为何要移民,中国不好吗,上海不好吗——这让我想起前苏联一则笑话:美国移民局问一位苏联青年,你的国家不好吗,答很好;你的国家不自由吗,答很自由,那你为何移民——因为贵国可以说不好。 每次和人讨论起移民的理由时,我都会毫不含糊地告訴对方,相对于雾霾毒奶粉地沟油,我更需要自由的空气健康的食品明媚的阳光和一层不染的海岸线,还有不曾设防的心理屏障和坦坦荡荡的人文景观——问君,这些够吗! ...

返抵澳大利亚 冯崇义:秘密问讯经历“远不算有趣”...

此前被中国当局阻止离境的澳大利亚中国籍学者冯崇义已返抵澳大利亚。 冯崇义星期六(4月1日)晚间获准从广州白云机场登机离华,星期天(2日)早上返抵悉尼。据澳洲广播公司(ABC)报道,一些华人团体成员到机场举起了“欢迎回家”的标语迎接冯崇义。 中国外交部上周证实,执法部门以国家安全理由限制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的冯崇义出境以对其调查。冯崇义抵达悉尼后表示,他在离华前被要求签署保密协议,保证不会对外透...

焦点:学者冯崇义也被中国“边控”了?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副教授冯崇义近日被中国当局反复审问、并被阻止登机返回澳大利亚。 BBC中文网周日(26日)联系到冯崇义委托处理法律事宜的两位律师之一、广州律成安邦事务所的陈进学。陈进学律师证实,冯崇义在3月24日、25日连续两天试图从广州白云机场乘机返回澳大利亚,均被拒绝出境。 陈进学说,机场边检人员口头告知冯崇义”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冯崇义出生于海南,历史...

张桂华:访澳随想

(一)第一代读者 有一个事实常被人忽略,作为母语,世界上哪一种语言使用的人最多? 不是其他,汉语。 只要想一下汉语背后有着怎样密集的载体,即可明瞭. 若去掉限制词,世上哪一种语言使用的人最多? 那,毫无疑问,是英语。 世人多清楚后者而往往忽略前者。 (继续阅读)...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澳洲“纪念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文艺晚会受挫...

关于毛泽东,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都存在巨大的分歧。毛左不仅存在于共产党各级组织中,更令人称奇的是毛左普遍存在于最基层民众之中。这也许是中国不同于前苏联而能继续维持共产党专制统治的地原因,中共党内一直没有出现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前苏联早就开始清算斯大林,而中国只是对毛泽东“三七开”,性质完全不同。 对毛泽东评价的争议一直以来让当局小心翼翼对待。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左转形势,尤其是对党...

余杰:澳大利亚是中国的殖民地吗?

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金牌得主霍顿,赛后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暗示说,在比赛中有运动员有服用禁药的历史——虽然没有点名,但其对手、曾被检查出服用禁药的中国选手孙扬的名字呼之欲出。(随即,法国选手也点名揭露说,孙的尿都是绿色的!) 本来就因为孙扬落败而恼羞成怒的中国愤青们,哪能容忍侥幸获胜的霍顿说风凉话?经过二零零八年“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北京奥运会,中国的体育民族主义早已蔚为大观。对于中国人来说,体育...